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威先鋒劇場《暗影》探究永恆的意義

撰文: 蔡倩怡     攝影: 圖片由香港藝術節提供

16 Feb 2017

劇場將空間凝固,切開生命的時間段落,讓觀者能穿梭其中。挪威奧斯陸的先鋒劇團「天選者」的《暗影》(Shadows),由著名劇作家約恩.福斯(Jon Fosse)創作劇本。作品以簡單的場景,與人物之間的說話及互動,娓娓道出老人的回憶。劇場的空間讓我們定睛留神生命的流動,微小卻沉重。

自由的記憶

香港藝術節本年所選的劇場作品《暗影》,乍看宣傳照是六位小孩無邪的臉,茫然張看。四位老人身處隱約時空,回顧生命軌迹。作品通過錄像投影小孩的臉,述說老人們的回憶。「一切萬物某程度也是處於『當下』(present)。小孩是老人,老人也是小孩。」劇作家福斯說。他認為,在生命外部,有種超然的記憶,能記下過去一切發生的事物,我們能稱之為「神」。「但人類是自由的,能夠作出個人的選擇。因此那種超然的記憶,不能支配與阻止接續發生的事物。」

在《暗影》裏,記憶流動在小孩與老人之間。而屬於老人的記憶,也不再只限於老人的視點來闡述;而是逆返到小孩的別種眼光來折射。「在我許多後來的作品,生與死皆同一。或者說,我們很難判斷一人是生還是死。因為時間外還有時間,是一種永恆的時空(eternity),存在於沒有空間的空間內(a space without space)。因此,我會形容《暗影》是延續的、擴展的瞬間。」

動態的詩

福斯深明劇場的獨特能量。他說到,創作劇本時想着的是如音樂劇般撩動的情緒。「對我來說,寫作如聆聽。這比有『意義』的劇場,更像是音樂劇。意義與理解,都通過劇本的情緒來傳達。」着重劇本的聲音與情緒,大概與他多種不同媒介的創作有關。曾獲得多個世界重要獎項(如北歐理事會文學獎、法國國家功勳獎章等)的福斯,亦創作小說、詩與散文。而劇場就如動態的詩,更具生命力的詩。

「劇場對我而言比小說與散文更接近詩。這與劇本的精煉與強度,以及完整結構有關。我認為這些元素能在完美的劇本與詩裏產生,但散文難以抵達這樣精確程度。我讀過最好的、有關劇作的定義是Federico García Lorca一次在訪談裏說:『劇場是活起來的詩(a play is a poem standing up)!』,而演員就是詩的化身。」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老人劇場

關於老人的劇場作品不少。劇場讓時間與空間變得流動,能攤陳遲暮的生命印記,也提供另一種能動的可能。好像去年離世的日本著名劇場導演蜷川幸雄的作品《烏鴉,我們上彈吧!》,由平均年齡七十五歲的長者演出,演活一羣對社會不公抗爭的老人,讓我們在劇場的異殊時空內思考老人與社會的關係。

《暗影》

日期:3月1日至2日 晚上 8時15分
地點:香港文化中心劇場
票價:$ 240、320*
查詢:2824 2430

*60歲或以上高齡人士、殘疾人士及其看護人、綜援受惠人士、全日制學生可享優惠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