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展覽《線之時空》:探索時空的意義

撰文: 匡翹     攝影: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26 Feb 2017

我們無法直觀時間,但時間卻將你─當下的你─與過去未來連接起來。於是時間就是線,串連起歷史,帶動想像,時空太過大,但通過藝術呈現出更多元的動向,卻可以帶出那超越物理的想像。

集體的時間

《線之時空》是一個關於時間與空間的展覽,然而參與藝術家所採用的線卻完全不同。布魯克林的二人藝術組合阿齊茲+古查(Aziz+ Cucher),以數碼編織機製成大型掛毯,掛毯為文藝復興時期的創作方式之一,但他們卻用現代的方式,呈現出嶄新的場景;來自台灣的陳瀅如,則以聲音及影像裝置,以地心論與日心論爭議為觸發點,結合星盤、占星術與行星運動等元素,將時間觀推向非線性流動的解讀;來自香港的黃榮法,則借用寓言故事並實踐當中幾乎不可能的情節,具體地呈現個人的時間進程。

「我希望觀眾可以通過展覽,了解當下我們身在何處,我們的單一行為,到底如何影響到未來的形成。在當下,我們對時間的接收被許多科技推得更快。我們着魔於快速的反應,這其實剝奪了我們沉思以及掌握自己在歷史中位置的時間。」這次展覽的策展人高橋瑞木這樣說,「這是一個有野心的展覽,它將三種不同的藝術手法放進同一線索之中,叩問及開拓出對時間不同的看法。」

如藝術家陳瀅如認為,時間可能不是線性的,反而是一種層層堆疊的存在,即圈形的存在,我們此生在經歷廣大圓周中的小小弧度,在這極小弧度中我們又自己產生一個時間的循環。「我們是否有自由意志,是我近年來創作上一直拋出的提問。我也還在尋找答案。」至於這種看法是否科學,她則認為,「玄學和占星學是理解宇宙和我們本源的眾多途徑之一,科不科學其實我一點也不在乎。」

個人的時間

歷史及星相命理,牽涉的是集體的時間意義,然而時間在個體之上是如何起作用的呢?參展的香港藝術家黃榮法則從個人角度出發,藉着行動去呈現時間。《鐵杵成針》是他的行為及錄像作品,借用了中國的寓言故事,藝術家訂製了與他身高及體重相同的鋼柱,一直將之磨耗,目標是有生之年可以將之磨成細針。而每天磨掉的鋼屑,則組成了另一作品《時・針》系列,反映了藝術家的實踐精神。

個體面對浩瀚的宇宙,與看似無可擺脫的所謂命運,極容易陷入虛無主義的困局,但高橋瑞木就認為,只要保存個體的反思以及相應行動,自由意志是可以存在的,「就如黃榮法的作品,他以一個微妙而脆弱的方式呈現出時間,但又將個人的本體緊密地縫合進一個不可抗拒的流動裏頭,形成了安靜的歷史。」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命定與自由意志》

這次展覽內有占星學家的講座以及塔羅牌占卜,而當討論介入了占星學,必然涉及的概念就是命定論(determinism)。命定論是指宇宙及人生中發生的一切,都有其必然性,不是個人意志可以支配的。而與命定論相對的,可以就是自由意志這概念。不過在哲學史上的漫長討論中,亦有相容論與非相容論之爭,即爭論命定論與自由意志是否可以相容。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線之時空》

日期:311日至42
地點:六廠基金會Pop-up展覽空間(上環德輔道中173號南豐大廈2The Annex
費用:免費
查詢:www.mill6.org.hk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