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迷態度・反雲篇】 悲情左膠戀上兵工廠:有一種精神叫滴水穿石 - 明周文化

【球迷態度・反雲篇】 悲情左膠戀上兵工廠:有一種精神叫滴水穿石

撰文: 關震海     攝影: 譚志榮

12 Jun 2018

Arsenal manager Arsene Wenger celebrates beating Manchester United in their English Premiership football match at Old Trafford, Manchester, northwestern Britain, 17 September 2006. Arsenal won the game 0-1. AFP PHOTO / ANDREW YATES Mobile and website use of domestic English football pictures subject to subscription of a license with Football Association Premier League (FAPL) tel : +44 207 298 1656. For newspapers where the football content of the printed and electronic versions are identical, no licence is necessary. / AFP PHOTO / ANDREW YATES

雲加注重球員有系統的訓練,一改英倫球員賽前飲酒的惡習。

雲加廿二年執阿仙奴教鞭,首十年為阿仙奴寫下光輝一頁。在9798年、0001年、0304年奪英超冠軍,在0304年度更創下三十八戰不敗紀錄。雲加的足球哲學成為八十、九十後的足球啟蒙。阿仙奴代表了小組滲入,重用年輕球員,買球員眼光獨到。可是,十二年來未嘗奪標滋味,賣出的主將,往往在他隊奪標,雲佩斯、亨利、韋拉,比比皆是。近十年在聯賽長年在首五名徘徊,被球迷嘲諷「頭四就是盃」。阿仙奴球迷不但接受失冠,失前四,還要面對「被大炒」,輸給同市死敵熱刺的事實。死忠粉絲「暴龍哥」Troopz多次怒斥:「我們真的受夠了!我們要的是冠軍,不是那套力爭前四的謬論!」

然而,阿仙奴墮落,香港球迷反而有增無減。阿仙奴這支英倫球會,對球員低買高賣,球員年過三十便急急放盤,建新球場都用商業冠名,資本主義味濃,偏偏吸引一班關心基層的社運分子。這班社運人一起講阿仙奴事,講三日都不完。

tan180527hoi0445(左)譚亮英、杜振豪(中)、李大成(右)三位社運友同是阿仙奴迷,他們說不知為何左派人特別喜歡阿仙奴,但從來不會一起看球賽。

 

*=李大成(關注綜援低收入聯盟):千禧年後愛上亨利、柏金年代的阿仙奴,關心基層行唐樓、入劏房,甚至見傳媒,例必一身阿仙奴波衫示人。

*=杜振豪(社民連行政委員):阿仙奴死忠粉絲,三年前開始反雲加。

*=譚亮英(街工勞工組): 七十年代開始喜歡阿仙奴,資深阿仙奴球迷。

有一種社運精神叫阿仙奴

成:廿年前曼聯球迷多好多,話自己鍾意阿仙奴,好似「出櫃」咁。之後好多人轉咗去巴塞,什麼「地上最強」,皇馬都會轉咗去巴塞,即係「勝利球迷」。做得阿仙奴球迷,已經沒有那種好追求勝利的執着,亦不會離開。

豪:(大笑)未至於……其實所謂球會精神是假的,不同球會都話自己有精神,我覺得真正的精神在於球迷。經過十年的磨練,其實已訓練出阿仙奴球迷有一種堅韌,經歷雲加近十年的折磨,阿仙奴球迷可以有先天性社會運動的特質,不會短視,輸了又不會氣餒。

成:係啊,爭取唔到我們等下次,滴水穿石……

豪:行三步退兩步,頭四變成勝利,我好想笑啊,救命。

英:陣容上不是最強,阿仙奴是打鬥志,拚勁,是那種決心。最開心不是02–03創下不敗紀錄,是01–02那季。開季經歷低潮,對弱隊會失分,輸俾列斯聯,那一季不斷有人傷,在討論區「有人戰死沙場」,最後拚死攞冠軍。

豪:幾時我真的覺得雲加不行?就是李斯特城奪冠那年。李斯特城那一年是重奪英超這麼好的機會。自己打到一pat屎咁。

成:(苦笑)但可惜最後俾另一個「雲爺爺」(雲里亞尼)發圍。

豪:那年開始覺悟是領隊的問題,不是球員的問題。對雲加,畢竟曾經深深愛過,以前給他很多藉口,其實他有很多苦衷,的確,真的差了很多錢。尤其這兩三年的英超領隊,真是高下立見,陣容調整,防守調配,輸兩三截。

成:我會猶豫……不想鬧到他一文不值。

豪:韋拉開始,就每年換一個隊長。黃金年齡其實可以打多一、兩年,但雲加就是不留。但年輕人就接不到。

英:雲加好固執自己那一套,有些決定是很奇怪的,找回蘇金寶、施維斯達返來頂。施維斯達那時在曼聯後備,還找丹尼臣來接班。05–06年度已經離開爭標,歐聯用完全不同的腳法,只放亨利在前面跑,法比加斯組織,皮利斯打中場,唔覺意贏一場,唔覺意又贏一場進入決賽。

豪:(勾起傷心事)那一年我好傷心,如果歐聯對巴塞,有韋拉,我覺得結果不會這樣……每年重複發生,賣隊長,後防長期處理不當,到2月便土崩瓦解,這五、六年遇強隊,是必輸,只能博和。連串的創傷同社運差不多

 成:阿仙奴跳不出這種循環。依家,阿仙奴在捱緊……這樣不行的,一個組織只看這一年,是死定的。我經常跟同事講:無論今年有幾辛苦,達到標,一定要寫proposal拿新資源,開新agenda,如不是一定消失。我見不少基層組織「瓜咗」,所以一定要看未來十年的事。

tan180527hoi0154

球迷傷心但不死心

記:雲加走了,十年後再訪問你們,會否已變了不是阿仙奴的球迷?

豪:阿仙奴對我來說,是知性上的初戀,那種初戀很難複製。不排除有其他「激情」……小王子有句話:為何玫瑰花這麼珍貴,不是它美,是你所付出的時間。我對阿仙奴的感情,並不是阿仙奴很「巴閉」,而是跟他相處了很久。

成:人生最要捱的時候,都俾晒佢。

豪:好似屋企的黃面婆,好靚?唔係,有感情,無辦法離開她。

成:「黃面婆」你講,不是我講……

英:我個仔都是阿仙奴球迷,他們同學都是阿仙奴球迷。我解釋不到……為何會喜歡阿仙奴。

tan180527hoi0526三位「槍迷」砌出跨年代的阿仙奴最佳組合,最後由年資最深的譚亮英拍板決定。中堅由九十年代的阿當斯配上七十年代奧拉利,加強阿仙奴現時最弱的一環—防守。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