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選】特朗普勝選背後的反同志平權心態

撰文: 金其琪     攝影: 圖·法新社

22 Nov 2016

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已經一周,席捲全美的街頭抗議漸漸平息,目前的焦點是被稱為「狂人特朗普」在選舉時開出驚世駭俗的承諾,已經陸續「走數」。他目前公布的管治成員中不乏強硬的右翼,包括之前任競選行政總裁的班農不過,屬於保守建制的共和黨全國委員會主席普利巴斯,將出任白宮幕僚長,算是對團隊中極右勢力的一種平衡。

 

想實行保守政策 但不想支持特朗普

今年31歲的阿徐是深藍馬里蘭州少見的共和黨支持者。他十三年前從香港移民至美國不久入了當地一間華人福音派基督教會,這是當地共和黨支持者的大本營。對於普利巴斯獲委任白宮幕僚長,阿徐鬆了一口氣。

「你要明白我心中的拉鋸。特朗普不代表我,但希拉里做總統我會更不開心。」隔電話,他發出無奈的笑聲。他想支持共和黨,投票日當天,他清晨去票站排隊,但最終卻誰也沒有投因為共和黨這次的候選人是一個「好自私」的特朗普,而且馬里蘭州屬於民主黨陣營,基於選舉人票勝者全取制度,投了共和黨一票似乎也無法改變該區選舉形勢。

阿徐中六畢業後移居美國,目前在政府部門從事機械工程。他有自己相信的理念反對同性婚姻合法、反對大麻合法、反對賭球合法……

 

反對同性婚姻者 難投民主黨一票

阿徐覺得,許多歐洲自由派國家例如荷蘭,「正在往下行不想美國重蹈覆轍他認為,要決定一個國家是「往上行」還是「往下行」,在於人民生活是否富足,而在於道德層面的抉擇

在他常去的華人教會裏,立場保守,大多數人都傾向共和黨。阿徐「有人批評,教會想全世界所有人都覺得同性戀有問題,但那些自由派還不是想要全世界覺得同性戀沒問題?我就覺得後者有問題

他強調自己「絕對反對歧視同性戀」,強調應有法律保障同性戀在找工作時不應受到差別待遇。可是,現在美國已經 way beyond this(遠遠超乎於此)」,他說:「美國和香港不同,美國這邊的小學,老師會問小朋友『你意男定女呀?』又會問:『你自己是男定女呀?』。明明是女仔,學校卻會問你是男是女,好像把你的性別講成是可以選擇,把這講成一件好正常的事。」

 

不是自由問題 而是對與錯的問題

他帶一種難以置信的口吻說完這一切,頓一頓,總結道:「這種風氣,我不想讓它繼續。」過了一會他又補充:「這些不是自由的問題,是對和不對的問題。對就是對,錯就是錯,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

因此他擔心,希拉里秉承奧巴馬的執政理念,一旦成為總統,將會延續這些自由派的思想。「同性戀尤其在軍隊中會越來越多,而奧巴馬在官網中還說要從小讓小朋友找到自己的 identity,我覺得是好奇怪的一件事。我不想這種自由派的思想滲入教育。」

更讓阿徐擔心的,是今年2月最高法院保守派大法官斯卡利亞去世,令新任總統能夠任命新的大法官。「如果希拉里做總統,到時變成5個自由派法官對4個保守派法官,甚至有兩個快要80歲的法官也可能在未來48年去世,讓她再多任命兩個,那整個法院就變成好自由派,會通過好自由派的法案。」這是他絕對不想見到的畫面。「一個統治者最多影響社會四年八年,但一個法官,真的可以影響美國好多年。」他說。

 

特朗普「走數」 由樂觀其成變無言失落

特朗普當選,令他震撼了兩三日「好不開心,好失望,為什麼美國會走到這一步?」他反對特朗普提出的許多政策,例如揚言不再遵守巴黎氣候協議,不履行減排承諾「如果美國不跟,全世界都不跟,地球就毀滅了。

作為亞裔,阿徐直指特朗普是種族主義者「意識形態上我反對他,但實際政策上我支持共和黨,你明白我好慘嗎?」阿徐只好對自己說,雖然特朗普嘴上這樣說,但在具體施政上還是會跟共和黨的路線「他不會真的去提一些種族歧視法案,墨西哥邊境建圍牆的事相信會發生。特朗普是演藝界出身,很知道說些什麼可以引人注意,都是為了拉票,不會真的這樣做。

事實上,特朗普當選第一已經「走數」,說可以保留奧巴馬健保的部分內容,這也給了阿徐一些「信心」,因為他相信特朗普接下還會不斷「走數」

採訪結束後幾天,特朗普一如許多人包括阿徐所料,在眾多議題上「改口」,例如不會一次趕走所有非法移民,而是處置有犯罪記錄的200300,還說沒有犯罪記錄的非法移民是「很棒的人」。

是,真正出乎阿徐意料之外的是,連他最在意的同性婚姻問題上,特朗普也沒有「企硬」。1113日,特朗普在《60 Minutes》的訪談中明確表示,不會推翻最高法院有關同性婚姻合法化的裁決。阿徐的回應是:「我有點失望」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