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電影海報大師阮大勇:手繪海報 見證本土影業盛世

撰文: 匡翹     攝影: 李浩賢

21 Nov 2016

「香港是極難出到大師的。大家要為口奔馳,生活要求又高,在畫畫上可以用到的功夫就少了。」

你喜歡繪畫嗎?「那是一技之長啦。」阮大勇這樣說。香港觀眾不會對阮大勇的作品陌生,在上世紀七十年代到九十年代,他畫了二百多齣手繪電影的海報,在電影海報很大程度會影響觀眾印象的時代,可以說,他是那個有份建立香港電影黃金時代記憶的人。但這種畫功高超的前輩,卻移民離開香港,擱筆十年,「香港是極難出到大師的,」阮大勇這樣說,「那時我是畫到有點盲目了。」

八十年代手繪海報

話聲洪亮,阮大勇祖籍寧波,說到繪畫卻是謙遜非常,「不過香港是極難出到大師的。大家要為口奔馳,生活要求又高,在畫畫上可以用到的功夫就少了。」在繪畫初年受到西洋畫影響,人到中年卻愛上中國畫,「那時我卻很忙,應該是剛剛加入金公主的時代吧?我想過學畫中國畫,但自己的個性是如果事情做到『半桶水』,我就寧願不做,於是就沒學到中國畫了。」

最近,由許冠文兒子許思維執導的紀錄片《海報師:阮大勇的插畫藝術》,拍攝了這名曾經有點神秘的人物。由1975年開始,繪許氏兄弟的《天才與白痴》電影海報;到李小龍《唐山大兄》、《精武門》、《猛龍過江》等海外版海報;及後八十年代幾乎整個新藝城影業的手繪海報,幾乎一手包辦,阮大勇卻在九十年代突然消失了。

個體的命運,必然與大環境相連。網上資料說,阮大勇是在1992年退休的。那一年,新藝城結業,香港電影一個時代結束。「有人說我是去了澳洲,其實我是申請移民去紐西蘭啦。1992年獲批准,我拖到1995年才真的移民過去了。我連英文也不懂,就與老婆子女逛逛街,行書局。我還特地買了一套金庸的小說過去。我的性格是一個人坐着也可以的,所以時間也很容易過吧。」

喜歡缺陷美

時間再易過也好,但一名畫家,似乎也放不下畫筆吧?阮大勇卻擱筆了十年。「在紐西蘭有十年時間我沒畫了,是因為年輕時畫得太多吧。」

事情總是一體兩面。阮大勇畫得太多,因為在他的時代,他有極多機會去練習他的手繪技術。廿年畫了約二百幅手繪電影海報作品,有部分時間又同時在廣告公司工作,「我是畫插畫的,在廣告公司做到美術總監,當時就是手繪的年代啦。畫《天才與白痴》前,我已經在廣告公司工作了九年,可以說是駕輕就熟,沒有難度。我畫電影海報的風格,其實也是來自當時廣告公司的參考書,所以也是有點西化。」

「我到現在也覺得自己只是一名插畫師。」他說。

插畫也好,電影海報也好,畫作也好,作品一被完成,就自有其命運,創作者也不太能置喙。「現在我多玩了Facebook,認識了許多新朋友。很多人也是因為我過往的作品而與我結識的。」如其李小龍的海外版電影海報,就是許多海外影迷認識李小龍的第一印象。

阮大勇現在不再畫電影海報了,但他廿年間的電影海報作品卻被影迷記住。到底不斷重複做一件事,會令人技術精進、精神勞損,還是成就大師的必經之路呢?這似乎不是由藝術家說了算。

「我現在就是畫自己喜歡的東西啦,」他大笑說,「我喜歡有缺陷美的面孔!」數着水原希子、樂基兒、山口百惠等人之名,老人又再活躍起來,維持不變的卻是那個與世無爭,只是追求美的「插畫師」。

「現在為了自己而畫,」他說,「我希望可以一直畫下去吧。」

PROFLIE

阮大勇,1941年生,香港大量經典手繪電影海報的創作者,作品計有《天才與白痴》、《半斤八両》、《死亡遊戲》、《陰陽錯》、《龍的傳人》等,亦曾為玉郎漫畫繪製封面。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