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米蘭設計周:日本職人遇上電子科技

撰文: 陳詠恩、彭麗芳     攝影: 梁俊棋

23 May 2017

Panasonic將米蘭歷史美術學院其中一個房間變成電影院,透過投影短片呈現工藝與自然的關係,加以水點、霧氣等特別效果,視覺聽覺上都頗震撼。

Panasonic將米蘭歷史美術學院其中一個房間變成電影院,透過投影短片呈現工藝與自然的關係,加以水點、霧氣等特別效果,視覺聽覺上都頗震撼。

一方水土養一方人,傳統工藝往往因應地域環境而生,盛產竹子的地方會以竹來製作日常用品,木材豐美之地則以木工聞名,故工藝無法獨立土地而存在,然而,全球化的結果,卻令國家依賴他國的廉價入口物料和產品,產品趨向一樣,這種一式一樣叫人納悶。今年米蘭設計周日本工藝叫人眼前一亮,無論大品牌或者著名設計大師都不欲被全球化的潮水淹沒,認為彰顯本土特色才是出路,追本溯源,而蘊含文化底蘊的,正是歷史悠久,經過過百年沉澱的工匠手藝,運用設計與科技,把古老的手藝重新結合,在全球眼光下發亮,還是這是另一波噱頭?

日本職人新潮    結合電子科技

既然工藝無法與自然割裂,要向前首先要看清自身的好,日本人在這方面做得尤其出色,電器龍頭Panasonic今年也以《Electronics Meets Crafts》為主題,展示傳統手工與電子科技並非各走極端,而是可以互相彰顯。

在米蘭國立美術學院內,觀眾先進入一個迷你影院,一陣雨聲驟來,投影機把影像投射在偌大的布幔上,以聲畫及燈光特寫了工藝品的前世今生,「日本人的工藝與四季關係密切,擅長把自然帶進生活中,並轉化為另一模式呈現。」監製Shuichi Furumi說道,電影以投影機投射到暗花布幔上,它由京都近三百五十年歷史的紡織工場HOSOO製作。

狹長地下室中,一列長桌上放滿了工藝品,當中有錫製香薰座,一扭開,木香淡然寧神;竹篾吊燈下是一片透明玻璃片,但任何角度也看不見燈泡;最奇妙是一張桌上一張布幔,每當觀眾觸摸表面,它便會發出不同聲音合奏。

「響筒」驟眼看來以為是茶罐,其實是一個小巧喇叭,造工精緻,由日本最古老的手作茶罐老字號開化堂製作。

「響筒」驟眼看來以為是茶罐,其實是一個小巧喇叭,造工精緻,由日本最古老的手作茶罐老字號開化堂製作。
鈦金屬製電香薰爐「網香爐」,靈感來自石頭的形狀,由於鈦屬低導熱性金屬,不怕金屬表面燙傷皮膚。
鈦金屬製電香薰爐「網香爐」,靈感來自石頭的形狀,由於鈦屬低導熱性金屬,不怕金屬表面燙傷皮膚。
由京都歷史悠久的紡織工場HOSOO與Panasonic Design團隊合作設計的《織之響》裝置,西陣織布幔糅合了導電的金箔和銀箔,觸摸它便會發出不同聲音。
由京都歷史悠久的紡織工場HOSOO與Panasonic Design團隊合作設計的《織之響》裝置,西陣織布幔糅合了導電的金箔和銀箔,觸摸它便會發出不同聲音。

這些工藝品都是由京都創作團隊GO ON設計,他們是一班致力保留京都傳統工藝遺產的創意工匠,保存的方法並非只是複製前人的工作,而是想把手藝結合科技,「世界各地的工藝界中,電子科技應用仍未普及,我希望設計一些產品可以把把兩者結合,一百年後仍繼續使用。」團隊成員Takahiro Yagi解釋,「手工藝最動人之處在於觸覺、聽覺、視覺、嗅覺與味覺的體驗,透過這一連串的多媒體裝置,來自各地的人便能親身感受。」

隈研吾留住燒杉工藝

日本建築師隈研吾喜用木頭,就如安藤忠雄鍾情清水模,隨處可見。隈研吾最近更將四百年日本傳統燒杉(Yakisugi)工藝注入吊燈設計之中,製作出質感細膩的之作。

燒杉工藝是日本保存古木木材的方法,以延長木材的使用年限。匠人先用火燒乾木材表面,使其表面炭化,以降低木材中水分與羥基,令木材較穩定不易變形,同時抑制細菌和蟲蝨滋生,其後刷去灰層,最後塗抹桐油並風乾,燒杉後的木材留有獨特的燙傷裂痕。燒杉工藝曾一度被遺忘,幸得藤森照信等日本建築師將燒杉帶進建築,令人們重新認識和關注燒杉。

半透明手工玻璃燈竟能保留木頭的紋理和裂痕,務求呈現木頭深處的靈魂。
半透明手工玻璃燈竟能保留木頭的紋理和裂痕,務求呈現木頭深處的靈魂。

「燒杉系列背後的意念是要對玻璃物質與自然木材質感提出質疑,我的目的是想將在木頭深處的靈魂帶進玻璃。」隈研吾說道。隈研吾建築都市設計事務所設計室長Marcin Sapeta解釋,隈研吾是希望挑戰這兩種矛盾的物質,用日本燒杉木材製成燒玻璃木模具,並將模具帶到捷克Lasvit玻璃工場,玻璃工匠將圓碌碌滾燙柔軟的玻璃膏放進木模具塑形,玻璃球即時變成一磚木頭模樣,隈研吾在工場全程監工。

「最困難是要強調木頭的紋理和裂痕,所以我們控制燒玻璃的溫度,將玻璃表面燒成牛奶色澤,而非全透明。」以人手燒製的木杉玻璃吊燈每一個都呈現獨一無二的幾何形狀。「很簡單直接的木頭燈,卻突出了燒杉的精髓,非常細緻的紋理。」Marcin補充。

玻璃燈與日本傳統燒杉同樣經歷猛火考驗,是人類寶貴的工藝成果。(受訪者提供)
玻璃燈與日本傳統燒杉同樣經歷猛火考驗,是人類寶貴的工藝成果。(受訪者提供)
kengo-kuma_profile
日本建築師隈研吾的建築經常運用木材,他為Lasvit設計的吊燈亦加入日本燒杉工藝。(受訪者提供)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