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威權時代降臨?】被禁絕的議題 Hidden Agenda

撰文: 蔡倩怡、匡翹     攝影: 梁俊棋 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法新社提供

08 Jun 2017

hacover本地民間文化空間被相繼禁絕,文化與知識的權利被充公,這是否意味著威權時代的降臨﹖

去年9月,香港最活躍的地下音樂表演場地Hidden Agenda(HA),在網上宣布眾籌,希望籌集一定的資金,讓Hidden Agenda可以搬往其第四代場地。「如果HA要延續落去,就一定唔可以再沿用番『不斷遷徙』嘅形式,苟且偷生」,HA在眾籌的臉書發帖中說,「我哋希望借用申請『食物加工牌』,營運一間『合法、合規』嘅外賣小食店,令HA光明正大咁開門,打破長久以來我哋『違規使用工廈土地』嘅框架。」

當時眾籌七天,HA已籌足了五十萬元,第四代的HA,就成了一家有「食物加工牌」的live house。但到了今年的5月7日,英國樂隊TTNG及音樂人Mylets到了HA演出,入境處因懷疑有未申領工作簽證的人來港演出,「放蛇」執法,四名英美樂隊成員及三名HA的有關人士被捕,當中包括HA的負責人許仲和。

ha1HA現在的場地已是第四代,是香港獨立音樂史上最重要的場地之一。(攝影:ENZO CHEUNG)

「在演出前一晚,入境處有人打過電話來,說樂隊沒有工作簽證,你們是否會繼續演出呢?」許仲和說。演出如常,入境處的執法卻在意料之外,在這以前,找HA麻煩的,仍不包括入境處在內。「我覺得這次所謂的『黑工』事件,政府令大家的討論方面改變了。黑工其實不是重點,問題的核心是那過時的工廈土地使用條例。」

為什麼這樣說呢?因為HA不是沒有為演出樂隊申請過工作簽證,「申請工作簽證很便宜,只是手續比較繁複。不過,我們申請的工作簽證不會獲批,因為HA不是『合法』的演出場地。」場地不合法,演出者沒可能拿到工作簽證,「而當我們申請簽證,入境處就有齊我們的演出資料,不用資料搜集就可以上門拉人了。」

ha2新一代的HA牆上掛滿了樂隊的簽名海報,反映了場地與音樂人之間的關係。

工廈用途 過時法規

入境條例原來是為了保障本地工作者的權益,但在HA的例子上,這反而扼殺了本地樂隊的生存空間。「外國樂隊的演出,讓我們可以應付本地樂隊可能賠本的演出。香港本地樂隊的生態是兩極化的,要麼就爆場,要麼就沒有什麼觀眾。外國樂隊的演出可以讓我們用平價租場給本地樂隊。同時,每次有外國樂隊到來,我們也盡量安排本地樂隊暖場,希望讓更多人認識本地樂隊。」許仲和說,如果單單是本地樂隊,根本不足以支撐HA的營運。

ha4許仲和為了爭取合法經營,近年反而少了時間給音樂。

去到問題的根源,在工廈營運的文藝相關場地,到底有沒有辦法「合法」地經營?現時,大部分工廈地契都訂明,該地段只許作「工業及/或倉庫」用途,在這個情況下,除非業權人已向地政總署申請並獲批更改或豁免有關用途條款,否則已可能違反地契條款。「我們不是業主,沒辦法代他們申請改變土地用途。」許仲和說。

而即使使用者本身是單位業主,改變土地用途或會涉及整棟大廈的結構改建,於是除非你擁有大廈的主要業權,否則要改變土地用途極為困難,當香港其他地區的租金高昂得難以接受,被迫於工廈營運的文藝相關場地,就只能偷偷摸摸地經營,或像HA般,用盡各樣方法,最後也因違反法例而被控。

延伸閱讀:
民間辦學遭箝制 富德樓租戶的『例外狀態』
https://goo.gl/EdmxCr

扼殺叛逆聲音

ha3HA面臨經營危機,不是因為沒有觀眾,反而是因為政府利用過時法例限制文藝空間的發展。

「為什麼政府不斷說要搞好文化事業,但就要這樣打擊在工廈內經營的團體?」許仲和說。他明言近年為了讓HA及其他類似團體可以名正言順地經營,花了極多的心力去與不同部門、相關人士溝通,「這些都不是我當初做live house最享受的事了」,然而無論接觸任何政府機構,最終問題也沒有解決,「政府部門不斷將責任推來推去,往往最後去到保安局層面,一切就因為保安理由而維持現狀了。」許仲和又嘗試過與業界人士,如西九文化區管理局表演藝術行政總監茹國烈聯絡,但不獲回覆。

HA現在面臨倒閉,「這一刻我想,起碼要經營到7月。現在我的感覺是,政府希望在林鄭月娥上台前洗太平台。我們就起碼要撐到那個時間。」但入境處、地政署、消防處等政府多方面的為難,令HA前途未卜,更可怕的是,政府可以利用這些看似合理其實過時的法例,去檢控所有在工廈經營的文藝團體,令香港的文化事業,更難從民間滋長,產生更多不同的叛逆聲音。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