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意空間】九龍仔公園水磨石椅 細說格仔山歷史

撰文: 陳詠恩     攝影: 李浩賢、劉玉梅

28 Aug 2017

今年盛夏,藝術推廣辦事處舉行「城市藝裳計劃:樂坐其中」項目,請來二十組設計師為各區共二十個公園設計座椅,計劃為期三年,「現時公園劃分小孩和老人使用的康樂設施,既定硬件為某種活動而設,反而民間團體想有一些informal的活動卻難進行,一來要交大量文件,申請過程繁複,起碼要等兩個月審批。」策展人之一的設計導師陳立恒說,這次難得有三年時間,可以讓民間團體合作使用。她強調,這些座椅都不是「空降」到公園,設計師事先會徵集用家意見,也會參考公園的歷史背景。

橙白水磨石椅子
細述啟德機場歷史

建築師團隊 HOURS25 四位年輕建築師選擇以椅子說歷史,為九龍仔公園設計了一列弧形座椅,橙白相間的座椅由兩側低位一級級升到中間最高處,從側邊看來,有點像飛機爬升,地磚也重新砌出飛機轉向的軌迹,「我以前在九龍城讀書,常來到九龍仔公園,最記得看到飛機升降。」成員之一蔡杰宏遙指球場後方的山坡,被削平了頂的山坡正是格仔山,山上被塗上橙、白色的格子,當年啟德機場的飛機機師,根據儀標導航系統前往機場,看見格仔山鮮色的格子便開始目測,馬上右轉47度急彎降落第十三號跑道。後來因為啟德機場關閉,為免誤導機師,格子圖案已被塗上灰色,並種滿大樹。

m170805-eugene-0177HOURS25成員(左起)蔡杰宏、陳堯坤、黎永鋒、蘇子淳以橙白色水磨石《格仔櫈》,訴說九龍仔公園與格仔山歷史。

其實九龍仔公園與啟德機場歷史息息相關,1955年,啟德機場進行跑道延長工程,格仔山原本的山丘頂部被夷平,沙土運去九龍灣填海興建跑道,對出土地則用來興建九龍仔公園,到了今日,大家來到公園做運動、跑步、踢波、耍太極,他們形容公園猶如「練功場」,只是公園歷史卻漸被遺忘。

他們刻意使用橙、白二色,以水磨石來製作椅子,坐上去頗涼快,「兒時很多公園都有水磨石滑梯等設施,但後來都被外國進口的塑膠設施代替,因為管理公園者相信證書就等於安全,外國進口的膠設施有證書,但其實塑膠也會曬得很熱,水磨石沒有證書,卻是香港既有的質感。」成員黎永鋒說,格仔山的故事還未完,另一設計團體軸物行者將會接手,聯絡學校舉行導賞,向學生繼續說啟德故事。

m170805-eugene-0008

從側面看,《格仔櫈》由兩側至中央爬升。

16

獅子山下的平頂格仔山,曾經是降落啟德機場的飛機降落指標,如今格仔已被大樹遮掩。

公園座椅不再公式化

設計師吳逸釗(Patrick)則把椅子設計融入環境中。這天來到熱鬧的南昌公園,小朋友都趁暑假跑來跑去,然而旁邊的尋常扶手長椅卻換了三座小草坡,有一家大小坐在上面合照,有媽媽放孩子在上面爬,也有一班小男生在「山坡」頂跳來跳去,這些小草坡其實是符合人體工學的座椅,山坡一側較陡峭,一側較平緩,適合坐或半躺姿態。這設計與公園環境不無關係,「公園最大特色是擁有一片可使用的草地,平時都有人在此做運動和野餐,座椅放置在遊樂設施與大片草地之間,連結了兩者,而且父母也可以舒適的姿態,看着孩子遊玩。」Patrick說。

don170802eugene-11

山坡似的座椅《綠浪潮》成為草地與遊樂場的橋樑。

Patrick曾經勝出公共傢俬設計比賽,直言因為不少公園管理者都會收到各式各種投訴,設計時要考慮管理問題,「這椅子表面是人造草,坐上去質感與真草相似,但只要用水噴洗就乾淨,容易清潔,不會加重清潔工人工作。」另外,中空的椅子還有收納用途,將來舉行活動時,也可以用來儲放雜物,椅子以模組化設計,可以分拆合組成不同形狀,變成連綿不斷的山坡,「每到春天,南昌公園便會有一條小徑開滿黃花風鈴木,變成打卡熱點,坐在這椅子上,人們可以從遠處欣賞黃花風景。」好的公園座椅,不會驅趕用家,而是鼓勵人逗留,享受環境。

don170802eugene-20

座椅中空設計方便收納物件,也吸引小孩子穿梭其中。

don170802eugene-24

設計師吳逸釗設計公共傢俬時,也考慮是否便於管理。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