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偉文專欄:「時裝那舊史」系列之「狗年特別版」翻起那舊史…… - 明周文化

黃偉文專欄:「時裝那舊史」系列之「狗年特別版」翻起那舊史……

撰文: 黃偉文

12 Feb 2018

11111
去到Conduit Street的西太后總壇,店內的平假名片假名含量瞬間超越英文字母,1993年那股湧上我心頭的熱血是這樣的:中國人幾時先可以咁威,威到每間國際名店都有個講中文的專人服侍?
1012005年回倫敦,「香港唐人街」暗暗轉換為「中國大陸唐人街」,一半以上的老店已被麻辣香鍋和串串香等內地口味逼走。

時裝周與電影工作的關係,大半個1月都不在香港。一返到嚟,咦,咁多「狗國際名牌嘅年特別版」嘅?

勾起一頁頁「中國顧客揚威國際」的近代史。

第一幕 1993

第一次去倫敦,當時剛入商台就職不久的我人工很sorry,所以即使分了點花紅,盤川還是得眾籌:外婆偷偷地塞了一皮嘢給我,四嬸在她工作的旅行社吼到特價機票(係呀,無互聯網嘅世界,你估cheap機票㩒吓個掣就有咁易搵?),啟蒙者兼好友Tomas粒聲唔出送了我整個星期的倫敦酒店房做聖誕禮物……sorry,再咁離題落去,寫五期都未寫完……總之呢,重點就係時裝初心者第一次倫敦朝聖啦吓!

去到Conduit Street的西太后總壇,睇中一條名物Orb Necklace,便示意店員想從飾櫃取出細看,恰巧不遠處有名東方面孔的制服者也看到我這黃皮膚,便慇勤跑來招呼「老鄉」,”Can I have a look of this please?”我說,誰知換來對方的一句「すみません!」原來這位日籍sale根本連一句英文都不會。

明明是兩名黃種人在白人世界相遇,此起彼落的卻是黑人問號!

喂,呢度英國嚟喎,請個唔識講英文淨係識講日文嘅日本人做售貨員做乜先?

話口未完,店門外停下一輛超巨型旅遊車,四十多名全身Vivienne Westwood的東洋潮男潮女魚貫下車湧入,店內的平假名片假名含量瞬間超越英文字母……哦,真相大白!

1993年那股湧上我心頭的熱血是這樣的:中國人幾時先可以咁威,威到每間國際名店都有個講中文的專人服侍?

之後的事,你知道的。Be careful what you wish for!

第二幕 2004

又是倫敦。長話短說,基於人生際遇,距離上一幕的短短幾年間,London已經變成我每年春節一定「回鄉探親」的地方,而這項「英國春運」的傳統,直至這個時間點,其實已維持了四、五年。

但今年有點不一樣。

甫下飛機,希斯路的白人海關人員在例行查問之後,竟露出個溫暖笑容”Happy Chinese New Year!” 嘩,你又知嘅?你係西人嚟喎,而家February喎?

想想其實不應感到驚嚇,因為舊年(2003)年初一在Old Bond Street那間Gucci買新鞋時,那位金髮碧眼的喀里多尼亞叔叔售貨員,在埋單碌卡時已無啦啦爆出一句:「你哋嚟過中國年呢?」我們當時已有種突然被外族扒光衣服的失措。

事實上,翌年(2005)同樣時間回去,整條Regent Street已經大紅燈籠高高掛,英國人已經開始陪我們恭喜發財埋一份,是的,且慢高興,當然是當商業活動咁慶祝。

那一刻,我確信唐人終於已衝出唐人街而且還會衝得更遠,只是,我沒察覺的是,同一個Chinatown,正由「香港唐人街」暗暗轉換為「中國大陸唐人街」,要直到差不多再十年後,我想去搵茶飲搵咕嚕肉食,至發現一半以上的老店已被麻辣香鍋和串串香等內地口味逼走。

第三幕 2018

回到香港。

眼前好多歐美大牌的「狗年特別版」貨品,也就是藉着個狗狗公仔搞點花臣,生產多幾件貨而已。其實之前的雞年,或再之前的猴、羊、馬都已經有些international brand推出CNY capsule collection了,只是到了今年特別多,多到不能不正視為「時裝界現象」了,湊熱鬧的牌子名單之長就不一一列舉了。

我想說的重點既不是「常常聽時尚界朋友笑說:唏,啲鬼佬唔識幫我哋中國人化妝/set頭/做衫嘅。」

亦不是「做了幾十年中國人,從小沒見過家人朋友會雞年著隻雞,狗年著隻狗喺心口應節嘅,因乜解究西洋人會以為我哋有呢鋪癮呢?」

更不是「特別版嘅嘢,最重要都係靚,應景但唔靚都無用,不如出特價版仲開心!」

我想說的重點是:外國大牌現在那麼重視我們中國市場,怎麼竟不像十零廿年前幻想中的吐氣揚眉或者自豪,而居然是帶一點唏噓和淒酸。感覺反而是:有人委屈了,有人示好了,有人折騰了,卻不知道誰開心了。

祝大家狗年狗運亨通!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