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啟章專欄:狐仙、狐妖與狐狸精

撰文: 董啟章     攝影: 董啟章

20 Oct 2017

在中國文化裏,狐狸多和神怪有關。早在《山海經》裏,已有狐仙的記載。例如其中的《南山經》說:「青丘之山,有獸焉,其狀如狐而九尾,其音如嬰兒,能食人,食者不蠱。」傳說大禹專心治水,一直未有娶妻,途經涂山的時候,遇見一隻九尾狐,認為是吉瑞,於是便娶了涂山女子為妻。也有說他娶了九尾狐作妻子。不過,狐仙並不都是好東西,好像《東山經》中有一種叫做撇撇的怪物,似狐而有翼,見之天下大旱。

img_3460

img_3459

為了了解狐狸在中國民間文化裏的形象,我略翻了一些舊書。宋初編纂的《太平廣記》,是一部龐大的小說集,收錄了唐代及之前的大量材料。當中有關狐的九卷裏,有一條是這樣說的:「唐初以來,百姓多事狐神。……當時有諺曰:無狐魅,不成村。」狐神信仰似乎真的曾經頗盛。不過,就這些篇章看來,狐狸在百姓心目中,多半不是賜福的神明,而是為禍的妖孽。老狐修煉成精,化為人形,蠱惑人類,騙財騙色,沒有幹過什麼好事。(被人降伏而為主子服務的,也不見得出於善心。)而人類一見狐妖,輒即擊殺,無半點恭敬或同情之心。狐妖亦往往法力高強,於是便出現很多人妖鬥法的情節。這樣的模式重複出現,直至讀到《任氏傳》,才眼前為之一亮。

《任氏傳》是唐傳奇中的名篇,除了篇幅較一般筆記長,情節較複雜,描寫較細緻,連情感素質也完全不同。它很可能是第一篇表現出人類和狐妖互相產生真感情(而不只是為美色所迷)的古典小說。有興趣的朋友不妨找來一看,我就不在這裏劇透了。在篇末交代了寫作的經過,作者有名有姓,不像其他只屬傳說。作者沈既濟本為朝廷諫官,跟故事中的人物韋崟相識,得聞其事。後來沈謫居東南,偕友遊玩時,聊到了種種奇聞,便興起了記錄下來的想法。經過失意文人的同情之筆,妖精的形象出現了根本的變化。

清代蒲松齡的《聊齋誌異》,可以說是繼承了《任氏傳》的路數,把人類和鬼怪之情寫到淋漓盡致。當中跟狐狸精有關的幾篇,都是精品。最有趣的地方,是當中竟有互文的成分。較早的一篇《青鳳》,把叫做青鳳的狐女寫得美貌與才德並重,自是惹人憐愛。後來的一篇《狐夢》,卻因友人畢怡庵耽讀《青鳳》而起,日有所思,夜有所夢,竟也真的給他夢出了一個狐女來。後來狐女被西王母徵召為花鳥使,臨別前問畢氏自己與青鳳相比如何,又囑他託友人聊齋先生把兩人的故事寫下來,以傳千古。當然,蒲松齡義不容辭,還說:「有狐若此,則聊齋之筆墨有光矣。」真可謂歷史上對狐狸精的最高度評價了。

至於另一篇《狐諧》,盡顯狐女的諧趣機智,把一眾男人都比下去。更妙的是,通篇狐女只聞其聲,不見其形,而竟也形態活現,如在目前。我不禁想,歷來書生筆下的「文字狐」和「文字精怪鬼魅」,不也是同樣的無形想像產物嗎?寫作和閱讀,不就是一種通神接靈的符咒作法嗎?讀書成痴成迷,大概便等同於被狐魅和鬼惑了。

狐神信仰,在日本也十分盛行,而且延至當代。狐狸本是主宰農耕和商業的稻荷神的使者。日本遍佈數以萬計的稻荷神社,其總部在京都伏見稻荷大社,內裏置有大量狐狸雕像。其中一種狐狸傳說,是狐狸嫁女(或娶親)。黑澤明的晚期電影《夢》的第一段,小男孩的母親告誡他,在又有太陽又有雨的天氣可別出外,否則會遇到狐狸新娘。男孩不聽話,跑到樹林裏去,果然碰見了狐狸嫁女的隊伍。狐狸們的神色詭異,但動作卻非常搞笑。

椎名林檎幾年前的一首歌曲《いろはにほへと》(無論顏色是多麼的鮮艷)的MV,運用了相同的概念。穿著淺紫色和服的女子(椎名林檎),在陽光下走進竹林,遇上了戴着狐狸面具的娶親隊伍。女子和隊伍逆向而行。行列中除了穿傳統服飾的成員,還有穿中學校服的少男少女,以及拉小提琴和吹色士風的樂手,充滿着歡樂而怪誕的氣氛。在歌曲的過場段,在一陣彩色的迷霧中,可以瞥見女子也戴上了狐狸面具。由僧人殿後的隊伍款款而去,天下起雨來,女子打開傘,孤身走出竹林。

狐和狸其實是兩種動物。在日本,除了拜狐,也拜狸貓。狸小路的街名到處都有。狸貓公仔更是常見的吉祥物。在《聊齋誌異》的《狐夢》中,在狐女四姐妹宴請畢氏的席間,嬌媚的四妹懷裏一直抱着一隻貓,十分耐人尋味。狐和狸(及貓)似有某種相近之處。相反,狗是狐的大敵,見狐即噬。傳說中治狐妖,常常找來有異能的「咋魅犬」加以咬殺。「古今第一狐女」(我杜撰的稱號)任氏,就是死於獵犬的鋒牙利爪之下。

我家狐狸來自英國,是個男生,叫做Wolfson。狐和狼雖然是兩種動物,但既然狐女可以叫做青鳳,那狐男叫做Wolfson也無不妥吧。狐狸沒法被馴養,是牠的天性,但Wolfson作為虛構的動物,成為家狐也無不可。也許像小王子一樣,是我被Wolfson馴服了。或者像《聊齋》的書生一樣,被狐狸精迷惑了。

Wolfson不吃不喝,吸取日月精華。喜歡在窗前看日落,享受「Wolf神的黃昏」。又愛看書,有一次偷偷讀維根斯坦,得到「狐根斯坦」(Wolfgenstein)的美譽。在Wolfson的靈氣感染下,我寫成了「狐狸(精)三部曲」,其中兩部已經出版。也許,還會寫作第四部。

img_0699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