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D 傻瓜的初心

27 Jul 2016

一想起「傻瓜」二字,腦海只浮現出負面的印象,當某人做了一些很滑稽、或是不可思議的事,才會賦予他這個戲謔的稱號。諷刺的是,世界上絕大多數改變歷史的作品都是從恥笑、辱罵和嘲弄中誕生。對於曲全立來說,他不認為「傻瓜」二字是奚落,反倒是另一種方式的讚美。一如書名,這世界正需要這樣的人,非須具勇氣、肯堅持,而是保留着一顆初心。

縱使不被看好,其第一部實驗電影《小丑魚》卻大受好評。最好的題材往往來自生活,當中所勾起的回憶,便是觀眾感動的源頭。靜下心來,仔細欣賞身邊的美好,是曲全立的人生哲學。他曾因腦瘤剩下不足半年生命,手術後的他雖已半聾半盲,卻尋回自己成為導演的初衷。2007年,3D拍攝仍是一項艱澀昂貴的玩意,在台灣尚未成熟,他卻無視親友的勸阻,變賣了辦公室,耗盡儲蓄,埋首研究3D技術。

作品《3D台灣》雖獲發I3DS國際大獎,但台灣官方不以為然。曲全立曾為此而耿耿於懷,有一天他問自己,最初是為了什麼而創作?不走商業化電影的路線,也許是作品比較純樸真摯的原因:不講求畫面的瑰麗,只着重當中的人文精神,以及為觀眾所帶來情感上的撼動。他希望拍攝台灣最迷人的風景,然後把這份美傳送出去。在這前提下,他再次做了一個別人眼中浪漫而不切實際的夢─製作一輛3D電影車,到台灣偏鄉的每一間學校播放。

「努力不一定會成功,成功的人肯定需要努力。」曲全立口中這句看似簡單的話,背後還隱含着他對完美的追求,即使是一個幾秒的日出鏡頭,也可能需要由深夜等待至黎明,再由白天拍攝至日落。

曲全立花了四年時間拍攝《即將消失的百工》,記錄的並不是純粹的技藝,而是這種「一輩子只做好一件事」的熱情,他在製作紀錄片的過程中,大概也與當中的百工產生不少共鳴。「在老一輩的觀念裏,一輩子只要學好一種技術就可以餬口飯吃。於是終其一生只專精於一種技藝,他們簡單做了一件事,卻不簡單地做了一輩子,一代傳一代。」

科技日新月異,社會步伐愈走愈快,工廠式生產逐漸取代手工製品,傳統工藝不受重視,甚至被鄙視,使其將成為時代的犧牲品。然而熱情是最大的原動力,人在裏面扮演關鍵的角色,只有執着於自己所做的事,才能創作出充滿靈魂的作品。

《這世界需要傻瓜》
作者:曲全立
出版:圓神出版社有限公司
售價:$107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