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志偉輪椅攻獅子山 紀錄片聚焦熱血義

撰文: 葉青霞     攝影: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22 Sep 2017

會唔會太困難?會唔會太熱血?會唔會太有愛?難到頂點,熱到爆煲,愛到獅子山之巔。

去年底,「包山王」黎志偉連人帶輪椅攀上獅子山「獅頭」,嗰啲 mission impossible 級挑戰,嗰班心口掛個義字的朋友,嗰啲最柔情的鐵漢感受,都詳載於九十二分鐘的紀錄片《CRUX》之中。記者看電影哭點一向高過 ICC,但看到片中堅有愛真熱血的訪談,真係流了兩行眼淚。

 創舉背後是非常有系統的分工,有人負責線道規劃,有人負責急救,有人負責送物資。 創舉背後是非常有系統的分工,有人負責線道規劃,有人負責急救,有人負責送物資。

黎志偉,四屆「亞洲攀石錦標賽」冠軍,卻於 2011 年遇上交通意外,致下半身癱瘓。片中穿插他出事前玩 X Game 徒手攀石的驚人片段,驚人在於他四肢協調能力之高,矯健如蜘蛛俠,重點係零 CG!天賦好身手,上蒼一下收回,對本來如像懂輕功的他來說,極殘忍。

長期坐輪椅,身體負擔難以想像。黎志偉說:「坐八個鐘,條腰其實好攰。傷殘引發好多病症,有時雙腳會腫。」他希望趁身體仍能負荷前,衝破輪椅局限。他拿出運動員的心理質素,操fit體能,借助臂力以繩索把自己及輪椅拉上獅子山頂。2016 年 12 月 日,這個日子極具意義,是交通意外五周年,擇日攻頂,是為了解除心結。「同十個人講,十個人都覺得我無可能完成。我想證實自己做得到。」計劃構思於 2014 年,至完成前盡是攀爬訓練、技術調整、線道佈局工作。

義工團隊一起研發揹架,期間有多個進化版,出力又出腦汁。義工團隊一起研發揹架,期間有多個進化版,出力又出腦汁。

他在獅子山懸崖底設定起點,如果在這裏攻上山頂終點似遠征火星,要從地面去到起點,其實難如登陸太陽。黎志偉不能獨自走山路前去,他三十多位好友及義工,以人肉方式接力把他揹到起點,撐他完成重生的夢。由跌跌撞撞的事前訓練到最終征服崎嶇山路,都是義氣與力氣的表現。凌晨趕路,驚險場面不少,最終團隊把他連同輪椅送到獅子山頂,再從崖頂游繩下降約 100 米到達起點。策劃這部紀錄片的何善中希望聚焦這批幕後功臣。「呢部片無主角,過程比結果來得緊要。即使親生兄弟都未必肯揹你上獅子山,佢哋到底為咗乜呢?」出心出力的他們同樣值得掌聲。

一班運動好手人肉護送黎志偉到起點,任務艱巨。一班運動好手人肉護送黎志偉到起點,任務艱巨。
紀錄片總策劃何善中(右)認為面對困難,如何走下去取決於個人選擇。黎志偉則選擇積極解開鬱結。紀錄片總策劃何善中(右)認為面對困難,如何走下去取決於個人選擇。黎志偉則選擇積極解開鬱結。

紀錄片攝製團隊全為義工,無 budget 自然要一個打十個,兼任多個崗位,導演及監製都要掌鏡。何善中說:「為咗有多角度影像,我哋事前上過好多次山,定好機位。但我哋始終得五個人,無辦法抬晒所有器材上山,多得跑會義工後生仔幫手運送。」他提到當晚溫度極低,部分攝影義工要提早登山,食住西北風在山頭等候大隊到臨;而當太陽出來,又變得非常炎熱,秒秒影像都得來不易。

 

一班幕後功臣在不同崗位支援今次攻頂行動,好有愛。一班幕後功臣在不同崗位支援今次攻頂行動,好有愛。

交通意外前,黎志偉三扒兩撥就能攀完那百米石牆。但今次最後 10 米,他卻足足用了一個多小時。「輪椅不斷磨到石牆,我可以叫人拉我上去,但係佢哋已經幫我去到起點,終點我想靠自己。」片名的 “CRUX” 是攀岩術語,指攀爬路線最難關頭。世上無難事,只怕有 heart 人,而且有 heart 的今次不止一個,而是一伙。

紀錄片首映將於106日於九展星影匯舉行,捐款滿$600 可換領首映禮門票。收益撥捐九龍樂善堂,作為與「香港中文大學」合作的學童精神健康計劃經費。

查詢:www.loksintong.org 

黎志偉出事時,太太正懷有身孕。兒子現已六歲,他希望兒子不會因自己坐輪椅而自卑。黎志偉出事時,太太正懷有身孕。兒子現已六歲,他希望兒子不會因自己坐輪椅而自卑。

 

延伸閱讀:下半身機械人不是夢 「獅子王」欲憑己力籌錢赴美「買腳」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