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意人物】日本陶藝家和田山真央:我是控制狂,喜歡控制不受控的陶藝

撰文: 彭麗芳     攝影: 譚志榮

21 Jun 2017

和田山真央在香港展覽大阪陶藝家和田山真央一頭短髮卻摻雜了幾許白髮,是一個勤奮且愛笑之人。

三十二歲大阪陶藝家和田山真央(Masahiro Wadayama)的作品,令人過目不忘,白陶淺缽中央泛起一抹湖中荷葉、小口花瓶呈現褪色的漸層粉藍,尚有如流星劃過長空的瓷碟。眼前的年輕小伙子一頭短髮卻摻雜了幾許白髮,每天工作十五小時、反覆測試四千次研發釉藥,他帶點腼腆地說:「我是控制狂,喜歡控制不受控的陶藝」。

陶藝中毒者

people03整天埋首工作,自稱陶藝中毒者。

和田山真央在官網自稱為陶藝中毒者,但他真正成為陶藝家只不過四年時間。「那時在美國南達科塔大學讀書,那裏是郊外地區,沒有日本壽司或食肆,才驚覺日本文化是多麼珍貴。」而改變他人生的是一位英文教授的一席話:「如果你想參加我們的講課,先讀好這本書後再來。大學不是一起學習的地方,是將學習深化的地方。」並給他一本莎士比亞的名著。他頓時被當頭棒喝,反思一事無成的自己日後應做什麼,促使他踏上陶藝之路。

和田山真央碟子反覆測試四千次研發出擁有玻璃成分的獨特釉藥,放射性碟子如像荷葉。

「我要人們從一百米外看到這些器物,就能認出是我的作品。」他深知要突圍而出必須擁有鮮明風格。於是,他反覆測試四千次研發出擁有玻璃成分的獨特釉藥,「我在碗碟邊緣,用泵將釉藥一滴滴流到中心,釉藥流過之處如墨水般化開,堆積之處呈現冰裂的玻璃化,放射性的效果就像荷葉,我稱此系列為水面流。」

矛盾的陶器

每件作品都擁有強烈的矛盾對比,如蛋形小孔花瓶的螢光藍底色與深藍波濤、褐色茶杯光亮釉色與粗糙質感,「我愛上這種矛盾,暗啞與光亮質感、不受控的軀殼和受控的顏色,就像人們總想成為有錢人但又同時渴望做喜歡的事。」他銀鈴般的笑聲響徹地下室。

和田山真央花瓶小口花瓶呈現褪色的漸層粉藍,同時擁有強烈的顏色對比。

他尷尬指出,自己亦是一個有兩極性格的人,一方面極為勤力工作,幾乎每天都由早上九時工作至凌晨一時。「但魔鬼特性也有好多,我是一個魔羯座,控制慾頗強。製陶最困難的地方是令釉藥平衡,但我會操控一切燒製過程,不容許錯誤。奈何大多數只有一半機會成功或失敗,而你永遠都不知道最終成果,這亦是我對陶藝着迷的原因吧。」

與往昔着重顏色漸層的作品不同,他特地為今次香港展覽燒製的陶器抹上一致的綠與藍,「我想做一些令人食慾大開的器物,所以最近每天都在嘗試新顏色。以往用上太強烈的色彩,不太適合暢快的飲食,所以在找尋更為柔和平靜的色澤。」

和田山真央參加香港展覽首次來港參展,陶器與夏季意外地融和。

《日日和器》展覽-夏季
日期:即日至八月三十一日
地點:香港藝術會冰窖(中環下亞厘畢道二號)
陶藝家:和田山真央、伊藤千穗
查詢:www.facebook.com/hibiwaki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