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化建築,艱難前行之二】PMQ元創方,看不到的苦

撰文: 彭麗芳     攝影: 譚志榮、梁俊棋、徐子豪

03 Jan 2017

設計公司LAAB:帶來曝光與生意

另一邊廂,民間建築公司LAAB同樣在PMQ開店兩年後搬遷,遭遇卻截然不同,LAAB設計總監吳鎮麟(Otto)和建築總監葉晉亨(阿亨)不約而同認為PMQ帶來了曝光與生意。

2014年進駐PMQ,由三位創辦人開始,三年間急速擴張至三十人。「由細單位轉為相連單位,到不夠位坐才逼不得已搬走。」剛喬遷至炮台山寫字樓,實用面積呎價就貴PMQ一至兩成。「好多人都覺得PMQ租金好貴,但其實PMQ工作室實用率逾九成,一般寫字樓就只有五至七成。計實用面積的話,PMQ呎價相對來說好便宜,你由中環找到灣仔都找不到這麼便宜的租金。」

不介意人流

不過,他們亦不諱言PMQ存在一些不足之處,例如LAAB於2013年9月成立,理應享有新晉設計師折扣優惠,卻因營業額超額而失去折扣,「PMQ規定營業額多少元以下才算是新晉公司,卻不理會成本或盈利。但我們建築公司一個項目營業額就過了限額,可能盈利只有數萬元,的確是有些不足之處。」但他們亦體諒指設計範疇廣泛,大至建築設計,小至飾品設計,實在難以完美制定準則。

LAAB當PMQ是辦公室及Showroom,阿亨坦言從來沒有理會人流,「人流不足好多原因的,香港整體對文化創作支持度遜於台灣等地,人們寧願行連鎖商場覺得商品更平。但至少無這麼多內地人,環境算舒服。」

LAAB是建築界新星,沙田公園漫花叢藝術裝置、元朗YOHO Mall設計球形鞦韆座椅、太古城誠品Pop-up店等項目廣為人知,他們指PMQ功不可沒。「香港好少建築師樓公開辦公室給別人參觀,加上我們的項目好貼地,有客人新居就在PMQ旁邊,他們參觀過我們的PMQ工作室之後,就問我們做不做家居室內設計,而一拍即合。」為該客人309呎蝸居設計的智能家居,亦剛獲頒發日本Good Design Award。「亦曾遇過大公司老闆穿便服行過,在PMQ認識好多不同的人,特別是對設計、創作和藝術有興趣的人,什麼階層的人都有。」

【延伸閱讀】:【活化建築,艱難前行】PMQ元創方,停不了的風波


管理層:清者自清 

翻開PMQ賬目,金山工業主席羅仲榮(Victor)出錢又出力,除了是元創方管理有限公司董事局成員,上年度亦捐贈一百萬予PMQ。但隨即被發現Victor媳婦黃佩茵家族在PMQ開設五千呎餐廳Aberdeen Street Social,而新地主席郭炳聯二子郭基泓就有份擁有PMQ高層餐廳Isono和The Drawing Room,惹來富商壟斷PMQ之嫌。

羅仲榮卻指PMQ作為非牟利機構不以賺錢為目標,店舖的選擇亦是按產品質素,而沒有高低檔次之分。對於飽受外界批評,羅仲榮處之泰然:「PMQ俾人批評是好正常,因為我哋鼓勵創業的人,細公司要冒險要嘗試,不是個個都成功、正常的,如果全部成功豈不是變成地產項目?」

PMQ創作及項目總監陶威廉(William)亦指:「清者自清,相信自己所做緊啲嘢,無謂鬧交。有時我們都會忟,我們都是人,俾人冤枉,採取人哋講就由佢哋講的態度。即使Chocolate Rain事件上,亦有PMQ的設計師為我哋辯護、駁嘴。」

看不到的苦

有租戶投訴PMQ租金昂貴及不願宣傳,William就反駁:「只是萬幾元租金,如果承擔不到這個租金代表營運模式出問題。如果覺得貴,你一早走出去租地方。PMQ要生存,不可能收取不能夠營運的租金。」

他又指去年奢侈品牌削減開支,PMQ都身受其害。由於是自負盈虧經營,每次做活動就要集資,「有些宣傳別人是看不到的,例如在旅遊書落廣告,PMQ已成為旅客熱點。」截至去年3月底,PMQ全年收入5066萬元,比開業首年的1647萬元為多,但單是市場推廣費用就花去近2000多萬元,令營業虧損40多萬元。

至於PMQ上年人流按年跌30萬人次,他就解釋是因為第一年開幕反應太熱烈,加上舉行熊貓展,首三星期就吸引50萬人。「我最失望的時刻,有時我覺得有些設計師都是nice person,但生意出現問題,不去檢討,而是賴PMQ,好失望。」

▂▂▂▂▂▂▂▂_________________

PMQ元創方

成立日期:2014年4月14日

地址:中環鴨巴甸街35號

面積:1.8萬平方米,兩座高七層大樓

前身:1951年建成的荷李活道已婚警察宿舍

營辦機構:同心基金、香港設計中心、香港理工大學、VTC

人流:去年320萬人次,按年跌30萬人次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