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遊製錶廠】Jaquet Droz 發明家之夢
熱門文章
【藝遊製錶廠】Jaquet Droz 發明家之夢
24
j899-000-064_signing-machine_ambiance

與大部分錶師不同,「鐘錶匠」一詞,其實並不足以形容Jaquet Droz的品牌創辦人Pierre Jaquet-Droz(1721–1790),因為神學出身的他擁有超過一個身份,除了製錶,亦醉心機械人偶的發明,更會在交通未盡發達的時代中四處遊歷,是當時的「Slash族」。他的旅程始於好奇,而這一份好奇早前又領筆者到其出身之地──瑞士的拉夏德芳(La Chaux-de-Fonds),見證這個曾失落超過二百年的傳奇之師。

品牌的第一款「簽名機」四年前首度推出,將自動玩偶工藝與高級製錶互相結合,全新作品亦於今年完成。
品牌的第一款「簽名機」四年前首度推出,將自動玩偶工藝與高級製錶互相結合,全新作品亦於今年完成。

Start from Curiosity

La Chaux-de-Fonds位於瑞士西北部,與具有「製錶業重鎮」之稱的拉紹德封(Neuchâtel)大約只有半小時的車程距離;1738年,年僅十七歲、一直過着優裕生活的Pierre Jaquet-Droz憑藉數學和機械方面的天分,在此成立了第一家錶廠,並展開他往後耐人尋味的「Slash族」人生。頭二十年,他不斷精雕細琢,完成了幾多名不經傳的隱世傑作,可惜都苦無對外門路。直到某日,他決定主動出擊,不再坐以待斃,挑選了其中六件作品後,便偕同同是鐘錶匠的岳父Abram Sandoz,遠赴正值強勢的西班牙王室獻技,孤注一擲,只期望打出名堂,將自家作品遠銷國際。

廠房坐落於山谷之中,窗外一片悠然。
廠房坐落於山谷之中,窗外一片悠然。

就說,在虛實網絡都不如今日的十八世紀,如此這般,舉步維艱,可因為匠人的堅持,結果亦不負眾望;整整六件作品最後全都被King Ferdinand VI買下,而其中一座牧羊人座鐘(Shepherd’s Clock),時至今日依然是西班牙皇宮博物館(Palacio Real de Madrid)的重點收藏。

Singing Bird鳥籠吊鐘以當時(接近三百年歷史)的雀鳥標本製作,上鍊後會舞動哼歌,時間顯示於底部,現為品牌自家收藏,由專人保養維修。
Singing Bird鳥籠吊鐘內兩隻雀鳥標本,經上鍊後會舞動哼歌,時間顯示於底部,現為品牌自家收藏,由專人保養維修。
吊鐘內的雀鳥標已有接近三百年歷史
吊鐘內的雀鳥標已有接近三百年歷史

從西班牙回到瑞士,Pierre Jaquet-Droz不只賺得可觀收入,隨後無論是出遊,抑或是研究的機會也接踵而來。他先將賣錶所得的資金財富,全都投放到一些超複雜功能時計,還有機械人偶(Automaton)的研究之上,又同時將業務拓展到彼岸的倫敦(1774年),以及後來的日內瓦(1784年),打開新的市場。

Neuchâtel藝術與歷史博物館內亦有有關玩偶製作的畫作收藏
Neuchâtel藝術與歷史博物館內有關玩偶製作的畫作收藏

誠然,對神學學士畢業的Pierre Jaquet-Droz來說,製錶就如同一道通往世界,或是更高層次的靈感之門,越過門後,他似乎更能抓住一種介乎靈性與物質上的平衡、領受一種造物的神奇。

來自機械人偶的見證

三個機械人偶至今歷史將近二百五十年; “The Writer”(右一)是最早完成的人型玩偶,從背部上鍊後手腕會前後左右移動,以調校書寫位置。
三個機械人偶至今歷史將近二百五十年; “The Writer”(右一)是最早完成的人型玩偶,從背部上鍊後手腕會前後左右移動,以調校書寫位置。

尋找失落傳奇的旅程,就由三個經上鍊傳動後,能揮筆書寫、繪畫和奏樂的機械人偶揭開序幕,「他們」分別是作家(The Writer)、畫家(The Draughtsman)和音樂家(The Musician),而且全都由Pierre與兒子Henri-Louis Jaquet-Droz,以及徒弟Jean-Frédéric Leschot在1768–1774年間共同製作。

