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藝壇】藝術家不談政治?指揮杜達美為公義發聲 巡演反遭叫停

撰文: 匡翹     攝影: 網上圖片

25 Aug 2017

003_1

杜達美在El Sistema出身,成為了國際級的指揮家,也是委內瑞拉最重要的國際公眾人物之一。這次他與總統交惡,有機會影響委國樂團日後的巡迴演出,以及委內瑞拉的國際形象。

委內瑞拉近年最炙手可熱的年輕指揮家杜達美(Gustavo Adolfo Dudamel Ramírez),原定與他任音樂總監的西蒙.玻利瓦爾交響樂團(Orquesta Sinfónica Simón Bolívar),於今年11月來港,一連五日演出貝多芬全套九首交響曲,但這行程卻可能因為政治因素而受影響。日前,委內瑞拉政府取消了委內瑞拉國家青年管弦樂團(National Youth Orchestra)交響樂團到美國演出的行程安排,而委內瑞拉總統馬杜洛(Nicolás Maduro Moros)則這樣說,“Welcome to politics, Gustavo Dudamel”,明言會追究杜達美,而委內瑞拉樂團及杜達美的其他巡迴演出,則未知會否受到影響。政治與藝術可以分開嗎?在理想的狀態下是有機會的,但在理想的狀態下,政治本身可能已不成問題,甚至已不存在了。

委國暴力鎮壓

這次事件看似是年輕音樂家因國家暴力鎮壓而發聲,繼而遭受打壓,但其背景其實更加複雜,甚至涉及到委內瑞拉最著名音樂團體El Sistema的控制權誰屬。

自從2013年以50.66%得票率於總統大選勝出後,以些微票差當選總統的馬杜洛一直面對統治危機,最近在委內瑞拉的暴力鎮壓中,有起碼36人在鎮壓中死亡,而在一名17歲男童死亡後,一直沉默、表示不欲多談政治的委內瑞拉指揮家杜達美,終於發聲,指責馬杜洛的暴力鎮壓。

“My entire life has been devoted to music and art as a way of transforming societies. I raise my voice against violence. I raise my voice against any form of repression. “今年五月,杜達美facebook的公開信中如此說道 ,其後他亦在《紐約時報》、西班牙《國家報》發表文章,批評政府。

而他的發聲,換來了總統對他在美國演出的制裁。馬杜羅發言指杜達美長居海外,沒有資格評論國家。然而在馬杜羅的發言中,可以看到他對杜達美的敵意,不只來自這次發言,更涉及El Sistema所代表的利益。

El Sistema之爭

31423985034_2998af2829_b

馬杜羅近日的暴力鎮壓遭受抨擊,據他的發言,他亦欲重奪El Sistema的控制權。

馬杜羅明言,杜達美企圖擁有El Sistema的「所有東西」,而El Sistema應該是由委內瑞拉國家擁有的,政府會對杜達美的行為追究。為什麼馬杜羅會如此著緊El Sistema呢?因為它可算是委內瑞拉最有力的軟性宣傳工具。

El Sistema,即委內瑞拉國立青少年管弦樂團計劃,於1975年由委內瑞拉經濟學家兼音樂家何塞•安東尼奧•艾伯魯(José Antonio Abreu)倡議成立,長期受到委內瑞拉政府支持,令全國25萬,主要來自基層家庭的學童可以接受音樂教育,系統內有102隊青年樂團及55隊少年樂團,是委內瑞拉最為人熟知的藝術組織,而杜達美本身,也是El Sistema孕育出來的。

由於此計劃受國際關注,委內瑞拉多任政府,包括烏戈.查維茲(Hugo Rafael Chávez Frías)政權,都支持此計劃。不過,對比起馬杜羅在2013年選舉時才大力表態支持El Sistema,杜達美自80年代開始就參與計劃,甚至成為計劃最著名的參與者之一。

El Sistema在近日的暴力鎮壓中大致保持沉默,直到杜達美發言,委內瑞拉的政治局勢,才因El Sistema及杜達美的名氣而開始受到廣泛關注。

政府與藝術能否區隔?在古典音樂界別,杜達美選擇發聲。他與西蒙.玻利瓦爾交響樂團的成員,也受訓於El Sistema,而他們來港的演出曲目中,就是充滿革命精神的貝多芬交響曲。主辦杜達美在港演出的香港藝術節,指會與杜達美及其經理人保持緊密聯繫,但無論香港觀眾能否現場欣賞演出,也應聽到了來自委內瑞拉的革命之聲。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