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金融時代 芝加哥創意規劃:摩天大樓之城

撰文: 彭麗芳     攝影: 李浩賢、徐子豪

21 Dec 2016

【延伸閱讀】後金融時代 芝加哥創意規劃:前言

芝加哥地形平坦,沒有高山,整個城市被河流包圍,東臨密西根湖,城中由芝加哥河貫穿。芝加哥大火後,摩天大樓沿芝加哥河畔築起,集中在市中心洛普區(Loop),包括1885年建成的世界第一幢摩天大樓家庭保險大樓(Home Insurance Company Building),雖然樓高僅10層或42米,但這座建築採用鋼構架結構,實際重量只有石頭建築的三分之一,大樓建築師William Le Baron Jenney亦因而被譽為「摩天樓之父」。

家庭保險大樓兩街之隔,就是芝加哥最高樓威利斯大廈(Willis Tower,原名西爾斯大樓Sears Tower)坐落之處,樓高442.3米,地面達108層,地下三層。此黑色巨塔在1973年落成後,稱霸世界最高建築物達二十五年,直至馬來西亞雙峰塔落成後被超前,現時仍是全球第十四位高樓。

而芝加哥河畔北面則有別名為”Big John”的摩天大樓約翰漢考克中心(John Hancock Center),建於1969年,是建築界著名的表現主義建築。城內近年繼續擴張,為數不少的新摩天大樓在2000年後建造,包括2009年完工、以美國候任總統特朗普命名的特朗普國際酒店大廈(Trump International Hotel and Tower)。

高樓王者

威利斯大廈、Big John和特朗普國際酒店大廈無獨有偶,都是由八十年歷史芝加哥建築師樓SOM建造。SOM更將高樓文化建築帶到海外,興建世上最高建築杜拜哈里發塔,以及北京最高摩天大樓中國國際貿易中心,高樓王者之名當之無愧。SOM芝加哥辦公室資深設計合夥人Brian Lee卻否認盲目追求高度,「高度並不總是我們的主要目標,而是要興建合適尺寸,要對城市和用家負責,若能成為城市標誌就最好不過。」

一直在美國生活,他不諳中文,但就透露太太是香港人。「香港與芝加哥城市面貌是相似的,擁有大量摩天大廈,主要是容易理解及專業的簡約建築。」不過,他亦留意到香港有屏風效應,「芝加哥沒有屏風樓,近年新趨勢是將建築慢慢移離海濱及向西遷移,令市內吸收更多光線與空氣,人們不會感到被壓迫。」

與香港相反,芝加哥並沒有樓宇高度限制,「若有高度限制,同時要達到用家需求,樓宇或變得又肥又矮,同樣會阻擋陽光與景觀,高度限制某程度上是限制設計創意。 」

中西合璧

中西融合亦是他獨有的建築風格,去年他設計的芝加哥公共圖書館唐人街分館,就融入風水設計原理,建築南面入口呈三角形,外表柔和,建築內部和風徐徐吹送。兩層橢圓形建築外觀像燈籠而實用,玻璃幕牆上並排豎起遮陽板,白天在最佳光照條件下閱讀,同時為路人提供最佳能見度。遮陽幕牆及建築物的玻璃幕牆融為一體,可減少吸熱且不影響鄰里觀感,使建築耗能比一般圖書館低30%。

「設計之前,我總問一個問題,就是設計如何能為生活帶來改變。芝加哥與其他城市同樣有貧富懸殊等社會問題,尚有好多人沒有網絡,他們會來圖書館上網找工作。我相信圖書館是為所有人帶來平等學習機會,更是孩子一個免費而安全的地方。美國人相信玩耍都是一種學習,所以館內設有遊樂場。」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