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土炮戶外音樂節 Party For Tomorrow

03 Aug 2016

幾乎每個參與過戶外音樂節的人都能告訴你這道理:那不只是音樂節。否定的答案包含無盡的可能性,在戶外音樂節獨特的氛圍下,人們受音樂驅動,不只作樂,更能擺脫日常困窘,像在一個巨大的聚會中遇見同類。有人說香港正在分裂,但近年在這城市中卻有愈來愈多的音樂節,如去年Hidden Agenda主辦的芝麻開壇,或草原地圖的草原音樂節等,當中充滿「土炮」元素,人們在其中相遇交流,然後回到現實嘗試持續改變。音樂節作為一種聚會,大概是為了我們的明日吧?那麼我們明日的音樂節,到底會是怎樣? 

INDIE POWER
城市經驗

「這也許很肉麻,」WEEKEND的創辦人康家俊說,「但我們聽了這麼多年搖滾、獨立音樂,到底為了什麼?這些音樂不是教了我們如何憤世妒俗,如何謾罵,它們其實是教了我們怎樣去愛。」曾是商台的創作總監,創立了音樂品牌89268,今個夏天,康家俊辦了WEEKEND,一個有音樂、文化、親子等元素的節目,「這不只是一個音樂節。」

精神延續

89268還存在嗎?有一定年資的獨立樂迷大概都想問康家俊這問題。曾是香港獨立音樂的主要推手,旗下藝人有假音人、黃湛熙等,這廠牌近年無甚動靜,創辦人康家俊說89268其實一直仍在,「只不過近年我不知道自己可以做到什麼。獨立的音樂人現在幾乎什麼也可以自己完成,不用簽給唱片公司了。我想不到我有什麼可以幫到他們。」

主辦WEEKEND音樂節的wow and flutter是89268的延續,而康家俊說這個音樂節就是他come back的頭炮,「我正職是做活動的監製的,我覺得一個音樂節是當下自己能做,而獨立音樂人又未能做到的事。」

只要不死

「當下在這個城市,許多人其實只是想着一件事,不要死,」他說,「這也許有點悲傷,但我們其實都只能在自己的崗位,嘗試堅守自己的價值。」自小從音樂中得到養分,甚至可以藉此謀生,他認為世道是必須回饋,「你在這裏拿到了許多,如果不回饋的話,那是不公平的。」他希望一個戶外的音樂節可以改變人心,但多年的經驗讓他感到,孩子更值得他投放資源,「過去我們總覺得,一個成年人懂得判斷好壞,但其實那是一個迷思。一個人當思想成形了,其實很難去改變他。尤其現在網路發達,人們很容易覺得自己才是對的。我們覺得,反而把目標聽眾放在孩子上,未來才會改變。」

這也是WEEKEND堅持有親子元素的原因,當孩子在年輕時就有了音樂節的體驗,未來他們自然會參與這些活動,也會有意識去聽更多元的音樂,未來才會走向更理想的方向。

生活想像

除了親子, 今次WEEKEND也有市集、藝術等元素,「我希望這活動是城市的縮影。在這兩天的活動中,參與者可以感受這城市正在發生的事,也可以想像城市的未來。」例如他們請了新媒體藝術家林欣傑(Keith Lam)、Start From Zero等在場內放置藝術裝置,也是希望他們的作品可以反映社會。

「Start from Zero近年不斷在創作木工作品,我就請了他們在會場內,用木製了精緻卻不能居住的小屋。這其實就是現實的處境。」他說。希望WEEKWND可以持續辦下去,但未來也是未知之數,「其實這次活動,如果沒
賣出九成的門票,也不能回本。我希望這活動可以繼續辦下去。我們不想消費本土,但我想觀眾可以看到這活動背後的精神吧!」

保衞本土

Keith Lam坦言自己極少在音樂節放置作品,但這次當康家俊找他合作時,他便一口答應,「當年我曾經創作過音樂作品,也在89268的節目中演出。我很認同他們的理念。而這次他們給予的預算也非常合理。」曾被香港以外國聽眾為主的音樂節邀請放置作品,Keith Lam卻因得知會方對本土外國藝術家與香港藝術家有不同待遇而婉拒邀請。「那外國藝術家也是住在香港啊,我覺得這差別待遇是不合理的。我明白他們的定位,便婉拒了邀
請。」

而將在主舞台演出的樂隊雞蛋蒸肉餅則表示她們並不介意酬金,單單是這音樂節全本土的概念,已非常吸引她們參與,「我們很期待在香港的舞台演出,香港的觀眾是很特別的,也許比較慢熱,但這裏始終是最貼近我們
的觀眾。作為樂隊,我們希望能在歐洲主要的音樂節演出,但對於香港本土的音樂節,我們必定帶有獨特的感情。」


《wow and flutter WEEKEND》

全本地創作的生活體驗活動,音樂演出單位有LMF、RubberBand、假音人、Supper Moment、觸執毛、秋紅等單位,於三個舞台演出,又與綠腳丫合作有親子活動、創意市集等。
日期:8月13至14日
票價:單日$300起、兩天$500起
查詢:wowandflutter.hk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