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富豪熱衷的捕魚國際比賽,看愛琴海岸的二十年發展變遷

撰文: 鄭祉愉     攝影: 李浩賢(部份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20 Nov 2017

愛琴海幾乎成為希臘的代名詞,然而,歷史複雜難解,土耳其和希臘也愛恨交纏,近年土耳其海邊社區又迎來翻天覆地的變化。

兩國海岸之間,有着三個希臘島嶼:Samar、希俄斯和羅德島。在希俄斯島的對面,是土耳其西岸一個旅遊勝地切什梅(Çeşme),那裏每天有船來往,發出一日簽證,方便兩地之間的居民尋根、做生意,或純粹過生活。冬天略顯冷清,常駐人口只有三萬人,但每到夏季便湧入近五十萬的度假客。

為什麼會這麼多人?對當地社區造成什麼影響?

don171023olivia-43
Elvio Pennetti(左)和Murat İyriboz(右)

屬於富豪的海灘和捕魚小鎮

街頭滿滿落下鐵窗的房子,代表社區出現翻天覆地的變化,本土居民開始抱怨源源不絕進駐的外國富豪。

十年前,釣魚拍檔Murat İyriboz和Elvio Pennetti,決定在Alacati舉辦國際捕魚大賽,這是上流社會新興的玩意,名人爭相出席,甚至有億萬富豪乘搭私人飛機前來,現在已成歐洲最大的同類型賽事。第一屆只有十七到十九艘船參與,如今有八十艘,還得限制報名。為期四日的比賽,以捕得最多大魚決勝負,冠軍捕得三條。

釣魚行業急速發展,2017年, 僅在美國範圍,就帶來1150億美元的經濟效益,淡水釣魚者有近四千萬人,海上釣魚者則有一千二百萬人,航海捕魚商機無限。

Murat五十八歲,三年前退休,賣掉了手上所有公司。他精力充沛,熱愛到世界各地釣魚,曾打破土耳其魚竿垂釣最高紀錄。Alacati生態得天獨厚,他試過捕到重595磅的藍鰭吞拿魚;又試過在危地馬拉,經過長達一小時五十分鐘極力掙扎,釣到300磅重的黑色槍魚,那次他更潛到海裏與槍魚共游,放生,不料因此為魚所傷,留有一條長長的疤痕。「這是戰鬥的證據。」光吞拿魚,他就抓過不下三百條,「我們很少殺掉漁獲,大部分都放回海裏去,不吃就不殺,我們只享受過程,小魚也不抓。」

dscf0192-800x600
9 DCIM100MEDIADJI_0620.JPG

大賽有七年在南非好望角舉辦,「在邁阿密,有一萬艘船釣魚,象牙海岸只有兩艘。」釣魚愛好者急遽增加,捕魚熱點越見擠擁,人迹罕至,反而更容易釣到魚,而且更顯得捕魚愛好者與別不同,身價不菲。

他自五歲起開始跟爸爸出海捕魚,夏天在Alacati度假。六十年代的地中海,生態系統仍然豐盛,與海豹游泳並不稀奇,在海面一槍投下去,就能命中八爪魚,而且到處都是生蠔,時至今日,不可同日而語。「地中海正在死去,但人類是唯一一種比癌細胞更壞的生物。」他不無反省地說。

Murat見證Çeşme的變遷,隨着度假勝地之名愈盛,區內發展愈快,近二十年,人口由以往五千,膨脹至三萬,到了夏季,甚至會有五十萬人蜂擁而至。新建發展區Marina,度假別墅盛惠100萬美金,雖然一年中只在夏季使用,依然搶手。導遊Selin說,Çeşme沙灘被俱樂部壟斷,入場要付約200港幣,是本地富豪玩意,所以愛琴海岸盛名不及希臘。

捕魚由中產到富豪新玩意 我是不是發展幫兇?

港口停泊處, 滿滿是25米長的遊艇。Elvio Penneti更喜歡小船,他剛從蒙地卡羅的Megayacht展回來,形容小船有如「漂流的酒店」。

小船有二十五年歷史,比起遊艇看來寒酸,但一艘二手船最少也要5萬美金。他偏好動手造,一來省錢,二來是一種興趣。他用改裝的午餐盒,蓋着因外殼損毀而外露電子設備,在船上加建漁羣偵測裝置,又自行加裝了屋頂蓋。船艙內散落牀鋪的魚竿,顯示家居一樣的隨意氣息。「這艘船出海捕魚,勝在小型、輕便,豪華遊艇可以跨越國界,但需要一整隊人才能起行。」

don171023olivia-66

edo-on-boat-1930

他翻出一張1930年的黑白舊照片,那時候,他父親十二歲,坐在祖父興建的小船上。那年代沒有合成物料,他們不可思議地用一張張報紙,塗上兔皮骨膠原造的膠水,如此來回反覆,直至建出船身。

他出身工程師世家,卻同樣熱愛海洋,生意又不約而同地與造船沾上邊,弟弟做遊輪生意,外甥製造可充氣船,他則是購船顧問,也是國際釣魚協會(IGFA)的土耳其代表。

「愛琴海沿岸的居民,不論希臘人、土耳其人、意大利人也好,通通都是在水裏面長大的,要到另一邊貿易賺錢,就得沿地中海交叉的路線出航,不論當乘客、船主、還是苦工。」因為愛琴海複雜歷史背景,Elvio會說七種語言,Murat說他是Levantine(地中海東部的人),意指同時擁有希臘和土耳其人血統。

高中畢業,他父親送了一艘小小的桃花心木船給他,然後二人常常一同釣魚,修理船,過程中父親教會了他許多事,他也跟Galata大橋上的漁民學習造船技術,那是他生命中最快樂的時光。

「用雙手血汗,是無法累積巨大財富的,至多只能賺到一些錢。」他說,普普通通的一艘船,出一次海,普通一架船,沒有引掣速度要求,光是燃料就需要約5000多港幣,連維修等普通服務,也被抬價得很厲害,他才親力親為。對許多人來說,這已經慢慢由中產階級變成上流社會的玩意,他不禁感嘆。

Elvio的眉眼深深印着老年人的滄桑:「這回事變得太流行,太物質化,太昂貴!」他相信富人出海捕魚還會持續一段日子。Elvio忽然反問:「我是不是幫兇呢?」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