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世琪:穿越身體與思緒 發現另一個自己

撰文: Janice     攝影: 譚志榮

26 May 2017

徐世琪的想像馳聘,貫穿身體到神經,精神到想像。令人愰然明暸,這一切才是生而為人的整體。然而因為看不見,觸不着,對精神的關顧,仍然充滿迷思。她收到Facebook inbox一個陌生人的信息,援引成是次展覽的起點。在無限想像中,徐世琪透過思緒的流轉、被操控與抵抗的故事,在詭異與炫目視覺呈現下,探索精神狀態在身體、體制、現實世界還有科技世界間的擺盪。

穿透身體與思緒

思緒的展現,往往難關重重。由身體的壓抑,體制的操控,現實的條件,甚或他人的反應都可能成為理解的阻礙。徐世琪首先感興趣的是身體的切割和痛感,過往的錄像作品,就曾拍攝自己無墨紋身的過程。「我當時的目的純然為感受痛楚。無可否認,這種痛楚有時候能夠平衡心靈上的痛楚。達到一種視線轉移的作用。」當血液滲出皮膚,她卻為此景象着迷。對於內外的穿透,似乎無意識地反復出現在她的作品中。穿透身體的作品、穿透底面的雙重繪圖,還有現實與虛擬世界的穿越。「身體與精神原來就是不可分割的,但談到精神狀態,人們往往聯想到精神病。而談到身體,則會想到身體的失能。然而何謂正常?如何界定?」被異化的身體與精神狀況,很容易引起旁人不安,然而那種不安感,可能來自日常的失序。「我喜歡在電車上聽人自說自話,那其實經常發生,或者你們沒有留意。」如果完好的身體是可見的秩序,精神狀態的秩序又可怎樣呈現?

對稱與漩渦

於是她嘗試透過令人目眩的結構與圖案,對稱與漩渦,打破日常線性思維的習慣。首三幅畫作以羅夏克(Rorschach)墨迹測驗繪畫為藍本,左右對稱的生物形態物在兩層重疊描圖紙上「人們曾以此作為心理測驗,從而影響他們日常的重大決定。」然而後世早已證實其不可信。她卻着意其中的美學,與身體器官的圖像連結。生物學上的常見雙重對稱的結構,首先呈現一種美感的體驗。接下來的一系列網絡圖片的排列,以押韻的英文詞組,twin/pin/spin和split/snip/slit開始進入旋轉到分裂的模式。「一些研究發現,自閉症兒童特別喜歡重複旋轉。」於是她找來一段兒童旋轉的片段,由旋轉分裂成如墨迹測驗般的黑白對稱畫面。一分為二,卻打破異常與衡常的界限。

科學的權威

「我喜歡看生物學的插圖,尤其愈舊的我愈喜歡。它們都無法真正呈現真實,只視乎醫生跟插畫師如何配合。無論多真實,其實當中都有藝術取向。」她認為科學與藝術其實有許多相通之處,兩者都涉及不少權力運作。「科學似乎樹立了一種權威,好像我說的就是對。然而事實並非如此。」心理學亦然。她認為,媒體對精神學病學資訊的傳播,早已令許多一般人都懂得自己對號入座,然而她認為這形成了一種feedback system。

“We all standing in a spiral under hammer”,錄像作品《Rosy Leavers的前世今生》開首如此寫到。這種媒體形塑,帶來迴環往復的的社會結構,在自我的定型之下,卻只帶有更多迷思。醫生作為權威象徵往往成為了受精神困擾的唯一求助對像。然而疾病如何被定義?「在不同年代,懶惰有時被視為疾病,甚至也有過讀書多、多思考的女性被視為病人。這往往是社會建制為鞏固某種權力而建構的制度。」他舉新加坡的Amos Yee為例,可見至今仍有異見分子被關進精神病院。「由此下去,你會發覺疾病並非純然疾病,而牽涉某種權力關係。」海報作品《A Reminder to Myself》的靈感來自名為SPK(Socialist Patients’ Collective)的德國組織,以“turn illness into weapon”抵抗以精神治療迫使人們投入資本主義運作的系統。香港的精神病醫療體制跟從外國,「然而由六、七十年代,外國已不少人提出anti-pshycologist,提出不同方案,嘗試完善精神醫療系統,甚至徹低質疑整個系統。然而香港則跳過中間討論, 到近年才多了人討論更多其他可能,談及更多關於心靈思考。然而要去到改變醫療系統,其實需要好長好長的時間。」

虛擬想像兩生花

那麼藝術是否另一途徑,去處理面對精神狀態的困局?「藝術可能疏理思維,又或者情緒,又可能是一種宣洩。但更重要的是給你想像空間,知道社會不一定要這樣走,而有另一種生存模式,不用在相同的困局中繞圈。」徐世琪由科學到藝術,再延展至科幻的探索。

現今的虛擬科技,給我們提供了現實世界以外的空間,然而那到底是想像的實踐,還是另類的掌控?來到其影像回作品《Rosy Leavers 的前世今生》以不同的動畫拼貼,娓娓道來由迷幻藥LSD的應用與操控,到虛擬角色Rosy Leavers(也是開首提到那Facebook inbox的陌生人的名字)放棄肉身,投入影像世界的故事。人工智能與虛擬空間,雙雙衝擊現實世界的危機與可能。展覽至此,彷彿炸裂開一個超脫現實的疑問。「在人人視香港目前狀況為困局,更要把想像擴大,以提供動力。」她說道。

Profile

徐世琪生於香港,1990年於加拿大多倫多大學獲生物化學學位,及後於1994年畢業於加拿大安大略藝術設計學院視覺藝術系。2002年,於香港歌德學院舉辦首個個展《人體的構造》。作品同時被香港M+博物館及北京中央美術學院美術館收藏。她現於香港生活及工作,着迷於科學插圖書,其作品透過生物變態、混種性及轉化,探索身體的感知和形象。

《Rosy Leavers 的前世今生》

日期:即日至6月30日
地點:Blindspot Gallery(黃竹坑道28號保濟工業大廈15樓)
票價:免費
查詢:2517 6238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