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計結果只求過程 禪繞畫的靜心哲學 - 明周文化

不計結果只求過程 禪繞畫的靜心哲學

撰文: YK     攝影: 趙賦禧

03 Oct 2018

佛家有云:「心亂百病生,心靜萬病息」,意思就是要尋得內心的安寧,人始能身心健康。但活在忙亂的都市裏,周而復始的工作、犬馬聲色的娛樂與急速超載的資訊卻叫人頭腦紛繁,焦慮又急躁。

禪繞老師學習放下

認證禪繞老師Carrie五年前亦曾因為工作與情緒困擾,身體亮起警號。「那時剛升職,職責的轉變成為了無形壓力。才接手新崗位幾個月,便發現身形變得消瘦。食量依舊,體型卻改變了,衣物都鬆掉了。」Carrie從前是位緊張大師,無論對自己還是別人也一樣嚴苛,凡事亦過於繃緊。自2015年起接觸禪繞畫,她漸漸拿捏到平靜內在的法門。

心靜則明,只有內心澄明,方能察知及了解自己的狀態,繼而明察世事而放下執著。

「透過禪繞,靜聽內心的説話,留意身體的感覺。每一筆,回到當下,就在此時此刻,好好與自己對話,覺察身心狀態。」── Carrie Yue

1

以繪畫領悟處世哲學

依字面解說,禪繞畫(Zentangle)是結合「禪悟」(zen)與纏結(tangle)的藝術創作,由美國字體設計師Maria Thomas與有禪修習慣的丈夫Rick Roberts共同創立。他們在某次的創作體驗中發現,專注且重複地描繪線條圖案能帶領作畫者進入冥想狀態,發揮療癒心靈的效果。

「Maria形容,投入繪畫的過程讓她忽略了時間的流逝,身體也不覺累,反而有種輕鬆舒適的感覺。Rick本身是位已還俗的僧人,他認為Maria正是透過畫畫不由自主地實踐了禪修。他們了解到畫畫能令人將注意力放在當下一刻,從而清空腦中的雜念。」Carrie如是說。

Maria Thomas與Rick Roberts(網絡截圖)

雖說坊間普遍認為一般的藝術創作也有助抒發情緒,同收心理治療之效,但禪繞畫更強調繪畫過程的體會,作品想要表達的訊息與創作成果並不如其他藝術媒介重要。「禪繞不太講究構圖,也沒有對稱概念,簡單說就是沒有規限, 作畫者亦無需起稿構思,只需隨心下筆就可以。」Carrie又解釋,畫禪繞畫只要求大家集中精神,這樣才能放空腦袋,停止思考。「禪繞給予大家選擇的自由,不必強求自己填滿空間,覺得夠就可以隨時停,過了一段時間突然想加亦可以。」

“We have no eraser in life, so why in a Zentangle Kit? ” ── Maria Thomas、Rick Roberts

禪繞另一個重大課題,就是接納生命中的不完美。「在認識禪繞畫之前,我接觸過曼陀羅畫。雖然它也強調靜心與專注,但它們需要用間尺準確量度,亦要時刻保持工整。線條歪曲便要擦掉再畫,兩邊不夠對稱又要重新畫過,這種時刻對完美的追求反而令我倍感壓力。禪繞世界則放棄間尺與擦膠,因為放鬆比畫得精準更為重要。我們認為,每一筆都有其出現的原因和意義,即使當下你對某條鉛筆痕不甚滿意,但人生原本就是不盡如意,既然現實生活也沒有可擦掉缺憾的膠擦,那我們也應嘗試擁抱所謂的『失誤』。」禪繞畫其中一個理念,就是鼓勵參與者將錯誤重新定義,實踐轉念。

3

禪繞畫把圖像糾集交織成獨特構圖,風格強烈,不但具有觀賞性,當中更蘊含人生哲理。

每節課堂的尾聲,Carrie亦會預留分享時間,鼓勵學生展示作品,互相交流感受。「有時候我們總會覺得別人做得比較好,然後掉入責備自己的漩渦。但當你退後幾步看,近距離繪畫時着眼的瑕疵,頓時變得微不足道。分享環節就是希望大家欣賞他人的同時,也培養欣賞自己的習慣。不要只顧放大缺點,要練習放下比較與批判心。」

%e8%9e%a2%e5%b9%95%e5%bf%ab%e7%85%a7-2018-10-03-%e4%b8%8b%e5%8d%882-28-42

每次課堂前,Carrie也會加入靜心呼吸練習,又會用上頌缽,希望帶領學員專注當下,放鬆心情。

其他相關文章:

