周永康︰如何以佛學解答亂世的迷思?

撰文: 蔡倩怡     攝影: 趙賦禧

26 Sep 2016

fhc_0244

「《世界上最快樂的人》是2015年初我的大學老師司徒薇送給我,直至去年五月我才讀畢。閱讀這本書的主要原因,是修讀司徒薇教授的理論科目,最後的部分是關於佛學(Buddhism)。她認為佛學與精神分析有許多相通之處。而我本來對精神分析的學者拉康(Lacan)很感興趣,所以在課堂裏,更想理解佛學與拉康在理解人的Subjectivity上能如何補足,以及如何開啟更多的答案,於是我便開始閱讀此書。

「我曾就讀佛教小學,但只記得一些故事,對佛學沒有多大理解。閱讀此書的過程中,發現這羣出家人的思考非常獨特。例如他們對世界的理解,展現的方式與科學家充滿對話。為什麼頂尖的科學家也覺得佛法,及這羣修行者會有特別之處,渴望與他們交流?書中滲透了許多從佛學如何理解世界與自我,亦通過與科學家的對話來說服我們。這讓我發現佛學亦能貫通學問,閱讀的過程感到很刺激。

「雨傘運動後,我一直思考人心為何如此糾結。例如對於雨傘運動的喜怒哀樂,以至對運動的投射。我很想理解人類的心理結構是如何運行操作。拉康理解Subjectivity是其中一種探索方法,而此書亦與拉康的學說搭建,讓我理解人類心理這個謎團,從中尋找解決方法。書裏提供與別不同理解世界的方法,例如人最大的敵人不屬外在,而是內心。這與我們平素理解社會問題,與政策的論辯都有一絲的差異。但它並非認為我們應忽略外在環境,而是應觀照我們的內在,直擊我們的煩惱根源。

「在亂世裏,此書提供的是一種入世的哲學,例如在生活作息,及如何看待社會問題上,我們應先處理自己。因為當自己也是亂作一團時,便無法幫助他人,也無法看清事物,作出判斷。同時亦無法將基石打穩,確立未來的方向。因此,此書提供的學習與思考方法,是有步驟地處理事情的方法。這種修行方式能在我們身上實行,而非訴諸苛責別人的態度。

「讀畢此書後我亦繼續接觸佛學,它提供了一種全新的視角(perspective),如對人更寬容。這十分適用於當下的香港。當不同的政治派系各成山頭,傾向否定對方,而佛學卻能讓人視野更寬廣,看事情亦不會有所偏執。這需要更多的時間與練習才能達到。但它已讓我開了一道門,思考我是什麼、世界是什麼。當你有另一種看世界的方法,便不會只有絕望的感受。在當前的混戰漩渦中,我們需要的是超凡平常的心,才能定下來,處理紛爭。不管是在哪一個崗位,這種條件對我來說也是重要的,我需要時間與穩定的環境來思考與學習。而這本書是一個起點,對我的影響延綿到今天。」

《世界上最快樂的人》

fhc_0217

由當代禪修大師詠給.明就仁波切(Yongey Mingyur Rinpoche)所著。他自小接觸心理學與生物學,是次與美國威斯康辛大學的大腦造像與行為科學實驗室合作,以大量科學實驗研究數據探索禪修對人的具體改變。將佛學與科學結合,提供了嶄新的方向,來了解人的心理結構,快樂與痛苦的起源。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