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內戲外思考為何殺一個人 導演張經緯:今次要探索人性

撰文: 關震海     攝影: 徐子豪

03 Nov 2017

2000年,美國紐約一宗弑父母案,一名華裔少女聯同非裔男友弑父母,啟發了張經緯寫下劇本,將故事的背景搬到香港。「我一直在問為何會發生,這令我思考了十多年。到今日電影完成了,我仍然在問……」回流香港拍下紀錄片《音樂人生》與《少年滋味》的導演張經緯,多次摘下電影奬項。今次首拍劇情片,劇本早於16年前已寫起。

拍紀錄片與劇情片有可分別?張經緯說沒有,只是劇情片是可以調較,可以選擇不至「太悲」。「紀錄片是那個人是這樣悲便是這樣悲,要讓他/她說話,劇情片不是。」十多年來,張經緯紀錄了香港的青春,他說今次製造的「黑房」要探索人性。

h171031hoi079《藍天白雲》導演張經緯

人性本善

問題回到基本,張經緯毫不猶豫說:我相信性本善。

「人為何會殺人,殺人本身是很難的。」17年前的謀殺案,很多細節令張經緯念念不忘,例如「為何不用槍,是用皮帶,美國這樣多槍?」而個子小小的兩名少年為何活生生殺死兩個成年人。

真人真事的悲劇經張經緯一再深思,他將個子細小的兩名殺人犯在劇本化作三種邊緣人─貧窮、同性戀者、少數民族。有了完整的劇本,落實拍攝到製作後期整整三年,仍然有很多疑問。新晉演員梁雍婷飾演有心漏症的少女Connie,聯同顧定軒飾演的角色,合謀殺死父母,問題是體弱多病的年青人如何可以殺死魁梧的男人?

在片場「被殺」的陳哲民曾向張導演發問:「他們是殺不到我的,我最多就位。」

Action!一場5分鐘的殺人戲,拍到第9take,陳哲民被拖地時撞暈了。整個劇組包括張經緯恍然大悟,其實任何人也是可以被殺的。「今次是用罪犯的角度去看世界,希望觀眾看完電影,對世界有少少不同的看法。」

%e8%97%8d%e5%a4%a9%e7%99%bd%e9%9b%b2-%e6%a2%81%e9%9b%8d%e5%a9%b7%e9%a1%a7%e5%ae%9a%e8%bb%92電影取名為《藍天白雲》別有寓意。

三年前928一場殺人戲

近年社會性電影如《踏雪尋梅》與《一念無明》引起社會迴響,今次以謀殺為主題的《藍天白雲》同樣受注目。《藍》劇本寫成十六年,張經緯說社會性的一面沒有脫節,反而更貼近香港的氣氛。「電影不可能是空中樓閣,我成長年代社會需要笑,出現許氏的《半斤百兩》,社會就是你給半斤,我拿半兩,就這樣,現在的社會可不是了。」

h171031hoi043女演員梁雍婷

說來有點陰沉,張經緯說沒有故意在香港社會取養分,偏偏開鏡時遇着雨傘運動放催淚彈一天。「弑父的那一場戲,剛好是928日,三年後今日回望,好像很多東西也沒有改變。」女演員梁雍婷畢業於浸會大學後便拍《藍天白雲》,第一齣電影這樣沉重,她坦言用了一年時間走出角色。三年後的今天,梁雍婷感到事情不但沒有更好,整個氛圍更灰暗,「雖然這齣戲不是講政治,但希望觀眾看完思考為何這樣。」

「所以我改戲名做藍天白雲」,張經緯笑言。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