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古窯備前燒 幽寂物道

06 May 2016

生活上不難接觸陶器,但它總與我們若即若離,隱密不語。讀過川端康成的《千羽鶴》,志野製的茶罐與茶杯,遊旋於幾代人的關係裏,成為生命缺口的最大象徵。大概陶器也如花憶前身,能盛載迴轉的記憶。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