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花,應該和誰看》原創岩井俊二x編劇大根仁x導演新房昭之對談

撰文: 安樂影片提供翻譯     攝影: 安樂影片提供

29 Sep 2017

打ち上げ花火_B全ポスター_h1030xw728_入稿_修

得知劇情短片《煙花》改編成動畫長片這個企劃,你們有甚麼想法?

岩井:非常驚訝,同時也很好奇;因為我非常喜歡動畫,很想看看會變成甚麼樣子。即使會成為完全不一樣的作品,我也想看有哪些不同之處。我抱持將已經完成的創作,再度交給別人重製的心情,希望對方能自由發揮。

大根:川村元氣(製片)說他想改編這部作品時,我以為是重拍成劇情長片,立刻回答他:「絕對無法」。《煙花》是完成度極高的經典,根本不可能翻拍。後來他說明是「動畫長片」,這下我回答:「我絕對無法當動畫片導演。」川村回覆:「不是找你當導演啦。」,一切從這段雞同鴨講的對話開始(笑)。聽罷川村講解詳情,得知將是SHAFT製作的動畫長片,而且由新房昭之執導,感覺能做出一些新意,也意識到會很困難,不過當下心情很雀躍。另外,還有一個不接不可的理由,因為日劇版《草食男之桃花期》裏,我未經岩井導演許可就引用了《煙花》的橋段,雖然是致敬,但站在道義立場,出來混,總有一天要還(笑)。

新房:我剛接到邀約時嚇了一跳,畢竟《煙花》是真人劇情片啊。接案前認真重溫原作一次,仔細思考該如何改編成動畫片。要按照原作拍也行,只套用設定、改掉故事劇情也行,有很多種拍法,所以我一直思考該怎麼改編,或是製片希望我怎麼改編。我在SHAFT創作的原則是:有新的事物就去挑戰看看,所以馬上就敲定合作,沒有猶豫。

三位對大家的作品和工作有何印象?

岩井:對大根導演的印象就是他在日劇裡對《煙花》致敬的事啊。我公司有人收看《草食男之桃花期》,傳那段影片來給我說「這個沒關係嗎?!」老實說我有點衝擊,沒想到可以模仿得那麼接近,嚇了一跳。而且它也是原創劇本,居然鏡位都刻意一樣,這種致敬方式太驚人了,我反而深受感動,從此變成大根導演的粉絲(笑)。對新房導演的最強烈印象是《魔法少女小圓》,尤其是結尾高潮部份,我偷偷想像過《if如果…》用《魔法少女小圓》的風格呈現會是怎樣。我們三人共通點說不定就在笑點呢。

大根:我執導的電影《想成為奧田民生的男孩和讓所有邂逅的男性都為之瘋狂的女孩》九月會上映,不瞞大家說,當我20幾歲看了《煙花》的時候,我是「想成為岩井俊二的男孩」喔(笑)。我受到岩井導演很大的影響,透過他的作品學到很多東西。關於新房導演,我也是透過《魔法少女小圓》認識。之前看過很多SHAFT的作品,我覺得能在2011年311大地震時,推出和社會現狀相呼應的作品,而且以動畫形式反映出時代,真的非常了不起。想到能跟新房導演與SHAFT團隊合作,讓我改編劇本過程相當亢奮。我認為動畫不同真人片,有些表現手法唯有動畫才能做出來,不過新房導演和SHAFT一定能跳脫既定概念,創作出超越想像的成品。

新房:岩井導演的作品在視覺上非常有魅力,要把它翻拍成動畫讓我感壓力。現在拍攝技術日新月異,真人電影也能拍出許多天馬行空的效果。當我思考動畫存在的必要性時,剛好接到這次把岩井導演舊作翻拍成動畫的企劃,讓我覺得特別值得放手一搏,挑戰動畫的全新可能性。關於大根導演,我之前恰好看到他拍的電視廣告,畫面是一個躺臥的女性,我正傻眼,心想「這廣告也太色情了吧」,螢幕就打出大根仁導演的名字,然後我一點都不意外(笑)。

大根:所以你對我的印象,就是把女明星拍得很色情的人嗎?!感謝!(笑)

全員集合的劇本會議是怎樣的?