據說「作家」每次上鍊後最多可寫四十個字母
據說「作家」每次上鍊後最多可寫四十個字母

曾跟隨大師造訪法國宮廷,令當時掌權的路易十六與瑪麗皇后嘖嘖稱奇,又試過巡迴歐洲,輾轉在1791年Jaquet-Droz父子二人過世以後,被西班牙的大小博物館納入收藏,過百年人生百態,三個機械人偶頓成時代見證;1906年,瑞士政府補助購回珍品,完好的三個人偶終重歸故土,成為眼前Neuchâtel藝術與歷史博物館(Musee d’Art et d’ Histoire)的永久藏品。

透過複雜的內部零件結構,「音樂家」既有奏樂能力,亦具有呼吸節奏。
透過複雜的內部零件結構,「音樂家」既有奏樂能力,亦具有呼吸節奏。

然而,這不過是品牌傳奇歷史中的一小部分,諸如大型玩偶以外的更多創作,比方將前者結合腕表設計的報時鳥自動裝置(Charming Bird)、安裝了報時音樂盒的音樂報時鳥(Singing Bird)、曾一度透過貿易公司銷售到東方來的古董琺瑯、微繪、雕刻等各種工藝腕錶,亦早已成為今時今日Jaquet Droz的品牌核心。親見過,方知其值。

走過失落的歷史 

花了大篇幅娓娓道來品牌的前半生,藉着三個叫人驚嘆的活動人偶,見證Pierre Jaquet-Droz由神學士、鐘錶匠、發明家,到成為商旅者的變化;回神過來,匆匆歲月,才驚覺一切歷時不過半百有三年。

Charming Bird腕錶
Charming Bird腕錶

那時品牌發展如日方中,享負盛名,又有誰能預料到一個噩耗將改寫歷史時序?就在1790和1791年,Pierre和Henri-Louis Jaquet-Droz兩父子不幸離世,品牌後繼無人,當年冠絕中外的名字亦漸從業界裏面消失。

工匠正在為Charming Bird腕錶進行裝嵌
工匠正在為Charming Bird腕錶進行裝嵌

沉睡超過二百年至1995,法國企業家Francois Bodet決定復興Jaquet Droz這個品牌,後來輾轉由Swatch集團收歸旗下(2000年),才慢慢發展成現在的規模。2010年,品牌在發源地La Chaux-de-Fonds重新成立製錶工坊,並集高級製錶廠、藝術工坊、自動玩偶和修復工坊於一身。

延續工藝傳統 

今年新作Tropical Bird Repeater
今年新作Tropical Bird Repeater

品牌位於La Chaux-de-Fonds山谷的現代化廠房是咱們行程的第二站,主要對外展示其拿手的錶盤工藝,如大明火琺瑯技藝、微繪工藝、金箔雕花、各種天然礦物的雕飾技術,以及機械人偶等。為堅守Pierre Jaquet-Droz過往對美學的堅持和執着,也為重拾當年成功攫取歐洲、俄國甚至更遙遠東方目光的關鍵,品牌被納入Swatch集團麾下之初,已主力以復興傳統設計與工藝為先;至於製錶技術的突破,則會視乎程度複雜,交由同集團的Blancpain,又或是獨立製錶師Christophe Claret負責。

The Bird Repeater錶盤造模
The Bird Repeater錶盤造模

既為觀廠重點,現場工藝示範不可少覷。無論是琺瑯彩繪的燒與製,抑或是寶石鑲工的定與型,品牌一共八位琺瑯工藝師及寶石工匠無一不表現從容,而且落筆銳利,數秒之間, 錶盤圖案繪形繪色,筆觸細膩生動,大開人眼界。

琺瑯工藝師正在繪製去年一枚黑色大明火Petite Heure Minute Pink Flamingo,就地取材以指甲為調色盤。
琺瑯工藝師正在繪製去年一枚黑色大明火Petite Heure Minute Pink Flamingo,就地取材以指甲為調色盤。

時空一下子交錯,想起品牌於十八世紀推出的精緻懷錶,當中也有不少如此裝飾性圖案,彷彿感受到昔日雅緻,延續傳統……無怪品牌作品早受當時大受清貴族青睞,時至今日,北京故宮博物院仍以此收藏,必有原因。

(部分圖片由品牌提供)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政治漫畫 港產片 手作 香港製造 食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