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一棵樹做朋友  森林浴嚮導自癒身體難關 - 明周文化

跟一棵樹做朋友  森林浴嚮導自癒身體難關

撰文: 陳詠恩     攝影: 梁俊棋

06 Sep 2018

「要定義森林浴是什麼很難,說它不是什麼會較易理解,它不是行山,不是辨認動植物的生物堂,而是利用感官,留意自己對環境的反應,狀態似靜觀。」森林浴嚮導易琪(Amanda)說。現時香港認可森林浴療癒嚮導只有四位,她是其中一位,在香港,森林浴仍是新鮮事,不過在日本已有近三十多年歷史,當初是為鼓勵都市人多接觸大自然,目的是為治療經濟發達的副作用:過勞死與癌症等慢性病,情況似曾相識,在心理健康漸受關注的香港,森林浴會否是一服治療人心的良藥?

k180718eugene-174Amanda曾在澳洲接受森林浴療癒嚮導訓練,回港後成立「香港森林浴」。

都市病   因為身體追不上環境變化

「森林浴」(shinrin-yoku)一詞最初由日本林業廳在1982年發明,意思並非真的在林內沐浴,而是走在林中,以五官感受自然環境。當時日本社會為追趕經濟,人們出現過勞死、患上癌症等慢性病,有人認為是因為市區環境令人變得緊張,「人類一直在大自然中生活,只是近幾百年才搬去城市,廿年前都未有智能手機,我們身體是大自然的一部分,如果我們與大自然愈疏離,身體追不上環境改變,愈易有身體問題,例如緊張、焦慮,常在室內長期對住螢光幕,沒放鬆神經,而森林浴就是讓人返回原始狀態。」Amanda說。所以當時日本政府主張鼓勵人多到郊外,甚至劃出森林浴公園,讓人享受大自然。

相比置身城市,不少人在郊區便覺得身心舒暢,其實有科學根據,由於植物會散發出芬多精,它是能防禦黴菌或細菌有機化合物,保護樹木避免生病或被害蟲入侵,研究分析指吸入芬多精對人類免疫系統也很有有幫助。

k180718eugene-129她記得以往行山都是點對點,沒有閒情觸摸一片葉。

「日本有研究發現有種物質叫Natural killer Cells(天然殺手細胞),白血球的一種,人進入森林後這種白血球高了,而這種白血球是可以殺死癌細胞的,這解釋了為何我們進入森林後會舒服了。」而另一點是負離子,「人吸入一定程度的負離子會感到舒暢,而室內負離子含量大大比不上戶外,尤其是水流急速的地方會更強。」

放下手機   以五官感受自然

Amanda自言自己不是治療師,而是嚮導,「大自然才是治療師,究竟是什麼令我們覺得放鬆,不是嚮導,而是環境。」她曾經到澳洲參與美國自然及森林治療嚮導及計劃協會訓練,協會由美國人Amos Clifford在2012年創辦,初時是希望把森林浴納入主流醫療系統之內,提供課程推廣至醫生、護士學習,「創辦人初時去找過保險公司,但對方認為沒有認受性,建議要在美國成立一個組織,在國內訓練出一千個領隊,但沒想到第一次開課已有外國人參加,他發現全世界也有這需要,所以後來在歐、美、中美洲也有相關課程。」

一般人行山很少有意識地留意環境,「我自己很喜歡行山,會去毅行者、攀雪山,但那種環境好難會停下來深呼吸,留意樹的顏色,欣賞陽光射下的光線,甚至跟樹木說話,如果平時行山這樣做,別人一定會覺得你有問題啦。」Amanda笑道。森林浴過程中,嚮導會盡量挑選有多種元素的環境,例如有河流、大石、小山、樹木等等,過程中除了運用五官,還會發揮如想像力、直覺、潛意識,建立個人體驗。

k180718eugene-176參加者在森林浴過中,暫時放下手機,放大五感留意身邊生物。

以交流方式與大自然溝通,鼓勵人靜下來認識身邊生物,用直覺或身體的感覺,見到樹葉便去摸,「很多人會驚喜原來自己從未摸樹葉,我們的目的是返回大自然融入,如果跟在城市做同樣的事,就不是森林浴,所以去到我們不是聽收音機或滑手機。」

患病之後 真正樂山

眼前的Amanda說話悠然而安穩,但她透露自己曾經是個緊張大師,曾經任職律師多年,回想以前,她與大自然的相處跟現在並不一樣。

小時候的她經常跟父親去行山,大學畢業後當上律師,工作壓力愈大,她愈愛戶外活動減壓,曾爬過全非洲最高峰乞力馬扎羅山,到過比利時、日本玩毅行者,甚至在澳洲、塞班島參加獨木舟比賽。「以前我喜歡挑戰自己,幾乎像上了癮,毅行者做到想再行,香港挑戰完就去外國,當時好像永遠不會滿足,不斷向外求索,有點不由自主感覺,為何我總不滿足?是有成功感的,但那成功感持續好短時間。」

四年前,她確診患上癌症,花了兩年多時間手術、化療和標靶治療,身體不能再支撐她去郊遊,活動範圍也只能限於樓下的公園,「到公園散步是唯一能接觸大自然方法,當時感受特別深,因為做化療好辛苦,但我看着草地上的鳥兒已感到舒服。我便好奇上網查,才發現有種事物叫『森林浴』,而之前在公園靜靜休息,狀態也很像森林浴想我們進入的狀態。」於是後來她便決定澳洲參與相關嚮導訓練。

k180718eugene-194Amanda每日出門經過一棵樹,都會在心底暗暗跟它說話。

森林浴的對象沒限制,回港後,她成立「香港森林浴」組織,開始與不同組織合作帶團,還將在香港發起「國際森林浴日」,帶人到大埔滘自然護理區體驗森林浴。以往她帶過最年幼的有十多歲,最年長的七十多歲也有,「森林浴其實任何人都有好處,但最多遇到中年人,可能是生活累積好多壓力,來參加就是休息機會,他們來到時整個人很繃緊,離開時發現肩頸痛沒那麼痛,好多人覺得是新體驗,行山很多時由一點行去另一點,很少沒什麼目的地享受環境。」

「以前我是要不斷冒險的探險家,不斷飛才滿足到我,現在卻可用長一段時間了解一個細小的地方,心情更平靜喜悅。」Amanda形容與樹木、森林的關係就如交朋友,以前她要相識滿天下,現在只有幾位深交便足夠。

 

國際森林浴日
日期:9月8日(星期六)
時間:下午2:30 – 5:00
地點:大埔滘自然護理區
費用:每位$250
詳情:https://bit.ly/2NlfBel

香港·森林浴
facebook‧Shinrin Yoku Hong Kong 香港·森林浴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