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手足情 堅持古味 仍做鹹蛋鴨膶腸月

撰文: 陳卓君     攝影: 徐子豪

02 Oct 2017

h140801jayce574

聽謝氏說起從前曾有雞油月,早已撩得牙癢癢;既然聞名,不如見面!

青衣涌美村有一間小小的餅家,叫做「大歡喜」;守在餅房裏是一對余氏兄弟,哥哥叫潤榮,弟弟叫潤宗。他們做的月餅,款式舊得無可再舊,在這裏竟然可找到「傳說中」的蛋黃雞油月跟怡紅
鴨膶月。更難得是每個製作工序,不假手機器,從頭到尾都是靠兄弟二人兩雙手親製,是純手工的月餅。「餅家超過四十五年歷史了,是家父一手創立。未搬來這村以前,舖頭在青衣碼頭附近,我家做的糕餅好受蜑家歡迎。」弟弟阿宗比較健談,哥哥阿榮個性沉默,他靜靜的在餅房裏推綠豆蓉。「當下人人講求健康,聽到蛋黃雞油月、鴨膶月,誰還敢吃?而且那味道甜中帶鹹,並非人人受落。仍堅持年年做,只是為了一班老街坊、舊熟客。」阿榮一腔斯文的說。

老餅店每一件器物都是古董,像這個天平秤便是余氏父代留下來的器物,兄弟沿用至今。

老餅店每一件器物都是古董,像這個天平秤便是余氏父代留下來的器物,兄弟沿用至今。

「今年的欖仁漲價得厲害,一斤索價五百,真的貴瘋了。」哥哥阿榮用心專注地在切鴨膶腸和鹹蛋黃,把材料切成大小均一的細粒狀,這樣吃來便不會「巉口」。綠豆蓉本來是很硬實的一磚,阿榮在蓉裏加了花生油和砂糖慢慢搓軟搓滑,之後撈入膶腸粒跟鹹蛋;雖說欖仁今年來貨貴,但兄弟二人堅持不將貨就價,依然在餡裏大灑欖仁和瓜子肉,「無計啦,中秋一年一度,吃得開心便是了。」再澆一些豉油和芝麻油調味,撈個均勻。

哥哥阿榮耐心的逐一把鴨膶腸切個細碎,粒粒大小均,吃來便不巉口。

哥哥阿榮耐心的逐一把鴨膶腸切個細碎,粒粒大小均,吃來便不巉口。

以鴨膶腸撈鹹蛋黃、欖仁、瓜子肉和綠豆蓉作月餅餡是中山人最古舊的口味。

以鴨膶腸撈鹹蛋黃、欖仁、瓜子肉和綠豆蓉作月餅餡是中山人最古舊的口味。

弟弟阿宗負責餅皮包裹,見他技藝純熟的把餅皮包住餡料打圈捏捏捏,「機器壓模的月餅,都把過剩的餅皮壓到餅底去,餅厚度不均自然不好吃;而用人手,我可以掌控每個餅皮的厚薄度,這便是手工月餅價值的所在。」一個搓餡,一個敲餅,兩兄弟之間縱然沒太多的言語,但彼此一個承接的動作已盡顯默契。「餅已焗得透焗得靚,需要不時開爐轉動餅盤,保持火力均勻就不會焗過了。」焗餅才不過半小時,但阿榮每分每秒卻心繫爐裏的成果。

於餅上印上圓圈一個,代表裏頭是單黃;這表達的方法是余氏兄弟的父親想出來,很原始。

餅上印上圓圈一個,代表裏頭是單黃;這表達的方法是余氏兄弟的父親想出來,很原始。

吃二人合力做的月餅,是綿滑起沙的甘香古樸味,是兄弟兩人親厚的手足情;人們常說食物有情味,什麼是情味?大概如此了。

師承父親做餅的手藝,余氏兄弟在小村默默經營餅舖,服務街坊。

師承父親做餅的手藝,余氏兄弟在小村默默經營餅舖,服務街坊。

大歡喜餅家

青衣涌美老屋村44號

2495 5262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