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抄襲貓】個個當佢包青天 中央聖學子暗鍘copycat

撰文: 葉青霞     攝影: 趙賦禧、受訪者提供

10 Nov 2017

現代版擊鼓鳴冤,是按send掣把孖生咁款的設計上傳「中央」,等「聖學子」明察秋毫,把抄襲惡行在面書專頁公諸於世。中央聖學子評論中point,輔以專業知識,字字利如刀刃。查找抄襲設計,唔使用照妖鏡嘅,原創與copycat一經拼貼,業界惡霸、龐大企業,甚至大學設計學院的抄襲貓尾巴旋即露出。佢自稱卑微從業員,我覺得佢係漆黑中螢火蟲,但其實佢喺政府吹捧到好光明的設計界暗地推行美感教育,引發討論,仲大灑幽默,好黑嗰種。佢係dark dark地的現代包公,我話嘅。

2

中央聖學子對於行外人視設計專業判斷為「見人見智」,十分勞氣。「如果係見人見智,咁設計點解要讀四年啫?」

「我唔係設計界KOL」

經常針砭香港設計的,來來去去只有大師級的Henry Steiner,以及不能高調暴露身份的學子。「有人話我係KOL,我唔係,如果我呢個無攞過設計獎嘅蛋散成為到設計界KOL,相當sad。」

如果香港設計界意見領袖要長時間金睛火眼,昅實有無抄襲貓出沒,實在是這個城市的悲哀。「開頭都無諗過咁多篇幅講抄襲。」香港堂堂「亞洲國際都會」,卻冇乜機構理會設計行內操守問題,改reference當創作成了常態,再咁搞法,原創瀕臨絕種,苦了一班有志的設計新鮮人。學子專頁最近為一名廣告系畢業生Comēt Wong發聲,他懷疑作品《人渣改造所》被鴻福堂「借用」為《從涼研究所》。學子認為後者製作比前者老練,有 input,但概念、脈絡極似。「學生哥好慘,講聲都好呀,唔多budget咪畀封利是,起碼show到尊重。畢業展作品唔應該咁用,咁樣係壓榨最年輕嘅一群。」

img_3999

學生哥Comēt Wong懷疑鴻福堂宣傳計劃抄襲自己的畢業作品,有冤無路訴,只好向學子求助。

這邊廂有學生作品被「致敬」,那邊廂也有學生疑似抄襲。今年城大創意媒體學院年度展,有兩位畢業生作品跟兩年前加拿大創作單位 Vallée Duhamel Studio一條短片部分畫面如同餅印。「如果加少少本土特色,成件事已立即ok啲,可能加咗佢哋又怕唔夠正啦。問題係創作功課唔同畢業論文,無得列明出處畀credit。我出post講,有維護者話我斷章取義,無睇晒佢哋成條片。咪住先Creative Media嘅creative係咩意思先?你理直氣壯,點解又cancel screening呢?我追問,又話我狙擊,講咩『唔好得罪中央』,毫無悔意。我唔明點解學校唔出來回應下?」咁大件事,校方當無事發生,就真係無事發生?

img_3995

似到幾乎可以玩photo hunt,創意媒體系學生有無抄襲留待閣下評論。

「80+10=90比不上20+60=80﹗」

在香港持續地鞭撻複製設計,學子不是第一人。他笑謂:「抄襲情況遠古已有。」比學子更早對準copycat的有「好相似設計」blog,2002年開張,博客大6果或者對抄襲者已見怪不怪,至2009年就沒再寫。記者click入去如進老翻大觀園,對於本地廣告、商標、唱片封面、音樂節海報,甚至明星頒獎禮戰衣都跟外國作品如兩生花,只覺眼界大開,讀到一個個本地知名攝影師及創作人名字,呆咗無數次。看到2007年香港廣告商會 (4As) 的《省靚招牌五十年》平面廣告與Philip Toledano攝影作品並列,「省靚招牌」四字在我腦海頓變「東施效顰」,本來呆咗嘅我,震醒咗。

學子專頁內評論「疑似抄襲個案」帖文,好多都來自網民情報。「報料者都唔想被credit,估計好多係業內人士。」在追求快靚正的香港,設計師都忙於趕死線,參考無罪,但明抄真係無理。學子說:「正常創作都係build on something,如果你由20分input到有80分,比起由80分變到有90分原創性高好多,純計效果啲人可能覺得90分嗰個好啲,但前者更值得尊重。」一間餐廳將鏞記外賣上碟奉客,另一間堅持自家製兼落足心機,前者味道稍勝,但有幾多人願意比多少少報酬後者?漸漸地大家不再「攞苦嚟辛」,reference-design成為本土風俗,理念先行的原創設計變成工藝,極罕。

早前有人向學子報料商場活動海報分別向歐洲及台灣設計「取經」,他貼了出來後竟收到疑似該批海報之設計師私訊。「佢話『你攻擊一個地產商嘅時候,好多人會誤中流彈,你累到人無咗份工,好開心咩?你知唔知我一星期要出幾多份稿?』我對佢嘅情況好理解,但我亦唔覺得自己有咩錯。」為應付重如泰山的工作擔子,設計師找reference小修小改當自家創作,無暇思考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之理,只望沒人揭穿。

