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熱話】在沒有自由的地方,會有真正的Hip Hop嗎?

撰文: 匡翹     攝影: 徐子豪

12 Aug 2017

h170807hongkiu078

《中國有嘻哈》一個節目,讓Hip Hop這一個大家早就聽聞但不求甚解的「曲風」,又從新進入大眾的關注。不過,這次討論的Hip Hop,多了一重規限--中國的「嘻哈」,到底是怎樣的「嘻哈」?這種本身講求自由、追求個性、永不低頭的音樂,在中國會否水土不服?自由這元素,在Hip Hop中又佔多重要的地位?

地方嘻哈 方言嘻哈

https-%2f%2fblueprint-api-production-s3-amazonaws-com%2fuploads%2fcard%2fimage%2f561072%2fd615dab5-63aa-4783-90db-385aa82fef45

昨日(11/8)如果大家有留意google的首頁,就會看到那個與Hip Hop相關的互動遊戲,原來Hip Hop文化已經出現了44年之久。Google1973 811日定為Hip Hop文化的開始日,因為當日DJ Kool Herc在紐約北部布朗克斯區的一場派對中,使用了兩台黑膠唱盤,重複播放黑膠唱片中的精彩段落,從而創造了Hip hop音樂極重要的一個概念,break

Hip Hop文化從美國傳揚到世界各地,但這種追求自我,同時又鼓勵不畏強權的文化,在不同的文化背景下,又會被怎樣呈現?在《中國有嘻哈》中,觀察參賽者的來歷,可以發現多有來自川渝兩地,而文化平台VICE旗下的音樂頻道Noisey,就特地為川渝的Hip Hop音樂,尤其是他們的trap,拍攝了名為《川渝陷阱》的紀錄片。

h170807hongkiu130

「我們玩的不只是trap,有些聽眾可以覺得我們最近做多了trap,就這樣定義我們,但仔細聽我們遠不只這些。」海爾兄弟的馬思維說。他們剛剛在舉行了首次香港演出,這隊來自中國成都的Hip Hop組合,近年瞬間冒起,成員都是來自成都的說唱會館,「我們基本上就是住在一起嘛,每天聚在一起,隨時就可以錄歌,快的話一星期可以製作到三、四首歌。」說唱會館CDC是來自成都Hip Hop廠牌,聚合了成都以至中國一流的rapper理念上是堅持使用方言,成員說唱時多屬四川話、普通話、英語夾雜,四川話的韻律感也有助於說唱,讓成都成為了中國說唱的重鎮,而如海爾兄弟的成員馬思維,在2014年時的歌曲《Flava In Ya Year Remix》就曾入選snoop dogg主持的《Underground Heat》榜單。

Trap對我們來說,是一種音樂的曲風,那不一定與內容相關。」馬思維說。Trap是源自美國南部的一種Hip Hop曲風,以強烈節奏與具侵略性的歌詞見稱,甚至多有涉及到毒品的題材。這種題材,在中國自然是忌諱,「我們rap的主題,主要也是來自我們的生活。」來自他們生活的有什麼?在《WeChat》中,他們呈現了他們獨特的社交媒體生態,但沒有以批判角度處理議題;Made in China》關於中國製造,呈現卻是一種underdog要冒出頭來的張揚,有着Hip Hop該有的張狂,但那些社會性的內容卻沒有被呈現出來。像海爾兄弟這種正在國際間建立知名度的組合,從地下音樂圈走向主流,在Hip Hop張狂的表相背後,到底有什麼議題被迴避掉?

h170807hongkiu098

真正的反叛

從這個角度來說,中國Hip Hop的希望,可能在香港。說的不只是有亮相《中國有嘻哈》的MC Jin,又或MastamicYoungQueenz等嚴格意義上的Hip Hop音樂人,說到要在題材上意識超前,香港的米奇老味神奇屋是簡直就是奇葩般的存在。

h170811hongkiu095

「《黑社會主義好》這名字,因為場地那邊不能接受,我們的演出就只能叫做《全國代表新碟發佈會什麼什麼的。」米奇老味神奇屋的成員,沒有刻板印象裡Hip Hop音樂人的兇悍氣質,反而偏向受高等教育的感覺,但他們會取來Hip Hop造型的一些元素,放在自己身上,通過反差來製造玩味。

h170811hongkiu124

再讓我們閱讀他們在facebook寫的演出文案:

「注意!富林党的全新的国民教育 大碟《黑社会主义好》现今正式推出,并被列入国家义务性的教育课程之中,不仔细聆听学习的同志将会受到坦克车的制裁,敬请自重。

另外,富林党将会在818号晚上召开国民大会,详细向来临的同志宣扬黑社会主义的好,此活动为强制性,未能参加的同志们也都会受到坦克车的制裁,敬请自重。

富林党万岁!」

富林黨的「富林」,其實就是他們聚會單位的屋苑名字。這種戲謔的方式,他們應用在社交媒體及歌曲創作,他們的創作為Gangsta Rap,原來是黑人用來描述幫派中打打殺殺、紫醉金迷的生活,但他們反而用極誇張的呈現方式,誇張得可以讓人感到那些價值觀的可疑之處。他們戲謔不同的題目,甚至這類創作本身。「好多人會覺得生活有很多禁忌,我們反而想用這種手法,去讓大家思考到底禁忌是否真的存在呢?」米奇老味神奇屋的奶油包這樣說。他們強調,他們正在做的事不是「踩線」,「我們直情是過哂條線。」

h170811hongkiu141

他們強調自己的音樂,不是針對任何個人,只是想挑戰禁忌。不過,他們更強調,自己是為了好玩才創作這些音樂。「很多時候,Hip Hop界的人太認真了。他們要有自己的幫派,要有型,然而音樂本身沒有做好。」

然後他們半開玩笑的埋怨,Hip Hop界的人都不與他們一起玩了。

「我其實信奉道家,」奶油包說。「我覺得一旦太認真,那就不是藝術了。」然後他提到貝多芬創作時都不是那麼嚴肅認真,隊友們立即開始取笑他,這種「不認真」的態度,卻反而促使了他們創作出《劈友街》、《黑社會主義好》等具尖銳批判的歌曲,但戲謔的手法又讓歌曲變得曖昧,的確帶有道家剛柔並濟的特質。

「我們也想不到,《劈友街》在內地也會有人聽。」他們這首歌被人擅自放上微博,卻意外有以十萬計的瀏覽量。

「不過早前有人邀請我們到內地表演,我們拒絕了。」

一方風土,養一方Hip Hop,而要達到Hip Hop的自由與不屈,其實是必需放棄某些東西的。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