大根:大約三年前開始,我們三個和川村製片在內的七八個主創,會每兩周一次在SHAFT集合開創作會議,為期大約半年左右。原本45分鐘的原創作品要增加一倍以上時間,大家集思廣益討論劇情可以如何充實,擔任編劇的我負責記錄。每次開會大約一個半小時,然後就轉到居酒屋去喝酒,喝酒途中每當有人突然丟出新點子,我就要馬上把飲品放下,拿起筆記抄。那段期間慢慢一步步有所進展。

岩井:我基本上想讓大家自由發揮,不過身為原創者,有一點比較在意的,那就是「故事(時間)回溯」部份。原作是以《if如果…》這部電視劇的設定為基礎所展開的,後來在電影院上映時,(因為沒看過日劇)許多人反映「不了解時間為何會倒轉」,因此只翻拍《煙花》這個故事的話,要不要多做說明,或是制定一套敘事規則,是我最在意的。我不希望這點又成為動畫版的bug,所以主動提出要如何處理敘事設定。

大根:我太愛原作了,不知道看過多少遍,應該比岩井導演看的次數還多(笑)。原創劇本最難解的部份是奈砂突然說要回去車站那邊,那可以說是「超展開」了。把那裏當作起點,思考「如果有搭上電車的話…?」的後續,然後(原作日劇長度的)45分鐘之後的故事就順利生出來了。真是各種靈感撞擊的創作會議呢!

新房:我甚麼意見都沒給喔,已經忘光光了。我只記得你倆對話很有趣,我在旁邊負責點頭附和(笑)。

大根:才沒有這回事。岩井導演當年寫劇本的時候還是學生吧,聽他談原本的概想就覺得好厲害。我認為日劇版的《煙花》有如《兩小無猜》和《Stand by me》(《伴我同行》),但是岩井導演說他本來想拍出《銀河鐵道之夜》的感覺,這點給我很大的提示,難怪片中會出現電車!

han_0746_h1

真人版主角是小學生,動畫版為何改為中學生?

新房:原作設定是小學生,我提出改為中學生,因為動畫形式上用小學生會有視覺過於稚嫩的風險。

大根:大家覺得服裝用校服比較好,不過男生校服從小學到高中都差不多,中一男生根本看起來與小學生無異,因此稍微更改原作設定也沒大礙。

岩井:我想過,翻拍的確改成中學生比較好,能讓作品呈現新的感覺,跟原作不太接近反而更有感覺。看到成品很不可思議,動畫版和真人版比我想像中更不同,只是覺得台詞很耳熟而已。很開心呢,畢竟真人作品改編成動畫的案例不多,有機會體驗,感覺很特別。

han_0770_h1

台詞編寫又要注意甚麼?

新房:在台詞編寫上,大根導演的改編劇本將動畫中可能會顯得很刻意的部份,都寫得非常自然流暢;在看第一稿的時候,就很清楚要呈現的重點了。對我來說相當新鮮,也很有共鳴。

大根:動畫技巧日新月異的現今,動畫風對白走到極限了,玩不出新意;也許可以再自然點,某些部份再曖昧不明一點,或是放入一些不必要的對話,類似戲劇中即興發揮的效果。這點我在寫劇本時就有刻意處理。如何讓對話顯得更自然,是我受岩井導演影響最大部分。

分鏡也有相似之處?

新房:鏡位和分鏡也大量參考原作。團隊內有很多岩井導演的影迷,我不知道他們連台詞間距的秒數都算出來了,真的是一群原作粉絲在致敬的團隊。對我而言也是一次很有趣的挑戰,希望這部片能成為新的青春群像劇經典。例如《穿越時空的少女》不就翻拍過好幾次嗎?我在製作途中,對《煙花》也產生了類似的期待。永遠延續下去的感覺,一定很有趣。

大根:我有過非法抄襲紀錄,算是第二次翻拍《煙花》了,所以說不定以後真的還有機會。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