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代創作人.Young Dreamers】社會設計師 看見弱勢社羣的需要

撰文: 丘瑞欣     攝影: 李浩賢(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24 Aug 2017

畢業習作 不斷完善

許多人知道「無事無事研究所」,或者創辦人Comma,都是因為視障銀包這份大學習作。視障銀包全名「In:visible wallet看得見的銀包」,是Comma理工大學設計學院的畢業習作,「Mosi mosi 無事無事研究所」的一部分。儘管已經畢業兩年,這份功課還未結束。

COMMA LEUNG

起初視障銀包只是為一位視障人士設計的實驗之作,沒料到這份畢業作品引起社會關注,她不禁想:「如果成真,便能幫到更多不同類型的視障人士。」憑着這份畢業習作,她贏得政府獎學金去日本實習;這筆資助對她幫助很大,不必趕着找工作,得以在畢業和赴日實習之間的過渡時期,專心改良視障銀包的設計。

原始版本的點線設計不易辨認,她改為用金屬燙片來分辨紙幣面額,最後決定採用條狀樓梯式的設計,既不佔空間,又易於辨認。看似細微的轉變,其實是半年反覆試驗的成果,最終在開始實習之前,落實大量生產。

無事無事研究所(左)四個不同版本的視障銀包,黑色的是最新作品。(右)改良後的視障銀包,採用樓梯式的設計,讓使用者靠觸覺分辨紙幣面額。

在日本實習的大半年間,她先後在三間平面設計公司工作,日本人不論大事小事,事事盡善盡美的工作態度令她印象深刻。與此同時,雖身在海外,她仍時常透過視像通話,緊緊關注大陸工廠生產視障銀包的進度。今年6月,她完成實習回港,終於可以一睹視障銀包的成品。

只是這一千五百件的製成品當中,存在嚴重的質量問題,量度紙幣面額的「樓梯級」刻度不夠精準,視障人士未能靠觸感辨認紙幣,是Comma不能容忍的。她唯有挽起衣袖,親自檢查所有銀包的刻度,重新切割到準確位置。回港後的日子,她就像工廠女工般,每日在家日以繼夜地埋頭苦幹,忍受漫長、沉悶、辛苦的工作。

無事無事研究所質量有問題,唯有靠自己雙手,逐一量度尺寸,重新切割,還要塗上三次邊油,才能準確地分辨紙幣面額。

7月,質檢工序陸續完成,她透過盲人輔導會把視障銀包免費派給視障安老院院友、視障及多種殘疾人士、康復視障學員的手上。視障人士羣體反應熱烈,短短兩日便有過千人登記認領銀包。這個專為視障人士設計、造型大方得體真皮銀包,讓他們重獲自信,不再抗拒出街和購物。

無事無事研究所Comma親自把銀包送到盲人輔導會的視障會員手上,並教對方如何使用。

最基本的設計需要

Comma總算可以舒一口氣,但她沒有打算停下來。訪問當日的下午,她又馬不停蹄地展開另一旅程,出發去非洲肯亞義遊。「我心中帶着一個問題出發。香港人實在太幸福,基本所需所求都能得到,有時我覺得設計已經超過我們的真正需要。所以我想回到一個什麼都沒有的地方,反思到底什麼才是人類的最原始、最真實的需要,希望在這趟旅程找到答案。」

下次歸來,她將全力投入「無事無事研究所」,主力研發社會設計產品,繼續關注弱勢社羣的需要。這條路要怎麼行,Comma笑着說:「不知道。」她一笑,雙眼便彎成一雙月兒,「無事無事」從她口中說出,似乎特別有說服力。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PROFILE

Comma(梁雯蕙),無事無事研究所的創辦人,2015年於理工大學設計學系(視覺傳意)畢業,同年獲得香港設計青年才俊獎、賽馬會社會創新設計學生獎及特別評審獎項,2016年取得亞洲最具影響力設計銀獎。

Facebook:Mosi mosi 無事無事研究所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