駱以軍專欄:狼殺人

撰文: 駱以軍     攝影: 譚志榮

04 Dec 2017

d-d-d-d-d-d

這張餐桌圍坐着三頭狼、三個村民、一 個女巫、一個預言家、一個獵人。每到夜晚,所有人必須閉上眼睛,三頭狼會先睜 眼,他們在靜默中以眼會意,比手劃腳,一 個夜晚只能殺掉一個人。然後狼閉眼睛,輪女巫睜眼,女巫有兩個能力:可以救人,同時可以毒殺人。但使用過一回這兩能力,下一回則無法施法,必須再跨一輪才能再使用。然後女巫閉上眼,輪預言家睜眼,他可以任點一名這餐桌上所有閉眼之中,其中一 個,驗知他的身份。而獵人的功能是,如果被殺的是他,他可以抓一人陪死。

天亮的時候,所有人睜開眼睛,除了三頭狼彼此知道同伴有誰,以及預言家知道他之前驗的那人身份,其他人惛處在一不辨敵我, 不知道誰是狼誰是平民誰是神職者的霧中狀態,通常第一夜過去,大家醒來時,裁判官會告訴他們,這一夜是平安夜,沒有人死去,於 是他們知道狼在夜晚睜眼時殺了某人,但等女 巫睜眼時,她又救活那死者。但狼有時會故意殺一個自己人,讓女巫救,於是女巫下一輪便 無法施復活之術;另外,這遊戲最核心,也就是最刺激之處,便是所有人都必須表明自己是好人,不是狼,這之間的演技非常重要:狼要作出無辜狀,誘導大家相信某個不是狼的人是狼。這時的技巧千變萬化,有各種絲繩纏縛的心機:女巫和預言家也必須將自己深藏,否則到了夜晚狼會先殺他們;狼羣三人會面不改色的說謊,好像無心的懷疑某個(其實是真的)村民言行間的破綻,但又不能被反追蹤曝露他們是一個狼集團,有時他們會故意踩其中 一同伴,讓好人們相信他是同類,始終無法被 鎖定;有時他們會故意跳出,說自己是預言家。這於是真的預言家會跳出。像真假孫悟空那樣,兩個預言家爭吵着自己才是真的。這一 輪最後大家會投票投出一人讓他死去。當然大 家(除了那三頭狼)都希望能投出一頭真正的 狼,但爾虞我詐往往誤殺好人。常常我們在遊 戲中,凜然看見民主選舉的偽詐與愚昧。入夜 後,剩下的狼又睜開眼殺人;換女巫睜眼時, 若上一輪他使用過救人之術,這一輪則無法再 救;而兩輪預言家睜眼時,他可以選一個人驗 身份,但通常三輪後,狼已鎖定預言家,會將他殺了。狼通常忌憚殺獵人,因為獵人死時會 亂抓一人離場,很可能撈抓到一頭狼。有時則 是女巫在白日時,被其實是狼的傢伙誤導,在 夜裏毒殺一人,她以為是狼,其實是村民或另 外神職者。這個遊戲最後以村民被殺光,或狼羣被殲滅,任一種結果即結束。

這遊戲我是在大陸一個叫《飯局的誘惑》 之綜藝節目看見,主持人叫馬東,另配一位台灣的女藝人侯佩岑,各集參與遊戲的來賓不同,但有幾個固定常態來賓:一個叫大王的漂亮女藝人(她比較像《慾望城市》的女人,性感、直爽,敢耍寶、真性情),一個叫陳怡馨 的可愛女孩(她是典型的甜美可愛傻妹,無辜且無害,常在第一輪就被狼羣抹黑為狼,缺乏為自己辯護之口才、心機,遭投票出局),一位中性打扮,戴厚框眼鏡的胖女生顏如晶(她像是亞斯伯格症,高智商、冷靜理性,常作全 盤推理分析,引導大家投票的方向),有時會 有台灣美熟女賈靜雯。

我將眼睛睜開,當然環繞這一桌而坐的其 他人都閉着眼,那個在這房間後面的聲音說:「剛剛被殺死的人是他。」我一看,是J,他也緊閉着眼,嘴角帶着笑意,「女巫你要救他嗎?」啊讓我想想,有三個傢伙是狼,他們在 我睜眼的前幾秒,還比手劃腳無聲討論着要殺 誰。此刻我完全看不出來啊。但也很可能J就 是其中一匹狼,他們故意「狼自殺」來騙女巫的解藥。那麼下一輪我就無法救人了。「女巫請決定,要救,或不救?」那聲音又說。我搖 搖頭。「女巫請閉眼。」我閉上眼,「預言家請 睜眼。你要查驗身份的是?」……

沙沙沙沙沙……

「天亮了,」那個房間外的聲音說:「昨天遭到襲擊的那個是六號,J,請留遺言。」

大家大笑。J一臉錯愕:「怎麼我這麼快 就被殺了?我是個有重要身份的人,女巫怎麼 沒救我呢?」兩個黑衣人上來把J拖走,他不 斷大喊:「我是好人啊。」大家拼命笑,他突然拖住步子不走了:「算了我講出我的身份, 我是預言家啊,我剛剛查驗了破雞超的身份, 他是頭狼啊,大家要小心啊……」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