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紙匠展示造紙流程 收集咖啡廢料製再生紙

撰文: YK     攝影: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14 Nov 2017

在學時修讀應用及媒體藝術的本地紙藝家紅彤彤,畢業後也曾為生活奔波勞碌。一次台灣之旅,她接觸了古法造紙術,在拜師的過程中,深深被造紙師父的「紙匠精神」感動。回港後,她毅然放下全職工作,學習做一位紙匠,並於2014年創立「浪花花」紙教室,決心將造紙工藝傳承下去。三年間,她舉辦過無數工作坊推廣紙藝,今次她卻換個形式,以個展把紙的美學發揚光大。

22853394_1972226506357650_6679789112516070329_n

每種工藝都有佢嘅歷史,好似造紙工藝呢種非物質文化遺產,經過二千幾年嘅沉澱,世代相傳至今依然未被淘汰,可見佢有無可取替嘅價值。雖然毫不起眼,但佢的確無處不在。老套咁講,銀紙係紙、廁紙都係紙,我哋每日都用,但就無咩人考究紙係點製作。」要知道工匠需要花上很多時間和心血,才能製作出質感強烈且獨一無二的手工紙,透過把植物纖維拆解再重組,當中盛載的不只是一份對文化承傳的堅持,還有藝術家與生活間的連繫。

15037117_1842363202674258_8042234788011096714_n

紅彤彤強調手工紙的質感和觸感獨特,是機器無法取代的。坊間很多書法家或者對紙敏感度高的設計師因此會選用手工紙來突出創作效果。

她認為都市人與大自然的關係愈行愈遠,生活像是缺乏了溫度,因此希望以個人經歷喚醒觀者,反省生活與生存之間的分別。「三年前我以旅人身分學造紙,最後決定全身投入呢門手藝,當中嘅經歷同感受,我都想同大家分享。」尤其在功利行頭的商業社會,人更容易迷失。紅彤彤明白好多物件嘅價值不止於價格,所以想藉工藝帶領觀者以更廣闊的角度欣賞事物的本質。「唔係所有嘢有錢就買得到,背後好多啟發人心嘅功夫同故事都係無價。」

22528362_1967142953532672_2526691449952175287_n

「紙張調和」是一種特別的造紙技巧,匠人可根據個人喜好調配出心水顏色和花紋。

是次展覽將會分成五大展區,除記錄了紅彤彤學習紙藝的心路歷程,亦會展示她的藝術創作和基本的紙藝教育。「有個叫『紙林』嘅展區,展示咗四幅我創作嘅畫。另外有個展區叫『紙的觸感』,係俾入場人士伸手摸紙。有別一般嘅展覽,通常展品係唔俾掂嘅,但我覺得紙係要透過觸碰先有所感受。同場亦都會展出各種原材料同工具,更會介紹造紙嘅八大工序,解釋造紙流程。」

收集咖啡店廢料 體驗環保造紙

嫌用眼睇用手摸都未夠喉的話,大家不妨參加造紙工作坊。當年紅彤彤在台灣學藝,主要取材於樹皮,但香港連樹都特別少,要收集樹皮簡直難過登天。於是,她著手尋覓不同的纖維物料取而代之。「其實唔少行業經營時都會製造大量廢紙同廢棄物,所以我就諗,與其送去堆填區,咁點解唔將佢哋循環再用,製成再生紙。」今回,她特別選用咖啡室廢料。「咖啡店本身有好多合適嘅素料,例如純白牛奶盒、濾紙、咖啡渣以及貌似花生衣嘅咖啡豆銀皮,都可以提升手工紙質感,營造獨有嘅顏色同紋理效果。」紅彤彤期望體驗班能夠加強參加者的環保意識,實踐廢料再造,為事物重現價值。

「我哋會由處理原材料開始教起,每個工序都會示範,確保大家返到屋企都可以認用到。」她深信單次體驗並不足夠,要令社會真正減廢,日常生活都要持之而行。「就算屋企無咖啡廢料都唔緊要,因為可塑之材一地都係。例如包裝飲品,飲完可以留返嗰盒。硬卡紙類嘅包裝盒纖維勝在夠高,打碎之後一樣可以用嚟造紙。」不過作為環保追隨者,她補充最治標治本的方法是避免使用包裝盒。「教班時我都會提醒大家,千祈唔好為咗用個包裝盒造紙而消費,因為咁樣嘅觀念係本末倒置。真正嘅環保減廢,係要減少使用有包裝嘅產品,無論紙定係膠都要免得就免,咁先係對環境有幫助嘅。」

《紙的溫度》紅彤彤個人展覽

日期:2017年11月12日 – 12月17日
時間:平日需預約參觀時間、逢星期六12:00 – 18:00開放予公眾、逢星期日休館(除12/11及17/12外)
地點:概念士多 concept store(九龍聯合道135號香港兆基創意書院地下)

《惜物原創》調和過的咖啡明信片杯墊工作坊

日期:2017年11月18日(星期六)
時間:13:30 – 15:30 /16:30 – 18:30
地點:概念士多(九龍聯合道135號香港兆基創意書院地下)
費用:每位 $350(包飲品一杯及蛋糕一件)
報名截止日期: 2017年11月15日(星期三)
報名詳程及方法:網上提交報名表格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