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工事(上)‧原則】四個不願為國歌站立的學生︰社工系教我們要不平則鳴 - 明周文化

【社工事(上)‧原則】四個不願為國歌站立的學生︰社工系教我們要不平則鳴

撰文: 李雨夢     攝影: 趙賦禧

14 May 2018

2017年底,正值《國歌法》在社會上爭拗得如火如荼之際,究竟奏國歌時不肅立是否會犯法,也可能會違反法例。12月16日,香港專業進修學校(港專)舉行畢業禮期間,有社工系畢業生在國歌奏樂時,拒絕站立,也有人在胸前舉起交叉的手勢,被校方以「不尊重」國歌為由,驅遂離場,有十多名社工系學生不滿校方的做法,於是也一併離場抗議。

事後,港專校方回應,港專一直以來都是「愛國愛港」,校長陳卓禧直言港專是「愛國學校」,如果學生不知道便是「揀錯學校」。

社工有一種價值

首先被校方趕離場的余啟濤,回憶起當時的行動,不過是沒有騷擾典禮,只是集體靜坐,「要規定所有人聽到國歌時都要肅立,這件事情我們覺得很不合理,好似是透過規範來強迫市民去表達愛國的情懷。」畢業典禮之前,他就已經打算要做此行動,表達立場︰「甚至沒有想過要叫口號或者示威,有跟同學溝通,如果他們想加入便加入,也沒有說要搞得很大。」

只是,沒有預料得到,校方會以強硬的姿態來回應。余啟濤曾經想過校方可能「隻眼開隻眼閉」,讓國歌奏完便算,不會有任何行動。余啟濤回憶起當日的情景,直指校方的態度很惡劣︰「我唔覺我咁樣係需要被趕離場,校方是以命令式的語氣去叫我們離開,不是以一種願意溝通的方式,去到最後,我們兩個人擾攘了一會,最後便離開了現場。」

十多個同學一起離開現場,在門外繼續抗議校方的處理手法,也有跟校方當面對質,Carfield、Chole與阿輝是其中涉事的學生。

fhc_7260(左至右)社工系學生阿輝、余啟濤、Carfield與 Chole相信做社工是「寧鳴而死,不默而生」。

Carfield說,對於他/她們來說,這是不平則鳴,也是港專社工系所教導的一些價值。余啟濤進一步解釋︰「在課堂上,老師教我們,社工要有獨立自主以及批判的思維,對於政權不應該是阿諛奉承,當受到一些不合理的規則去限制甚至打理時,便需要發聲。」於是,看見《國歌法》裡不合理的條法及規範時,他們選擇了發聲和行動,「我們不應該做一個維穩的機械,這次行動體現了社會要維護公義的精神。」然而,哪怕行動如此溫和,都被視為滋擾。

對於校方的反撲,阿輝覺得這種說法很荒謬︰「我們不是不知道學校的政治背景,但會選讀港專的社工,是因為對於這個學科有熱誠,如果社會工作是要去為弱勢發聲、打破社會的不平時,港專在辦這個學科更要去想清楚本身的理念。究竟是要去生產一批維穩的社工,還是一班會去發聲的社工?當然,我們可能也不是校方眼中所認同的社工吧。」Carfield補充,質疑校方今日辦社工系的原意︰「為甚麼社工系會愈來愈像是校方的搵錢工具。」

畢業後回到現實?

港專的社工系,沒有其他大學及大專院校出名,四人大抵都知道外界對於這所院校的看法,Carfield說︰「可能別人會覺得入去港專讀的一定不是成績最好的人,但我覺得社工系的師資不會比其他院校遜色,有很多有心的老師,學生與老師之間的交流很密切,社工教的第一件事就係建立關係,老師們做到了,是他們教會我要有獨立和批判的思考。」

fhc_7339阿輝(左一)覺得今日的社工忙於跑數;Carfield(左二)認為學院以開社工系名義賺錢,忘了社工應有的精神。

余啟濤覺得,正正是因為這一群社工系的老師,教會他如何做一個社工︰「他們在課堂及課外用行動來示範給我們看,如何做一個好社工,不只是教你理論和技巧。校長說我們明知學校的立場,一開始就不應該入讀,這個說法很有問題,教育應該是有教無類,社工系也教我們在面對服務使用者的時候,要不帶批判地去看待不同的立場。」

只是,學校裡教導了他們如何與人去建立關係,卻沒有教導他們如何寫報告、計劃書。新生代的社工,一畢業便要面對現時在一筆過撥款下的社福界生態,難免顯得力不從心。抗議過後,來到現實的工作場域,又是另一番光景。阿輝指,在一筆過撥款下申請基金,社工要被逼加入「交數」的商業制度,令社工「少咗接觸真正嘅人,反而多咗見一些唔係要服務嘅人,即係高層。」

Chole說,因為機構或資助者的立場,令很多事情落實不到。「正式工作後才知道,原來做社工不只是做服務,太多不同的工作根本令到你沒有時間及空間去做服務。」那種嚴竣的程度,是常常工作至凌晨一、兩點,「都係做緊admin嘢咋,好似一日48小時都不夠用。」

在大環境無法有太多的改變下,這羣年輕社工只希望能夠保持自己的初心。Chole覺得,最重要是不要被社會和社福界同化了自己,「如果去到最後都不可行,我想我會離開去一個適合自己的地方。」余啟濤引用了港專社會工作系會的Soc Tee(團體衫),背後印上了一句「寧鳴而死,不默而生」,余說︰「我覺得這一句說話是圍繞着我的整個社工生涯,這不只是一句宣言,更是會常常記取的原則,這個原則會推動我們去做一些事情。」

就像畢業禮上,那個堅守原則而最終被體制驅逐離場的自己,他們沒有後悔,仍然保持不卑不亢的姿態。

 

 

 

 

熱門文章

其他影片

img_2508

【社工事(下)・復興路】失落的社工價值 – 邵家臻

城市焦點

%e7%ab%8b

【社工事(上)‧被捕】留有案底的社工 從七十年代的艇戶事件走過來 ─ 馮可立

城市焦點

img_1399

【星期日人物】兩代社工 一個月亮 曉暘母親:兒子,你不是英雄

城市焦點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