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禮輕賀年情意重】一捏一心意 滾油炸油角

25 Jan 2017

「昨晚媽媽已急不及待先開鑊,炸了一點花生。」雅霖說。她從廚房端出大托盤,裏頭堆滿了香脆的花生仁。

「花生一定要炸過才夠脆口,不能懶。」雅霖一家全都吃得精挑,對於食物盡可能都自家製作,甚少假手外求。一家自幼已在錦田成長,外公外婆從前都在錦田市經營點心檔為生,包粉果賣排骨飯,天天如是,手藝也因此傳承下來。「說到捏角仔的功夫,姨媽跟媽媽手勢始終比較細緻,我尚未夠火候。」雅霖說來謙虛,誠然她的捏功早已比一般人厲害。

招呼親朋靠嘴巴

她們一家住元朗大江埔的平房,地方敞大,過年前後更是熱鬧,因為親戚們都濟濟一堂聚集這裏互相拜賀。要招呼大量的親朋戚友,傳統的過年食品絕不可少,除了油角之外,年糕蘿蔔糕煎堆糖環一一齊備,而且通通來自自家的廚房。家裏上上下下不同年紀的婦女,輪流守在灶頭前忙東忙西,忙得不亦樂乎,無他,因為她們都想透過飽腹的味兒,給至親送上由衷的祝福。

採訪的一朝,雅霖除了媽媽外,還帶了姨媽和舅母一塊過來。「阿媽生了七兒女,那年代,家家戶戶都生很多孩子。我們往後的一輩,生兩個已夠晒數。」姨媽這樣說。聽雅霖說,外婆在生的時候,最拿手的是做鹹點,一大盤一大盤的白蘿蔔,密密刨密密蒸;至於姨媽,就專責製作甜點。

脆而不膩 油器規則

「今早買來的椰絲放到哪裏去?」姨媽開始動工捏油角了。「都在這裏,都在這裏。」雅霖笑說搓粉這門手藝還是薑愈老愈辣,所以開粉搓糰的工夫都由姨媽親手主理。而她?撈餡料便是了。油角的餡料,有花生仁、椰絲及砂糖,最原始純樸的口味。

「粉一定要搓得軟熟,捏出來的油角才不會乾,不會爆裂;但我硬是搓不似樣。」雅霖沒好氣的道。姨媽笑意盈盈的搓粉糰,一對幼孩在她身旁好奇的望。「這對孖女是我妹妹的,她們很為食的。」雅霖妹妹的一對寶貝,個子圓圓,對所有能吃的都感興趣。長輩把手藝一代傳一代,未知這對小孖女成長到多大才可跟婆婆、姨媽一起參與這溫馨的家庭集體活動!

粉糰搓好了,手感非常柔軟,之後碌出了一塊大圓皮。「前幾年,我們仍留煉奶罐作模子。」雅霖的媽媽把粉皮用模具分割出一塊塊的小圓皮。將那些小圓皮裹入餡料,覆合,成了月牙狀的模樣,捏上邊緣即成。看姨媽三數下的手下便捏出油角,別以為容易,捏出工整的扭紋來,原來力度的輕重非平均不可。她們一家人,邊談天閒聊邊捏油角,很快便捏出一大盤來。

「一年一度炸油器,必燒花生油。」鑊裏已燒出滾油,卜咯卜咯的響。油角沿鑊邊下,炸到金黃,浮起在面,便禮成。

「雅霖,你來把油角下鑊炸。我要開雞蛋麵糊,緊接做糖環。」姨媽說來很威嚴。

等一會,便有比油角更具誘惑力的糖環,期待!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