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逸堯專欄:肝卿底事(三)

    攝影: 圖片取自互聯網

06 Aug 2016

pizzeria-fennel-sausage

老實說,我一直以來都沒膽量去評論別人的飲食出品。我夠膽說三道四的,都只是現象和情形。這當然是明哲保身的滑頭技倆;但同時,也因為在今天社交網絡世界的意見風暴之中,什麼是評論什麼是批評,甚至連背後目的耐人尋味的惡言中傷,以及全因個人不安全自卑感作祟的情緒發洩,也可被視作正規的「意見」甚或是「評論」來看待時,我真不知一介老實寫字人,該如何去對一道菜作出最簡單最直接的描述,如何在字裏行間留下虛白,好讓讀者去思考判斷和感受。

憑我個人片面而膚淺的觀察,最常看見的一些隱身留言類型「食評」,都喜歡以純個人喜好來判定一家店的死活。譬如說,某某平台上的「食評」紅人,他(還是她、他們她們,甚至是牠、祂或它,我們無從得知……)本身不愛甜品,討厭甜味,又或者他願意讓別人相信他不愛吃甜。於是但凡遇上淡而無味的甜品時,他便大力褒揚,說這甜品如何如何的好。假如他有事先聲明他本身討厭甜味的話,那讀他大作的人,還來得及過濾一下主觀的評論描述。若果他連表明心迹也嫌老舊而不屑,覺得紅人口味你沒理由不知,更沒理由不信,那麼受他的文字獄牽連的店子,無論是被褒還是被貶,也再不可能在如此錯誤不公的資訊汪洋中獨善其身,只好同流合污。在這個惡性循環中,不但其他客人長遠的選擇權受到限制,更可能令「食客民粹主義」抬頭,店家從此失去對飲食理念的堅持,令飲食文化發展偏頗不正,甚至乎停滯沒落。

然而,以上所言,我不得不承認是說得語帶誇張的。當中的假設以至論點,都有過份大膽之嫌。而且我也得自我反省,是否因為得不到在網絡世界上的權力,是否因為拚命爭取苦苦經營,結果也不及別人like的數量多,所以才有這種一派內裏酸溜溜的義正嚴辭呢?當然,無論答案是正是反,說了的話就是潑出去的水,覆水難收是連小孩也懂的顯淺道理。所以對於要講一些什麼,發表一些什麼,用另一個名字另一個身份,在表面上好像有多一點方便;說錯話,也只關乎那網名的身份責任,與真身無尤。萬一出了亂子,最多把那個假人消滅,從此不再以此名字發表言論,改個新網名即時重生。還可用新名發言,痛斥舊名的前非,劃清界線填補破綻,不用等十八年,十八分鐘後便又是一條好漢。(下期續)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