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秀萍專欄:藍瓶晚鐘

撰文: 何秀萍

30 Nov 2017

da-s-f-da-er-e

中國人叫的茶几,外國人叫咖啡桌,一 般是放在客廳,與沙發平起平坐形影不離,方便在上面佈置茶點和美酒小吃餐前飯後招待客 人,尺寸形狀和款式則因應跟房間和其他家具的比例而變化,亦可有可無。曾幾何時,因為它的時尚而衍生出另一個市場 ─ 咖啡桌書 本,硬皮精裝和雜誌一樣或比雜誌大一點開度的消閑讀本,圖片佔較多篇幅,又以名人寫真 或精緻生活風格最為暢銷。能安坐沙發翻圖片 書打發時間的都該是有閒階級,八、九十年 代,這類印刷品和放置它們的各式几桌,都是小資家居的「必需品」。現在出遊外地,仍然會看得到大大的咖啡桌上放滿大本的書,在人家的客廳走到廚房或飯廳是不止四五步的,就算兩個人吵了架還可一個人佔據飯桌,一個佔據咖啡桌,不同枱吃飯,各自修行,有鬆動的空間時間等待下氣。

時移世易,寸金尺土的香港,很多家庭只放得下一張桌子,咖啡桌是奢侈品,又或者要它來分飾多角,提供一個多功能的桌面,上放小孩的功課、電腦和所有電器的遙控、大人的工具雜物有時還是剛摺疊好的衣服的臨時衣櫃……啊,當有意見不合爭議發生的時候卻連 吃杯茶將事情擺平也騰不出地方,因外傭姐姐在茶几上熨衣服呢,今時今日香港的茶几,可會有精神分裂症?

對於一個獨居斗室的人,一張咖啡桌也是 全屋唯一的一個萬用平面是正常 ,吃飯工作休 閒全在上面,只可惜它不能用作睡眠。本人就 是一個用家,寒磣至此,桌面不夠用,書本影 音光碟就堆在周圍,方便伸手取得,還不忘自得其樂,到時到候又清出空位來喝茶或咖啡吃 點心、翻咖啡桌大書,分別是翻的都是從前買 下的,也有人送的,沒敢買新的。

大概是我久不久發作一次的三藩市單思病太明顯,很多從西岸回港的人都送我舊金山名 物,因知我愛吃故伴手禮非吃則喝,除了巧克 力,就給我帶咖啡。

甫打開紙皮袋一陣三藩市味便撲鼻而來, 回憶接踵而至,立刻放出日音CD讓它適可而 止,取個平衡。是的,喝咖啡的習慣從上世紀 九十年代中移居北美開始,那年代走進任何一 家街坊咖啡室五毛美金可買一大杯咖啡並無限 添加,可是那種味不是我喜歡的,但美式茶更 難喝。早期就只喝在家做的英式紅茶,偶爾上 餐館才喝一杯意大利咖啡。過了不久,在西雅 圖發迹的星巴克開了三藩市店,如獲至寶不時 光顧,未有社交平台之前的世界,就算是新興 潮店,也不會有一窩蜂現象,何況是以低調見 稱的三藩市,所有我都沒試過排長龍的。而居 所附近亦陸續有獨立咖啡小店出現,新鮮的手 沖咖啡即磨即製,光是坐在旁邊被咖啡香味籠 罩着看咖啡師的造手已值回啡價,喝多了又 要省錢便自己買咖啡粉回家沖,不敢做大龍 鳳,只做最簡單的家用咖啡機咖啡,到底比俗 稱「洗碗水」的快餐咖啡好喝。與此同時,咖 啡文化亦逐漸形成,世界各地開始發展精品咖 啡,各位有心或有遠見的創業家默默地起飲食 革命,食那邊是分子料理的推展。二千年之 後,灣區出現了藍瓶子咖啡,一個音樂人和一 個咖啡癡看不過眼、喝不下去,決定要脫離那 些商業化,要不過期要不炒壞了的咖啡豆立誓要讓人們在48小時內喝到由炒好到磨好送到 客人口中讓他嚐到最佳香味的新鮮咖啡。二人 胼手胝足先在周末農夫市場為晨早趁墟人士送暖,我有幸站在當場接過一杯熱騰騰香噴噴的 咖啡,當時覺得那味道真的是只應天上有,人 間難得幾回嚐?這種作品當然口碑載道,後來就開了小店,得到一筆又一筆的創業資金,之 後的已是歷史,我也離開了陽光燦爛的日子。「藍瓶子」是借用了三百多年前一個土耳其人 在維也納開的第一家咖啡店的名字,這故事則 是我在一邊喝朋友送的藍瓶咖啡豆沖的咖啡一 邊翻咖啡桌書讀來的。

日本人既崇洋又識貨,當然在適當時機就去洽商代理權,東京的店年來已成為台港老、 中文青朝聖必到之地,我尚跟它緣慳,只有朋 友送的一隻杯子慰寂寥,在向晚時份,磨一份 豆子,沖一鐘咖啡。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