然而,呢啲事管理層永遠置身事外,鑊由設計師獨孭。「咁就炒﹗有起事上來淨係怪個designer。」大財團如果重視企業形象,怎會容許旗下出品是N手A貨?擁有最多資源,對外最愛講社會責任嘅佢哋,給予創作人的資源真係夠?經營專頁勤力評論,佢最希望接觸到嘅係行外人。「如果我一個post十萬個reach,有兩三個marketing人覺得有咩事我唔應該淨係怪個設計師,我就覺得好成功了!」

img_4192睇到2007年香港廣告商會 (4As) 的《省靚招牌五十年》平面廣告 (圖右)跟Philip Toledano攝影作品(圖左)似到咁,真係笑咗出聲,笑聲達到震裂招牌程度。

「抄襲難定義,最有效係睇往績」

好幾年前,設計界出了一名學子口中的抄考「惡霸」,啲企劃經常係城中大事,件件歡樂,可是行內人多次懷疑佢抄橋,佢當然矢口否認。空穴來風,未必無因,學子認為如果一間公司經常被指抄襲,肯定有啲嘢。早年這名「惡霸」被邀到大學辦講座,學子「慕名」前去,問及他主理的一條廣告片,其中一幕跟某時裝品牌廣告如出一轍,就連片中條裙都一樣。「佢即時黑面,話『我係有參考,但只得嗰個shot。如果你知professional點做嘢,你就知有reference好普遍。我做得最錯,係無改條裙顏色』。」在一群快將投身業界的學生前大言不慚,令學子嘖嘖稱奇,聽到我連環face palm。

抄襲設計得塊皮得個樣,背後無message,layout同個意念撞到嘭嘭聲都無所謂,最緊要成本低又夠搶眼。「製作單位只會花時間做參考,有時會從fine art度搵,再加啲潮流元素,或者套用人哋好striking嘅點子落件product度。」可惜嘅係呢啲手法市場相當受落,已經變成一個產業。

「抄襲是新設計師會經的過程。」本地電影海報及唱片封套設計師黃新滿接受傳媒訪問時曾經咁講。學子調侃:「誠實去創作,跟『創作』後誠實,都係可嘉嘅。」當設計師高聲合理化抄襲,的確令人個心離一離。個心仲未歸位,冷不防玩具設計師Michael Lau又喺Facebook寫:「I M 米粉﹗」把欣賞大陸手機品牌小米之情溢於言表,仲要追加一個#good design hashtag 。「小米係抄蘋果,你可以話小米有雙卡功能,蘋果無,研發上有前進,但小米的確攞咗人哋嘅成果,創作人係應該不屑嘅。」從這些香港知名設計師身上,他看不到自重。「有時覺得某啲創作人不至於係土豪,但真係無外國嗰種知識份子有嘅良知。」
fullsizerender-1

即即使收到好多禮物,「創作人」係咪都可以內歛少少,唔使咁大聲高呼自己係米粉,肉麻咗啲囉。

「好設計係個意外」

傳統上設計是設計師主導,時至今日,設計師協會仍然高舉這種旗幟,強調設計師角色,卻從來唔講客戶與「媽屐停」如何叉隻腳埋去,最識設計嗰個對個設計最冇say之事實。學子認為政府與業界傾向隱惡揚善,從沒正視底層設計師難處。

「外行管內行極普遍,好design好多時喺過程中已被kill。見工時佢哋會睇你學歷,睇你portfolio,但當你做咗呢個位,媽屐停阿姐就會出來指指點點,叫你紅多5%,啲字大半point。一張poster由brief到起貨,畀得兩三個鐘時間,呢啲唔係個別例子,係norm。」對於設計質素,設計師好多時根本控制唔到。

19453044_10158789492155570_7171011520770508369_o

設計師與marketing地位不平等,令設計師對自己的出品幾近控制權甚少,專業知識未能派上用場。

「學界無set standard」

眼冤海報與核突橫額周街都係,嚇親街坊,有啲更加係官方出品,唔知真係以為香港無設計人才。明明大學有設計學院,年年培育新血。「設計教育要有態度,你教顏色學、字體設計教到天花龍鳳又點,關於設計大是大非嘅嘢,例如主權移交20周年嗰啲宣傳品做得咁核突,點解無大學教授出來講呢?」

更諷刺嘅係,理大設計學院2017年畢業展海報被學子發現與2014年University of Western Sydney Bachelor of Design畢業展海報「撞橋」撞到應一應。「我一google,第一個result已經係嗰個design。」當一所設計學院可以對有可能是剽竊而來的海報零敏感度,你就明白點解咁多人將學子專頁當成公堂,為原創設計喊冤。 包公很忙,現代包公一樣busy,sosad。

img_3992

學子在google鍵入_FINAL FINAL.PDF立即找到圖左設計。他本來相信係撞橋,但後來發現中間圖像亦另有「出處」。話晒代表理大設計學院,設計水平其實係咪可以高番少少?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