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香港的情書

10 Feb 2017

今天是情書失效的年代。社會不流行直說深情,認真你便輸了。不過,仍有願意道破世情,坦然面對感受的一群。情人節將至,明周文化邀請文化藝術各個界別的朋友,為我們寫下對香港的留言。在分崩離析的社會裡,留下真摯的片言隻語。一連七天,給香港說出七種感情。


1. 詩人 黃裕邦 Nicholas Wong

這幾年好像無人看得起您
你仿彿變了山洞裏的一個鐘
洞裏的人只想聞聞彼此的頭髮
我每朝醒來都發現你的性別
不斷重複,納悶
杯墊還是不太流行
遊客還是過份用眼睛量度身份
手的用途很多
譬如指鹿為馬
你在洞口等待自己的迴音
盤算推翻修辭的餘地

個人簡介:畢業於香港大學比較文學系哲學碩士和香港城市大學英語創意寫作藝術碩士。香港詩人,現於香港教育大學任教。詩集《天裂》(Crevasse)獲Lambda Literary Awards。

(圖片出自Sum @ The Grainy Studio )love

 


2. 獨立音樂人 Serrini

「就算你住麥當勞道四千呎大屋,不要放棄和基層世界接觸;就算你和一家人逼住在小小劏房,走在路上記得抬頭看天空。時常歌唱、舞蹈、閱讀、擁抱。」

個人簡介:本地獨立音樂人,畢業於中文大學文學院,其曲風清新玩味,歌詞搞鬼別具玩味,作品包括《蘇菲亞的波霸珍珠奶茶》、《何朗生痱滋》及《油尖旺金毛玲》等。
serini


3. 作家 潘國靈

「願香港繼續潛行,繼續浮游,繼續曖昧,繼續多面,不會被磨滅,不會被定格,不受沙塵暴的侵蝕,在天橋底生出異質,在縫隙中長出野草。」

個人簡介:香港作家,著有小說集《存在之難》、《靜人活物》、《親密距離》等,以及最新長篇小說《寫托邦與消失咒》。

_poon


4. 導演 許雅舒

『「再會吧,香港」是田漢在1941寫給淪陷下的香港。現在我們又可以寫什麼來形容現在同樣淪陷的香港?這是最好的時候,也是最壞的時候。我們看了最壞的現況,我們才會知道要改變的是什麼,要何種的生活、何種的政治體制,從而思考自由是什麼。是「再會吧,香港人」,應該會再見到我們想要的香港。 』

個人簡介:錄像藝術家、導演。現任教於香港城市大學創意媒體學院。電影作品包括《慢性中毒》、《哭喪女》及《風景》。

_hui

 


5. 概念藝術家 白雙全

「過去幾年香港的核心價值、新聞自由逐漸消失,生活質素降低,物價上漲,人工低,難以安居樂業。即使陪伴家人、思考人生的時間也欠缺,過自己的人生變得艱難。大家都想回到過去,讓核心價值重新出現,復現一個公平公正的社會。我們更應該思考,在限制裡,如何做好自己能做的事。 藝術家是敏感的個體,世界的紛亂能讓作品更豐富更有力量,同時不被影響,而以內心作支撑的力量。希望香港藝術能在創作標準、藝術的要求上與國際看齊,而同時關注香港本土。」

個人簡介:1977年生,香港觀念藝術家,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作品經常運用日常生活的經驗,將日常與偶遇昇華成作品。2009年代表香港參加第53屆威尼斯雙年展。

_bak


6. 香港流行文化學者 馬傑偉

《逝者的情書》

接過Emilie的電話,知道要寫一封<香港情書>,才驀然回想,九七後策劃過一本《香港情書》,圍繞一個深愛香港的日本人羽仁未央來討論香港。從書架找出這本發黃的舊書,我很驚訝於自己對這個朋友幾乎是完全的遺忘。

打開內頁,羽仁這樣說:「我覺得我屬於香港……在香港發生的任何事情,我都不想錯過, 包括她的弱點和缺點。假如我愛上的只是一個人,大概不會在香港這麼久,他走了我也可以走。但我當初遇上的,卻是一個極有魅力的城市,我不能離開她。」

讀着這句話,模糊的記憶很快清晰明亮。那幾個月的聚會,我們都分享羽仁對香港濃厚得化不開的愛情。當年我是近乎狂熱地去描寫九七回歸後的香港。我們懷緬這個城市異乎尋常的複雜性格,我們在政治經濟的蛻變中仍懷抱脆弱的希望,戰戰兢兢的守護香港的自由、法治與尊嚴。

近年香港的衰落是大家熟識的故事。愛,已經無從說起。想着想着就很想知道羽仁未央現在身在何方。在網上搜尋,很快就知道羽仁在2014年心臟衰竭死亡。讀到死訊時我內心發麻,彷彿羽仁寫給香港的情書已在黃土裏腐爛於無形。巧合的是2014也是我自己很困難的一年,對香港很失望,想過要離開。但這兩三年休養生息,我又漸漸學會在香港愁城找到寬容生活的方法。正如羽仁所說,喜歡一個地方,迷倒於她的魅力,也可以包容她的缺點。就把香港當作一個患上大病的伴侶,她風光的時候共享榮譽,她潦倒的時候我樂意陪伴身旁。

個人簡介: 香港中文大學新聞及傳播學院退休教授,香港次文化以及流行文化學者。早年曾在媒體與電視台工作。研究範疇經常觸及香港的影視文化,游走學術與公共領域。著有《香港記憶》(1999)、《後九七香港認同》(2007)等,亦曾與吳俊雄等人合編多本著作,如《香港生活文化》(2009)。

mar

 

 


7. 本地導演及編劇 黃進 陳楚珩

「累積已久的社會問題不是閉上眼就不存在,也不是交給代理人就能撒手不管。若我們真的珍惜這個城市,就不輕言放棄。愛上一個人容易,如何去愛卻很難。當問題接踵而來時,放棄總是容易,但若珍惜這關係,就該好好正視。即使過程痛苦,即使努力未必能改變甚麼,起碼我們同行,一起走下去。那無可脫離的牽絆,存在於愛人、親人、朋友,還有與我城之間。而如何保存一個純粹的心念,去愛和珍惜,是每天警醒自己的修煉。 」

個人簡介:

黃進:畢業於香港城市大學創意媒體學院。畢業後憑短片《三月六日》提名第 49 屆金馬獎最佳創作短片,並贏得第18屆IFVA公開組金獎、鮮浪潮公開組最佳劇本等。憑《一念無明》獲得第53屆金馬獎最佳新導演,第23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最佳導演。

陳楚珩:香港城市大學創意媒體學院學士,香港大學文學及文化研究碩士。一直與黃進以一編一導形式創作。憑《一念無明》獲得第二十三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最佳編劇。

(Photo by Max Chan Wang)

valentines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