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怒》導演 李相日:黑暗中始終有愛

撰文: Janice     攝影: 周耀恩(部分圖片由安樂影片提供)

07 Nov 2016

《惡人》導演李相日,第二次改篇吉田修一(下稱:吉田)小說《怒》,於亞洲電影節上映兩場,瞬間爆滿。李相日挑選的兩部吉田作品,均在懸疑的佈局下,抓住社會的癥結,挖掘都市積壓下的底層陰鬱的源頭。

吉田曾說:「小說表達角色白天的一面,電影則表達角色的夜晚。」李相日受亞洲電影節邀請來港,談論電影中那些無法在白天彰顯的「怒」。


|肉眼看不見的|

《怒》的故事中,那懷疑是殺人的場面,有如卡繆的《異鄉人》。主人翁在烈日的蒸發之下,炎熱得不可開交之際,觸發起沒由來亦無法制止的暴怒,犯下不可饒恕的殺人之罪。不同的是《怒》中的殺人者,事後隱沒於都市之中,在社會的關注下,人與人之間同時泛起信任危機。故事中的三段關係,均由不同角色與飄泊在城市間的陌生人發生的關係開始,在不安與日漸依靠的深厚關係中晃盪。

「吉田的作品描寫人的情感淋漓,亦反映社會現狀,當中包括人的缺點。那是許多人不知道,你感受不到或肉眼看不見的部分,其實佔好大部分。」李相日認為,他探討這方面的東西會仔細描繪,卻不會挖掘後不給予一個結局,更重要的是,當他的黑暗當中始終有愛,因而在他的作品中能觸動我們感受到平日感受不到的,再抽絲剝繭地呈現,讓人思考。

李相日的作品,並沒有直接探討社會現像,然而,無論是村上龍的自傳小說改編的《69 sixty nine》中越南戰爭和學生運動背景、《扶桑花女孩》中因社會經濟轉型而面臨困境的福島煤礦小鎮、《惡人》與《怒》中社會階級下的邊緣人物,都可見他在充滿生活感與戲劇張力的故事下,有意觸及社會事件與政治狀態的關懷。

「我反而想知道,為何人們會對這些事沒有興趣?這些事許多時發生在大家身邊,到目前為止作品中提到的社會性問題,在現實中本來就跟許多人息息相關,跟我們距離從來不遠,只是有些人忘記或不去正視。電影或許可以喚醒人們去思考這些身邊發生的事情。」

他的電影沒有直接觸及特定議題,但作品中發生事件的觸發點,歸根究柢,無法與社會狀態脫離關係。「電影不一定要談到改變社會體制,在電影中談論社會以至世界,可能會很虛無,電影中觸摸這些並不容易。因此我現在做的是呈現在社會中的人物,小小的感情,發生的經已是社會縮影。因而當你細緻描寫人物的感情,就正是社會中發生的事。所有事情本來就是連結起來的。」

 |日本人的團結性|

《怒》的故事發生在日本三個不同的地點,伴隨人物的故事,彷彿正好看見日本不同地區當下的困窘狀態。東京部分,如吉田所言,「有着千百種面貌,那些面貌又有着千百種表情」,而這些表情,「在電影中和優馬、直人一起被描繪出來,身為都會的一分子,它們對待優馬和直人時而仁慈,時而苛刻。」

沖繩部分,故事的陰霾更直接連結到美軍基地的威脅與壓迫。李相日看來,日本當前的狀態,「美軍基地和核能,固之然是日本面對的重大問題。然而更重要的是不平衡的體制,令部分人獲得利益,而部分人很想表達意見但無法講述,甚或一些人在這種狀況下犧牲了。這些都是未正式浮面的東西。看不見,就以為沒事發生。」

李相日感受到,日本人的團結性,令他們許多時會忍耐不出聲,即使出聲也會被人斥責為何不忍耐,變成許多事被按下來,永遠不會浮現。因此累積的怒氣,不能於表面發放,只能於內心積壓。

《扶桑花女孩》故事取材自福島,卻是在311海嘯發生之前。事後李相日倒有探訪過福島當地,認為社會當前面對的問題,不是只有海嘯如此單純,「這影響了日本經濟成了最大問題。這令日本人普遍失去信心,對這些事件亦很無力。感覺隨時突然要面對這些災難,一種眼不見的不安繼續醞釀,甚至對未來採取放棄態度。」

對未來的無力感,引致各種各樣的停滯,無法前行的不安,從四方八而襲來,觸發起來的後果,亦無從推算。「有些人可能以為找到殺人動機,可能就會安心。然而事實上,殺人的也未必能真正道出殺人的原因,他們或許也需要一生時間去理解自己殺人的原因。因為許多時並非一時之氣,而是許多事情累積下來誘發最終事件。然而雖然不知原因,但殺人當下積藏已久的情感發放,仍然希望觀眾感受得到。」

|解不開的結|

電影中的沖繩少年辰哉有一句:「心中真正所想,肉眼看不見。」李相日認為他心中有信任的人,一直想用語言傳遞,卻傳遞不來,情感無法發放。他想別人去理解,卻沒有真正的方法。這種感情瓜葛,一直纏繞在他身上。因此不止在社會上人與人之間有這種難處,在個人心中本來亦有許多解不開的結。

「人的內心總是害怕被否定,這是每個人心中都會有的不安。」李相日從吉田不同類型的作品中,挑選了這兩部,正好談及到希望別人去肯定自己的存在。社會的鬱悶下,最終回歸到個人的困境,或許正連結上李相日韓裔日籍的異鄉人身份。

「電影中包含尋找的意味,包括我自己,一些不能言說的感情,不能具體說明。由我,到演員,到整個團結嘗試把這些感情表達出來,都是彼此在找尋這個感情的過程。如果電影只是計算怎樣做觀眾有怎樣的反應,就是電影的墮落。」

李相日認同吉田所說,電影則表達角色的夜晚。「小說與電影所表現的情感活動,理應一致,這很重要。」以不同角度表達小說中的人物,可能會有分別,但其實最終都只是表達人物的核心,根本的東西要一致。而他選擇了在電影中表達情感狀態,更多於追尋當中的來龍去脈,為那不能宣之於口的怒火,具現於銀幕之中。

Profile:

李相日出生於日本新潟縣,四歲時,舉家遷至橫濱,從小學至高中就讀朝鮮國小、朝鮮國中和朝鮮高中,在神奈川大學經濟學院就讀時,開始參與錄影帶首映等相關的電影製作。畢業作品《青chong》在Pia影展入圍四個獎項而引起注目,期間身兼副導演等職。 2004年,執導村上龍自傳小說改編的電影《69 sixty nine》開始受到肯定;其後,以《扶桑花女孩》和《惡人》等片獲得第30回日本電影金像獎最佳導演獎、電影旬報獎等各大電影獎項。

Info :

《怒》
原作︰吉田修一
導演︰李相日
演員︰渡邊謙、森山未來、松山研一、綾野剛、廣瀨鈴、宮崎葵、妻夫木聰
片長︰141分鐘
上映日期︰11月10日

場地嗚謝:Hotel Stage登臺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