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落的一代之三]脫歐戳破「完美泡泡」 留英尖子回望世界與香港

撰文: 金其琪     攝影: 法新社,部分由受訪者提供

28 Nov 2016

UNITED KINGDOM, London: A young woman holds placards as small group of teenagers protest against Brexit and demand the right to vote for 16 and 17 years old citizens, outside Downing Street, in London, on June 24, 2016, following Britain's referendum results to leave the European Union - See LI

今年6月22日,英國脫歐公投前一日,3年前移居倫敦的英籍港人羅元暉在 Facebook 寫道:「對我來說,英國和我的家鄉(香港)一樣,都是世界上最好的地方。」他寫下一大串希望英國留在歐盟的理據,以#strongerIN #Bremain(強烈支持留歐)做文章結尾。

而其中另有兩句關於香港,一句是:「在英國,你不僅有無盡的成功之路,還有司法體系的守護,而你不會明白這有多麼珍貴,除非你來自一個沒有這些東西的地方。」另一句留在文末,在那之前,自嘲為離地中產的尖子生羅元暉,要講述一個見證「完美泡泡」破滅的雙城故事。

留學英國  平步青雲

脫歐公投已經過去將近半年,初夏,香港時間6月24日,脫歐派以51.9%的得票率壓倒留歐派,不少年輕人上街示威,抗議支持脫歐的老年人斷送了自己的未來。

21歲的羅元暉也遭遇了這種世代差異。他有幾位六七十歲的叔叔四十幾年前移居英國中部,是堅定的脫歐支持者。而在爭吵中理解這幾位叔叔的過程,對他來說,可能正是他被迫跳出精英小圈子的第一步。

他從小就是尖子,是精英。父母都擁有英國國籍的他,一出生就是英國公民,但直到中學從拔萃男書院畢業,他才決定自己一個人去英國發展。他小學跳級讀男拔附小,中學在國際教育文憑試滿分45分中取得43分,17歲創辦社企,又獲全額獎學金赴英國修讀倫敦政治經濟學院(LSE),畢業時成為LSE史上英國與歐盟政治科目的最高分獲得者,連教授都讚歎,沒想到讀英國政治讀得最好的,會是個香港人。今年畢業,他加入麥肯錫倫敦總公司,成為商業顧問,住在倫敦中心的中心,泰晤士河畔,倫敦大橋邊。

unnamed

羅元暉今年21歲,目前在麥肯錫倫敦總公司就職。

幻想破滅  當街遭白人指罵

在他所住的區域,民調顯示,人們壓倒性支持留歐。「倫敦是精英的泡泡,而我這間公司,是大泡泡裏的小泡泡。有同事同我講,全公司沒有一個人是投給脫歐的。」沉澱過後,羅元暉總結脫歐公投結果,不停講到「泡泡」一詞。他的公司會對外誇耀,僅倫敦總公司就有80幾個種族的員工,並視之為多元文化包容的象徵,引以為豪。但在脫歐公投後5天,居英三年的羅元暉就遭遇了此生第一次被人當街指罵,內容是絕對的種族歧視,地點還是在倫敦唐人街附近。對方是個素未謀面的英國白人:”Fuck off Chinglish!”

「公投結果打破了倫敦的泡泡,好多人覺得主流社會都認同他們心裏的歧視,那就乾脆走出來,大聲地歧視我們。」羅元暉說。他分析,脫歐派的宣傳導致許多英國人混淆移民政策和難民政策,以為英國接收了大批的難民。但最初幾日的憤怒之後,他逐漸發現脫歐陣營並不等於種族歧視,例如南部雖然也有許多人支持脫歐,但更多是基於對英國主權與國族主義的捍衞。

精英階層與大眾看法脫節

回到他幾位叔叔的立場,爭吵過後,他也發現這些支持脫歐的香港移民並不是種族歧視。他們之所以覺得後來的移民會影響英國經濟,不僅是因為真的不想讓歐洲身份認同壓制英國人的認同,還因為自己當年很辛苦才拿到英國身份,而「你班友仔就咁坐晒船仔過來,俾人救咗,就有國籍,好唔公平」。

在公投結果出爐的那晚,羅元暉看着電視上不停滾動的民調數字,震驚之餘,想起了自己的政治系教授在去年11月說過的話。這位全球研究歐盟政治數一數二的教授,早已預期脫歐陣營會贏,他說既得利益者階層的看法已經與大眾脫節,脫歐陣營在草根階層的動員能力又非常強。「我當時覺得他亂講。」羅元暉說。脫歐成功的結果公布後,他在一夜之間明白,自己在朋友圈子和社交網絡見到的新聞,永遠是「自以為是主流」的意見,「當脫歐發生的時候,我們才發現自己生活在這樣一個離地的精英泡泡裏」。

一場公投  改變年輕人去留

公投後不久,他的幾個德國、意大利朋友已經紛紛離開英國。對於這些年輕人的選擇,羅元暉很能理解。首先,脫歐意味英國有可能離開歐盟的單一市場,而這些人本來的優勢就是在英國公司做歐盟生意,一旦英國離開單一市場,他們就再看不到事業前景。而即使英國留在單一市場,社會上反歐盟的聲音和種族歧視的氣氛,也總讓人覺得英國不喜歡歐洲人。既然如此,那就走吧。

下一個離開的可能就是他,不過他的公司合約未完,還有六年才能走。脫歐公投所打破的,不只是精英的「完美泡泡」,也把英國對他最大的吸引力打破了。他曾經真的想過扎根英國。那時,香港的境況讓他充滿無力感,他2012年組織全港中學生議會聯盟參加反國教運動,2014年透過香港海外政治聯盟佔領倫敦的中國領事館街,但這做一切徒勞無功,改變不到社會。香港多個政黨曾向他招手,但他全部拒絕了,因為他認為香港沒有一個政黨能代表到他的聲音。

那時候的英國,則是一個「好完美的泡泡」,不僅在文化上擁抱多個種族和移民,還能接通歐洲不同國家的市場,繼續發展他的社企事業。脫歐公投,改變了這一切。

unnamed-1

2014年雨傘運動時,羅元暉在中國駐倫敦大使館門前的示威行動中發言。

別為英美哭喪 香港處境更糟

「我意識到自己不屬於這裏(英國),種族分隔,在根柢裏仍會存在。」他說。而香港的變化,每一天都在拉他回來。「我時常覺得很內疚,我不停關注香港的事,十年內一定要回到香港,至少做社企,可以改變部分基層港人的處境。如果我們這一代離開香港,那就是拋棄了那些沒有實力離開的基層市民。」

「許多人說世界在轉向,英國脫歐、美國大選、法國的國民陣線(註:極右翼政黨)又獲得高支持率,但其實最無力的還是香港。」他說。訪問進行到此處,已經是英國時間凌晨一點,但說到香港,他的聲音還是格外激動起來:「香港人不能控制自己的制度,這種無力感實在太強了!就算美國投了特朗普出來,起碼下一屆可以投走他。」

而回到最初,在那條6月22日寫下的 Facebok 貼文中,羅元暉寫的關於香港的第二句話是:「我希望你們能投留歐,但我也支持你們表達意見的權力,因為講到尾,這權力正是我的城市(香港)今天仍在爭取的事。」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