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補美藝(二):中國鋦瓷 細活承傳

撰文: 陳詠恩     攝影: 周耀恩、梁俊棋

06 Dec 2016

「修復分為觀賞性及功能性兩種,例如博物館中把文物修復就屬於前者,因為不用再使用,中國傳統的鋦瓷工藝則是後者,把瓷器的功能恢復,不會漏水。」鋦瓷工匠陸珊說道。她大學時修讀心理學,又懂得珠寶設計,曾遠赴意大利威尼斯學藝,自言在英殖時期受教育,加上受西洋藝術訓練,兩年前才初次接觸中國的鋦瓷。破碎裂開的瓷碗,外面看來,給一顆顆書釘似的鋦釘沿裂縫「碼住」,又或是用梅花形的鋦釘修補破洞,不施一滴膠水,碗內只隱約見到裂紋,卻不見釘扣,駁口完美,「其實所有工藝都是轉換其物理及化學特性,玻璃如是,鋦瓷如是,由於鋦釘原料是混合了金的銅片,比一般的銅更具延展性,即使是倒進熱水,它都會隨杯子熱脹冷縮,故能滴水不漏。」

她直言鋦瓷工藝帶給她的震撼可不小,驚覺原來中國有那麼厲害的工藝,當她知道國內有位人稱「王老邪」的王振海師傅,便膽粗粗向師傅發短訊,然後跟隨師傅到東北及新疆等地學習。

|力學與美學|

無論是薄得透光的白瓷茶杯、動物骨角、玉石、紫砂、玻璃、寶石,都可以利用鋦瓷修補,然而必先要了解物件物料硬度。陸珊示範修復一個陶瓷茶盞,她先在杯子破裂處畫上落釘處,然後用特製鑽嘴鑽出釘孔,這個步驟要非常小心,不可鑽穿杯身,約鑽入一毫米深度;之後便要把預先裁剪、捶成米形的鋦釘,用鉗子夾成書釘形,放入鑽孔,再用鎚子捶實,之後用鉗子懸空夾住鋦釘也不掉下才算實淨。

「如師傅所說,三分做,七分修!接下來還有很多工夫。」見她用指甲銼仔細為每顆鋦釘拋光,之後再以多種不同密度的砂紙反覆打磨,直至鋦釘融入杯身,摸上手不會有鎅手感覺,光滑舒服,「鎅手的話,會勾到衣物等別的東西,容易跌下。」另外,若然鑽孔較大,還要以瓷粉或石灰粉,混合蛋白,製成天然的黏液填補鑽孔,這步驟則要等三個月才乾透,少一點耐性也不行。

下釘數量及距離也不能隨便,需考量力學與美學,下釘位置要避開器具表面的題字與圖案。鋦釘除了用來鞏固,也有助提升意境,「碗底不能用鳥、蝶釘,因為倒了水會淹死,用於碗沿較適合;青蛙是兩棲類,碗底及碗沿都可用。」她的師傅更會用上龍、荷花等圖案鋦釘。

 


延伸閱讀

《修補美藝(一):日本金繼 侘寂之道》
《修補美藝(三):長洲木工 摩登舊家具》


 

|失傳手藝重生|

根據北宋的《清明上河圖》記載,當時已有鋦瓷匠,鋦瓷分為粗活及細活,前者用來修補瓦缸之類的厚重容器,後者則是細緻器物,主要為皇室貴族而做。最近更有考古發現,在一個一千五百年前的古墓,有個鋦瓷作品印有王氏印,正是師傅王振海家族細活之證明。

然而,鋦瓷工藝曾經幾近失傳,回想清代慈禧太后時代,清廷設有造辦處,專門製作各種衣飾品等日常用品,而王振海的爺爺王神手則是宮外的御用工匠,八國聯軍攻打圓明園時,德國軍企圖把中國工藝據為己有,慈禧太后便把大量宮內工匠處死,王神手倖免於難;由於王氏鋦瓷屬隔代相傳,故王振海自十歲起,已熟習這手藝,可惜到了文革時期,因為爺爺曾為宮廷服務,被紅衞兵批鬥而死,孫子王振海也決定隱姓埋名,直至七十年代,其家族才獲得平反,他方能重掌手藝。

然而,王氏的鋦瓷工藝歷來只會隔代相傳,而且傳男不傳女,「2007年,鋦瓷被列為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但當時另外兩位老鋦瓷匠已過世,師傅恐怕工藝消失,六年前開始到台灣開班,之後是內地,過剛去的7月,更首次到香港親身教學。」即使面對家族內嚴厲的責難聲音,他還是決定扭轉傳統,堅持把工藝公開授徒。

說到師傅,陸珊便滔滔不絕,她明年會再邀請師傅來港開班,並打算開設相關展覽。跟她一同到國內學藝的三位香港人之中,只剩下她堅持繼續深造,多年來學習西洋藝術,學習鋦瓷令她感到填補了心中的空白,「以前無論玻璃工藝有多厲害,在歐洲都感受不到別人特別欣賞自己,正如我們見到一個日本人英文很好,不會特別注視,但若他是和服專家,就會另眼相看,這是人性,不容否定。」她漸漸體會到,有責任學習自己民族的工藝,並將之發揚光大。

dddd

步驟

1. 從混合純金的銅片裁剪出一條條鋦釘,並用鎚子和鉗子製成書釘狀。
2. 鑽孔此步要很精準,王老邪獨有的金剛鑽,鑽嘴沿裂紋兩側鑽孔,一般而言,孔洞直徑深度各一毫米,差之毫釐,謬之千里。
3. 鋦釘釘腳微微向內傾斜,才可以穩固有力地扣住器物,即使用夾子扯也扯不掉。
4. 鋦釘要經過多番打磨,才與器具表面一般光滑。

▂▂▂▂▂▂▂▂___________________

巧工記 Artisens Studio

Facebook:artisens.studio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