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鄉人看香港】在迷失都市內談「永恆」,真的不切實際嗎? - 明周文化

【異鄉人看香港】在迷失都市內談「永恆」,真的不切實際嗎?

撰文: 梁文賢     攝影: 梁俊棋

24 Jul 2018

180724_cityvibe_web-01東京出生、現居台北的藝術家林明弘為卓納畫廊香港空間的全新群展《璀璨都市》設計了《上海永久》壁畫。

1940年代,單車製造商「上海永久」正式成立。以「永久」為名,除了寓意品牌能夠長做長有,也象徵着單車承載的城市回憶能繼續傳承。然而,踏入現代化的世代,上海人開始坐巴士、地鐵、私家車、甚至UBER。永久牌單車已變成懷舊經典。

東京出生、現居台北的藝術家林明弘為卓納畫廊香港空間的全新群展《璀璨都市》設計了一幅《上海永久》壁畫。粉紅性的牆紙、白色的「FOREVER」標緻性英文商標、金色的「Shanghai」字樣。品牌落在華麗的背後,就像高速發展後遺下的城市回憶。我們在急速的都市談永恆,是否很不切實際?

180724_cityvibe_web-07許宇是上海人,自少嚮往香港的流行文化。展覽名稱《璀璨都市》也取材自達明一派的名曲。

異鄉人的視覺

都市生活看似精彩,但活在其中,為何總有種淡然的失落?《璀璨都市》由卓納畫廊香港空間的總監許宇策展。本身是上海人的他,表示展覽名稱的靈感來自達明一派於1987年發行的作品《今夜星光燦爛》。「達明一派是90年代在內地非常重要的樂隊,大家也很嚮往香港的流行曲、電視劇、生活方式及節奏。可是,達明一派展現了不一樣的香港,他們對現狀有很多批判。這首歌的歌詞讓我覺得年輕人在高度發展的城市生活,其實有很多困惑。不知道城市會帶他們去怎樣的未來,一方面代表當時香港在九七回歸前的想像,另一方面在密集的城市裏,大家也對自己的命運各有想像。」

在香港談大都會人生,看似適合不過。可是,展出的作品意外地沒有香港藝術家的名字。許宇表示,透過異地的景觀,或許更能拓闊香港人對城市生活的想像。踏進展覽場地,最搶眼的都是關於上海的作品,包括內地藝術家李青的《鄰窗》。湖州出生的他,在上海鄉郊收拾廢棄的窗框內,畫上霓虹燈、地下鐵、高樓大廈、馬經等城市元素。這種城鄉分野,形成一種奇趣的畫面。

其餘參展的展品包括陳維(中國)的超現實微型場景照片、黃漢明(新加坡)重構法國電影的橋段、Stan Douglas(加拿大)模疑全城停電的作品、Francis Alÿs(比利時)記錄墨西哥城憲法廣場的錄像,以及Gordon Matta-Clark(美國)在無人辦公樓的地板鋸開一道水滴形空洞。許宇笑言這些作品描述的城市也不是藝術家本身的故鄉。或許在城外的人,更容易看到城內的風景。在重復乏味的都市生活中,我們都需要新靈感改造自己的家。

180724_cityvibe_web-02李青《鄰窗-勝利》,2017
180724_cityvibe_web-04Gordon Matta-Clark(左)《Circus》,1978;(右)《Conical Intersect》,1975
180724_cityvibe_web-06Francis Alÿs《The Collector (Colector)》, 1991-2016
180724_cityvibe_web-08陳維《障礙 #18061》,2018

《璀璨都市》藝術展

日期:即日至8月4日
地點:香港皇后大道中80號H Queen’s 5-6樓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