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羣像】奈良美智徒弟 大卷伸嗣:氣泡可以喚起記憶

撰文: 匡翹     攝影: 劉玉梅

03 Aug 2017

m170802-hong-kiu-0040

「我家鄉在日本的中部。與香港不一樣,那裡看不到海,但那裡有河流。」日本藝術家大卷伸嗣,在香港那個看到海的商場裡說。「但那裡的酒很好。因為那裡有極好的水,而水是日本酒的命。」氣泡像是記憶的載體,轉瞬即逝,然而每當出現,卻又能再次觸發回憶。成千上萬的氣泡,通過大卷伸嗣的作品《Momorial Rebirth》在海邊湧現,大卷伸嗣抱着他的女兒,回憶就是如此成形。他是奈良美智的學生,他是父親。他是西服店的第三代傳人,他是藝術家。他是被東京藝術大學保安拒於門外的小子,他是東京藝術大學的教授。氣泡會爆破,然而故事仍在。大卷伸嗣跟我們說着他的故事。

走進藝術之門

在準備大學的預備學校中,大卷伸嗣對自己的前途感到迷惑。那是九十年代初的事,他希望向藝術方向發展,但除卻這大致方向外,他對未來一無所知。於是他求教於學校的老師。奈良美智,那是該老師的名字。

「沒有奈良美智老師,也不會有今天的我。」大卷伸嗣說。當時仍未成大名的奈良美智,向大卷伸嗣發問:「你喜歡什麼呢?」

立體的感覺,大卷如是回答。「那你可以學習雕刻。」

聽起來就是理所當然,但人生最難的,也不過是實踐一些簡單的道理。大卷又說了一個卡夫卡式的小故事。「當時我去到東京旅行。去到東京藝術大學時,我十分好奇,裡面到底有什麼呢?不過,我走到門口,就被那裡的保安攔住。」

只有學生才能進去。盡責的保安這樣說。那道門當時並未為大卷而開,又或者說,那門開了,但大卷還未跨進那一步。

不過怎樣也好,盡責的保安說的話並不完全正確。

記憶如何成立

rsz_m170802_hong_kiu_0031

老師當然也可以進入這校園。現在的大卷伸嗣,是東京藝術大學的教授。他一步一步地實踐了自己想像的人生。那是艱苦的。大卷說到自己的家庭。「我是家中的長男,照道理說,我應該要繼承家業的。」由他爺爺一代開始,他家就經營一家西服店,而自他大學一年級開始,他就與家人因為是否繼承家業而拉鋸了足足十年。「我媽媽會覺得,我想向藝術發展可能只是一時之事,反而當時父親看到,在家鄉也開始多了中國人等外來者加入競爭,所以他沒有那麼堅決。」

他家的西服店,名為Infinto。不能繼承家業對大卷來說,似乎是難以跨越但必要的行動。他有自己想走的路,他要做的,就是好好思考自己的身份與位置,即使過程中需要犧牲,也在所不惜。「在大學畢業時,我也仍無法了解自己想要怎樣的藝術表現。在那思考的時段,我想到的,也是自己家庭一路走來生存的方式。我不能不嘗試,這是我的責任。」
現在,大卷伸嗣有三個主要的藝術系列,ECHO infinity是以亞洲民族圖案為主的平面作品,那個infinity,是繼承了大卷的家業精神;Liminal Air的呈現則讓巨型的布料在空中飄浮,藉此提醒你空間的存在;而Memorial Rebirth就是使用可以發放大量氣泡的機器,讓氣泡與現場空間構成一個流動的藝術表演。

「要有人的參與,這藝術表演才能成立。」大卷這樣說。他抱起他的女兒,在這個看到海的所在,完成了這個關於記憶再生的藝術品。

rsz_m170802_hong_kiu_0071-1

《Memorial Rebirth裝置藝術表演》
時間:8月2日至20日,逢星期五至星期日,下午2時30分及晚上6時30分
地點:海港城海運大廈露天廣場
費用:免費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