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酒・情】酒中襌意・幻一禪師

05 Sep 2016

「酒肉穿腸過,佛祖心中留」常被淨土宗視為邪見,然而卻最能道出禪宗重視本性清淨,強調過人修為及神秘經驗,以開悟見性為修行重點。如果萬物皆有佛性,那從酒中悟道又有何不可?那從微醺之間,可以悟出什麼道理?

透過彌榮鶴竹野酒造的行待佳平先生認識了幻一禪師,原來他們彌榮鶴每年只產二百支的羅漢酒,其酒招是幻一禪師寫的。這天我從彌榮町來到禪師位於網野町的ここるの森美術館,抵埗時,已見禪師在美術館門前等着,正想必定是先前迷路耽誤了時間,慌忙上前道歉,禪師解釋,是因為當地電視台訪問我為什麼要訪問禪師,所以出來告知。我這才看到禪師身邊站了攝影師和女主播,心想,我這勻是剃人頭者被人剃頭了,反正日本沒幾個人認得我,死就死啦,但這可真是奇遇一則。

當我以最快時間被人訪問後,緊隨禪師身後步進美術館,迎面就是禪師畫的羅漢屏風,細細欣賞,每位羅漢表現一種情緒,而且墨色飽潤,筆法隨性,的確令人感受到禪師的自在風格。

禪師引我至偏室,禪師夫人即奉上撲面香茶,我便問及與行待先生因何結緣。「我認識行待先生20多年,又因為我愛食物又愛酒,所以每個月會搞一次美食會。就是這樣結了緣,在行待先生邀請下,更替他們的羅漢酒畫酒招。」禪師不是要五根清淨地修行嗎?

「做禪師之前,我在京都做設計師,其實我不愛在外國人公司做設計工作,但為了生計,只能一直做下去。設計是一份很忙的職業,太多要為別人改變你自己,工時又長,在廿八、九歲時,我遇見了我的老師鷲見宗憲,有一種很平和的感覺,就開始習禪。我參禪,是尋求內心平靜和自由。當我做了20年設計後,兒女已經長大了,我可以正式脫離那種生活,便搬來這裏,才開始做禪師。

「其實隨師傅修行三年便可以做禪師,只是此後要一生修行 ─禪修其實是內心的分別,日常生活其實不大。禪修,是不停問自己,要不停自省。從自問自答達到無心。」幻一大師說,「坐禪的目標是無心,但平日生活通常有很多雜務,正如我師傅說,人,難以無心,因為我們活着。我們一般人容易動搖,修行讓人心較平靜,若我修行時遇到問題,我會盡量坐禪不動心。

「不久之前的熊本地震,令人難以反應過來。好像現在我們相聚是最重要的,因為下一刻,誰也不知會發生什麼,所以我們要活在當下。

「當然,真正修行時不能碰酒肉,但從修行中,讓我感受到萬物都有生命,要做到尊重生命便不能無禮,如人請吃食飯,我什麼也不吃便是無禮,所以懂得平衡很重要。對禪修的人來說,『適量』是個修練目標,既然人必須要吃一個量東西來維持生命,能夠在節制下欣賞,就是一種適合的方法。

「我是個樂天的人,有話直說,也一直尋求自己的內心。當我四十六 歳時,還住在京都,一周七日都在飲酒因為飲酒讓我笑讓我暢所欲言,我愛飲,因為跟人談天。到現在,我還是最愛酒,也很喜歡居酒屋,因為當中見到人生百態。我樂於在人羣之中飲酒,清酒是人與人連繫的東西,但我不愛醉,也不愛跟爛醉的人飲酒,這就是我畫《羅漢酒》的理由,清酒是樂趣,但最平衡是達到一種微醺的醉。《羅漢酒》也是我內心的遊玩之作,快樂地玩,是感受生命的方式。

「其實,(在日本)酒,一開始是禪院造的,然後才是庶民飲用,像精進料理也是禪院的食物─人體有60兆個細胞,因此需要不同的養分,不同養分來自不同的食物,所以只要量不超過便是了,不影響精采,但像西方人吃很多,那就失衡了。」

ここるの森美術館
地址:京都府京丹後市網野町下岡1018
電話:( 0772) 72-5686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