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亞洲電影節】《一念無明》之後 本土題材崛起

撰文: 匡翹     攝影: 李浩賢,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13 Oct 2017

香港電影已死?今年香港亞洲電影節卻道出事實並非如此,繼去年開幕電影之一的《一念無明》獲選為香港代表參與角逐奧斯卡最佳外語片提名,今屆比以往更多聚焦本土弱勢的電影,細說都市女性故事。香港亞洲電影節影展總監麥聖希受訪時直言,香港許多新導演都希望專注香港題材,走埠並非首要目標。

%e4%bb%a5%e9%9d%92%e6%98%a5%e7%9a%84%e5%90%8d%e7%be%a9-2

劉嘉玲於《以青春的名義》中擔任監製與女主角。

本土題材電影比以往更多  

如以香港電影金像獎為準則,近年香港亞洲電影節的開閉幕電影,其選片往往正中要點。如去年開幕電影之一的《一念無明》,以低成本製作,不但口碑良好,更獲選為香港代表參與角逐奧斯卡最佳外語片提名。而今屆香港亞洲電影節的開幕電影,則是《以青春之名》及《藍天白雲》。前者為香港女導演譚惠貞的首部劇情長片,而後者則是以紀錄片作品為人熟知的張經緯首部劇情長片。

「我們可以看到,香港許多新導演其實都希望專注香港題材,也不會首先想走埠之類的事。以往幾年的香港亞洲電影節,我們有煩惱過不夠本土電影,但今年的情況卻不一樣,數量之多我們甚至需要作出取捨。」香港亞洲電影節影展總監麥聖希說。

don171009hongkiu-18

(右)麥聖希選擇開、閉幕電影時,考慮的是影片的質素,以及它是否需要這種曝光,而胡芷晴(左)則選了許多紀錄片作品,她認為台灣的紀錄片可算亞洲區最強。

定位介乎在嚴肅與玩味之間的亞洲電影節,加上其主辦者發行的背景,香港亞洲電影節其實呈現了香港當下電影工業的現況。觀其四齣開閉幕電影,《以青春的名義》由香港新女導演執導,探討中年女子與年輕男生的忘年戀;《藍天白雲》講述謀殺雙親的少女與中產女警的共同命題;《白色女孩》以新一代女演員袁澧林與小田切讓掛帥,以香港最後一條漁村的故事反襯香港,而與杜可風合導的更是女獨立電影人白海;而張艾嘉就交出她擅長的女性故事《相愛相親》。

受到不同壓抑的都市女性

以女性作串連,可以看到在這一代的電影創作上,不同崗位不同時代都有着她們不同的叙事。

「在導演上,香港的狀況是難以直接在一出道時就交出完成度高的作品,不同在韓國或日本,香港導演們在訓練過程中完整的拍攝練習不多,加上資金又能籌集,變相香港導演往往需要在業界中汲取一定經驗,才能有機會拍攝長片。」香港亞洲電影節影展策劃負責人胡芷晴說。

%e5%bc%b5%e8%89%be%e5%98%89%ef%bc%86%e7%94%b0%e5%a3%af%e5%a3%af導演田壯壯在《相愛相親》中粉墨登場,張艾嘉的新作講述三代女人的糾結關係。

這狀況在今屆幾齣參展電影中可見端倪。《相愛相親》的張艾嘉多年來自然是華人地區講述女性故事的能手之一,但新一代的作品《以青春的名義》,則是電影發展基金「首部劇情電影計劃」的得獎作品,而導演譚惠貞早已是《危城》、《掃毒》等港產片的編劇之一。甚至另一部紀錄片《燈亮時》,導演羅展凰多年來亦主力從事紀錄片編導工作,多年經驗累積下才交出了這部以殘障人士為題的紀錄片。

lightup1_keyart《燈亮時》紀錄糊塗戲班無障礙劇團的訓練與演出綵排。

在這些女性的視角下,我們可以看到一種壓抑的叙述。《以青春的名義》似乎正言若反,師生戀的故事設定下,是中年女人的都巿寂寞;《白色女孩》的女主角要逃避的,是家中嚴父;張艾嘉的作品,《相愛相親》更是藉三代的女角色,講述不同年代的女性困局與出路。「像是《藍天白雲》的故事般,」胡芷晴說,「原來故事靈感來自2000年的紐約的一宗殺人事件,而張經緯就將故事移到了香港,更加入了本地的元素。殺人的是北區基層生活的女孩,而由鄧麗欣飾演的中產懷孕探員角色,就將女性的視角變得更多元。在不同的背景、處境下,女性面對的處境,其實是可以相通的。」

為弱勢社羣發聲

而《藍天白雲》的導演張經緯就認為,許多時候,所謂女性視角,其實都是弱勢社羣的視角一種,「女性當然是弱勢社羣,而更複雜的是,社會中許多人,甚至女性自己,都不覺得她們是弱勢社羣了。」這作為靈感的現實故事,吸引張經緯之一的是主角的性別。「也許當主角變成了男性,那就吸引不到我了。」

%e8%97%8d%e5%a4%a9%e7%99%bd%e9%9b%b2-%e6%a2%81%e9%9b%8d%e5%a9%b7%e9%84%a7%e9%ba%97%e6%ac%a3《藍天白雲》由鄧麗欣(左)及梁雍婷主演。

在紐約那宗案件中,弒親的女主角因為體力不夠,於是找了黑人男友幫忙,「黑人當然是另一種弱勢社羣,但女主角的想法是很值得深思的。在紐約這個如此容易得到槍械的地方,她為什麼不用槍,反而要找男友幫忙,勒殺雙親?」

惡與暴力,張經緯說,有時是不可解釋的。女主角一直受着父親明顯父權的壓迫,但這個女性為什麼反應出極端的惡?「拍攝這電影,是我尋找答案的過程。同樣,也是我自己治療的過程。」

這類型沉重的女性故事,如果在香港仍是「商業主導」的環境下,其實很難開拍,但近年熱烈的本土電影氣象,卻讓這一切變得可能,「就如另一齣特別推介的電影《黃金花》,其編導就是《狂舞派》的編劇陳大利,這種講述本土女性的故事,其實是我們電影節希望可以推廣的。在商業電影與本土電影之間,我們希望可以做到一個平衡,讓一般電影觀眾都有機會接觸到多一次不同類型的電影作品。」麥聖希說,本土電影正在發展其未能預算的新一章,在新作品湧現的情況下,女性力量似乎是當中不能忽視的一個面向。

%e9%bb%83%e9%87%91%e8%8a%b1%ef%bc%92中年主婦要照顧自閉加輕度弱智的兒子,《黃金花》講出香港基層社區的溫馨故事。

香港亞洲電影節2017

日期:10月31日至11月20日

門票訂購:http://www.cinema.com.hk/tc/movie/special/4

AMC Pacific Place場次購票:https://www.amccinemas.com.hk/en/movie/ticketing/view=bymovie‬

官方網頁:http://www.hkaff.asia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