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配酒 堅定流?

撰文: 蘇朗智     攝影: 李浩賢

11 Aug 2017

don160511solong-19

「威士忌溝綠茶,幾好飲吖,有何不可?」說這句話可不是在K場一邊唱歌一邊劈酒的酒醉青年胡亂說的,而是出自《酒經》總編輯人稱校長的劉致新。這天,跟劉致新與Hennessy干邑品牌大使Jean-Michel Cochet三人一邊摸着酒杯底一邊談談茶配酒的可能性。出乎意料地好喝。

干邑味道濃,舌頭吃不消

劉致新先開腔說:「早在二十多年前,我們吃中餐都愛一邊喝茶一邊飲酒,可不是一杯茶一杯酒,而是以茶溝進酒裏去;需知道,干邑味道馥郁濃厚,很容易把菜式味道掩蓋;再者,其酒精動輒四十多度,舌頭也吃不消。」接着,Jean-Michel亦補充說:「其實,在2011年品牌亦曾經與法國著名茶室Maison de thé Theodor合作推出過一本《Fine de Cognac and The》教人茶配酒,只是與中國茶結合是第一次。」不妨說一句題外話:雞尾酒。打從Cocktail一詞在1798年《The Morning Post and Gazetteer》出現,所介紹的正是一種以酒精飲品結合其他材料炮製而作,可以是水果可以是糖漿可以是其他飲料,沿此路進,將茶配上酒有什麼出奇?

 don160511solong-11 釀酒與做茶,精神是相通

可不是胡謅,一切有根有據。「中國茶與干邑最大的共通點是兩者皆有輕輕的單寧,配合起來可沒有半點違和感,反而是有點水乳交融,絲絲入扣;相反,葡萄酒真的不行。」好茶與好酒,味道都細緻,講求前、中、後的味道和餘韻。以白牡丹為例,香氣清鮮,味道醇香,激發出干邑的焦甜,也賦予酒多一份清香。又例如鐵觀音,獨有的花香亦把干邑掩藏的(花)香氣帶了出來。「我曾經也試過紅茶,只嫌茶味太濃,與干邑格格不入。」劉致新說。Jean-Michel還補充說:「我覺得釀酒與做茶的精神是相通,兩者都是表現風土(葡萄和茶葉),接着亦關乎工藝(調配和烘焙),甚至是陳年的變化,着實微妙!」

don160511solong-9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