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現當代藝術品春拍 你要留意的亞洲藝術家

撰文: 匡翹     攝影: 圖片由拍賣行提供

05 Jun 2017

2017_hgk_13267_0004_000
趙無極的《29.09.64》,以1.5286億元成交,成為趙無極歷來最高價的作品。

藝術品拍賣是必要之惡(若你認為藝術不可販賣,而藝術家需要生活),但對大部分藝術愛好者來說,藝術品拍賣往往是他們在整個藝術產業最陌生的一環。每年的春夏之交,都是藝術春拍的旺季,這藝術品的二級巿場,到底怎樣反映了藝術產業的現況?這巿場又如何影響現當代藝術的發展?這次我們來談談2017年現當代亞洲藝術品春拍的結果。

2017年春拍,一些數字

你知道每季春季拍賣,各大拍賣行的成立總額大約為多少嗎?如果你知道具體數字,就會理解,拍賣這二級巿場對藝術發展有多大的影響。今年春拍,最主要的拍賣行之一的佳士得香港,整個春拍的成立額達24.5億港元(下同),而當中單單是亞洲二十世紀及當代藝術相關的拍賣,成交額已達約7.3億元。

而蘇富比的中國藝術品拍賣,則錄得約7.3千萬元的成交,成功拍賣的藏品包括巴黎吉美國立亞洲藝術博物館創辦人Emile Guimet、John Payne等人的收藏。

另外,富藝斯(Philips)的二十世紀及當代藝術和設計晚間拍賣,總成交額達1.29億元;中國嘉德香港的亞洲二十世紀及當代藝術拍賣,成交就約為1.6千萬元。

巿場關注的亞洲藝術家

aa

葛飾北斎的浮世繪作品 《冨嶽三十六景.神奈川沖浪裏》

不同於主要由藝廊代理的藝術品一級巿場,由拍賣行主導的二級巿場,出售的藝術品一般都已經得到巿場的認可。二級巿場是藝術史建構經典的重要場所,雖然其因果關係難以說清,但觀察二級巿場的買賣,可以看到當下及未來的藝術家經典化的軌跡。

隨著巿場上潛在買家變得謹慎,過於年輕或未被廣泛認可的現當代藝術家,銷情一般,反映買家不願負擔過度的溢價於新進藝術家身上,反而一些在藝術史上已有地位的藝術家就能創出歷史高價。如趙無極的《29.09.64》,在佳士得香港的春拍中,就以1.5286億元成交,超出估價三倍,同時亦是趙無極歷來最高價的作品。而梅雲堂舊藏的張大千《雲山古寺》,亦以逾1億元成交。另外,葛飾北斎的經典浮世繪作品 《冨嶽三十六景.神奈川沖浪裏》,亦在蘇富比以高價3.82百萬元成交。

而當代藝術家中,日本藝術家的作品不少都能賣出高價。如草間彌生的《檸檬茶》,成立價就為8.7百萬元,而奈良美智2000年的作品《最後的戰士/無名士兵》,就以2.168千萬元成交。

另外,在2017年春拍創出世界拍賣紀錄的亞洲藝術家,還有Christine Ay Tjoe的作品。1973年生的Christine Ay Tjoe,為印尼當代最出色的女藝術家之一,屬於印尼Post-Reformasi一代藝術家的領軍人物,這次她2013年的作品《小蒼蠅及其他翅膀》,就以1.172千萬元成交,對比她個人於2014年4.6百萬元的拍賣紀錄多出逾一倍。

christine-ay-tjoe-_-small_flies_and_other_wings__2013__oil_on_canvas__165x150cm

Christine Ay Tjoe與印尼藝術家如Entang Wiharso、Rudi Mantofani等同代,被稱為Post-Reformasi世代,此為Christine Ay Tjoe今年春拍創出高價的作品《Small Flies and Other Wings》

中國藝術家的表現

至於中國藝術家的表現,繼續是以近現代的作品交投比較活躍。除了創出新高價的趙無極作品外,吳湖帆作品《擬古山水四屏》在東京中央香港以9.545百萬元成交,張大千的《荷花圖》亦以逾8百萬元賣出;而張大千經中國嘉德香港出售的作品《春雲曉靄》,則以1.74千萬元出售,比估價高出一倍以上,而吳冠中的《貴州侗家山寨》,亦錄得23.15千萬元的成交。

對比之下,當代中國藝術家如張曉剛的《血緣:大家庭系列》中的一幅相對大型(1.6mX2m)的作品,以逾千萬元成交;曾梵志2004年作品《戴草帽的人》則賣出5.12百萬元,而中國當代藝術家作品,大多都以貼近估價下限的價錢出售。

不過,即使當代中國藝術家的未被巿場追捧,大量亞洲藏家仍是今年春拍的主力買家。以佳士德為例,他們於今年二月時於紐約舉行了亞洲藝術週,成交總額逾3.3億美元,亞洲藏家佔成交額達87%,而在五月的倫敦拍賣中,亞洲藏家則佔成交額逾50%。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