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國強《字如初見》 「書自有他自己的命」

撰文: 匡翹     攝影: 徐子豪

04 Jul 2017

夜光下你斂光如藏。鍾國強在他最新的散文集中,附帶了一首名為《油甘子》的詩,其第一句如是寫道。斂光如藏,他如是形容他的母親,他那因為結腸癌而離世的母親。

在這個急躁難耐的世代,讀者、作者必然會想,我們為什麼仍要讀書?尤其書的某些類型,例如散文,似乎更無閱讀其刊於紙本之必要。是真的嗎?鍾國強卻說,自己喜歡散文,尤勝於詩,那就像一種散步的狀況,沒那麼警覺,沒那麼在意。「散步需要技巧嗎?」他在後記這樣反問。

但讀者可以讀到的,卻是一種反向的嚮往。在書的開端,鍾國強就寫他的母親,她的一生,就是內斂勤勞的活了過來。而他的兒子,一名作家,在她死後,就用文字紀念她,懷念她對生命的輕省,一句「就是這樣」,就可把事情接受了。鍾國強的散文,其實就寫出了這樣狀態。單從文字,你就知道不是年輕人寫的。沒有需要證明自己的確鑿言詞,他甚至總帶點自我懷疑,但又是如此督定,寫出人生中的微物小情,不動聲色,卻帶出在文字背後的潛藏情感。

於是讀者也找到讀這本書的理由。此書由鍾國強於《新報》的專欄,加上他在博客寫的文字而成。但當這些文字以書的形式呈現,就帶出了一種狀態。那不只是閱讀的狀態,更是一種生活的狀態,讓人可以從急躁難耐的文字中超脫出來,讓生活容得下更多的自我質疑,更多的閒庭信步。

活到某個年齡,總要學懂散步的藝術,可以斂光如藏,在沒有爭競之心下走更長的路。鍾國強自言其第二本散文集《記憶有樹》回響很少,希望這本新的散文集命運好一點。然而,每本書也有它的命,鍾國強用了一本書的長度,告訴讀者,或自己,就算活得暗淡無光,也只有繼續寫下去,保持初心便好。

《字如初見》

作者:鍾國強
出版:練習文化實驗室
定價:$80(樂文)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