■ 手造書《蛋誌》創辦人延伸迷你書概念 為兒子創作掌心繪本
■ 繪畫初哥追夢之作 以繪本修補父女情
■ 由鐵皮檔到渡海泳 Slash族設計師Winnie Ng以插畫記錄我城
■ 台灣生死教育繪本 還智障者認識生命的權利
■ 兒童圖畫書的想像 手機不能取代 ─ 《老鼠傑克被吹走了》作者鄧佩儀
■ 插畫家慧惠回到原點 從畫中感受社區人味
■ 舊課本插畫無分美醜 收藏家彙集時代回憶


重新認知久違的自己

許多人勞碌半生,每天卻活得像開行Turbo的汽車,習慣了俾油加速,不但錯過沿途風光,更苦了引擎。對於Carrie而言,禪繞就如煞車器,讓她從放慢的步伐中找回自我意識,仔細感受由內到外的一切事物。

「還記得初學禪繞的時候,明明每位同學都用一樣的工具,但我總覺得自己畫的線條比其他同學粗,那時我一口咬定只是針筆的問題。直到後來有同事在公司借用我的便利貼,他笑我寫字太大力,字痕全都壓在下面的紙貼上。那刻我才醒覺,自己落筆的力度原來這麼大,怪不得之前一直畫不出幼線條。」

將這兩件瑣事串連一起,讓Carrie意識到自己連待人接物也一樣用力過度。「以往我並不為意自己是個大力的人,而這個發現亦啟發我去反思更多。我開始留意到自己有強逼他人做事的傾向,因為怕別人走冤枉路,於是要求他們用自己認為是最好的方式去達到成果,卻忽視了大家的感受。結果同事們難受,自己又辛苦。」

Carrie形容,禪繞是一個自我認識的過程,給予我們覺悟的機會「它讓人感知當下,觀察到從不注意的問題,即使當即未必想通問題的根源所在。只有察知問題的存在,你才能正視和解決問題。而我的課題就是要學習放鬆自己,善待他人。」

%e8%9e%a2%e5%b9%95%e5%bf%ab%e7%85%a7-2018-10-02-%e4%b8%8b%e5%8d%885-05-54

訪問當天,Carrie即場示範禪繞畫技巧。

心態轉變 找回體諒與耐性

禪繞一畫便是三年,Carrie直言看待事物的態度與反應也改變了。「以前我常把『我做得到,你為何做不到』掛在嘴邊。我自問平凡普通,既然也能把事情做好,那看似能幹的旁人理應要做得更好。所以每當同事們不能達到我的標準,我會即時批評責罵,語氣差,說話又倔又直接,卻從不自覺這些要求對他人來說跟得很吃力。」

禪繞帶來的平靜卻澆滅了她的火爆衝動,體諒之心油然而生。「除了禪繞,我亦不時參與常霖法師的禪修活動。他其中有一句話,我覺得很有用:『停一停,深呼吸』。在情緒冒起之時,先不要爆發。來個深呼吸,脾氣怒氣自然會平服一點。我也因此學會放慢,變得凡事也不急於作反應。遇上以往看不過眼的情況,我不再即時批判,並嘗試理解對方的原因與苦衷,不把期望加諸他人身上。其實知道別人已經盡力就很足夠,畢竟每個人的能力與長處也不一樣,我必須學會接納這一點。」

1

Carrie一臉和善,聲線温婉,與她口中昔日的自己判若兩人。

近年,Carrie更毅然放棄全職工作。錢賺少了,但她坦言找回屬於自己的生活節奏,比從前快樂得多。「前一份工我做了十一年,之後一份又做了一年多,離職時同事們都很驚訝,因為他們覺得我看起來還很有衝勁,但實情我並不快樂。」人工福利樣樣都好,但Carrie愈做愈空虛、份外沉悶。「經常有種喘不過氣的感覺,所以每隔幾個月我就去一次旅行。但逃避得多,問題依舊,心靈還是有種不被滿足的感覺,終於冒起不想再做下去的念頭。」

熱情消逝,與其繼續留守,她想通要做讓自己遂心的事。「禪繞對我有很大啟發,所以我想讓更多人接觸和認識禪繞。」目前,她一邊舉辦禪繞工作坊,一邊在玩具圖書館當兼職,從中又有新的領會。「其實我一直不太喜歡小朋友,直情去到不想靠近的程度。當初決定到玩具圖書館工作也本着即管一試的心態,做落卻察覺自己比舊時打工更有耐性,更樂於與孩子們相處。大概是禪修為我消除壓力,人也更悠然自得。」她笑言,這些覺知與改變並非一時三刻,但為着個人成長,慢也是值得的。

%e8%9e%a2%e5%b9%95%e5%bf%ab%e7%85%a7-2018-10-03-%e4%b8%8b%e5%8d%884-32-31

Carrie把禪繞創作注入其他的日用品之中,修心之餘,也能美化家居。

Let’s Draw Zentangle –  CarrieFish CZT22
專頁 | www.facebook.com/CarrieFishZentangle

Zentangle
https://zentangle.com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