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蒲崗將被消失嗎】 忠實書迷頂手苦撑 崇齡書店守望街坊近五十年 - 明周文化

【新蒲崗將被消失嗎】 忠實書迷頂手苦撑 崇齡書店守望街坊近五十年

撰文: 陳詠恩     攝影: 梁俊棋 

22 Jun 2018

新蒲崗以往沒有港鐵站,交通不算便利,相對於觀塘、九龍灣、葵涌區,算是租金低廉,故近年吸引不少劇團及書店進駐,不過其實早在四十多年前,這裏已有家二手書店,滿足附近一帶工廠妹、工廠仔文娛需要,雖然如今租書業已近黃昏,但它仍為僅餘的三十多位熟客仔堅守到最後。

k180530eugene-364書迷Catherine明知經營二手書店是夕陽行業,仍然抱着一絲希望,為一班熟客捱下去。

守望街坊工友近五十年

崇齡書店是區內唯一的租書店,百多呎的空間沒漂亮裝修,最街坊的格局密質質的放滿台灣進口書,新店主Catherine原本也是位書迷,「因為爸爸以前在新蒲崗有個單位做製衣,我有空便會來租書來,以前哪像現在有手機等娛樂,附近工廠的上班族,甚至啟德機場上班的都會來租書!」Catherine記得很清楚,以前舖位崇齡街如意樓的樓梯底,那時店主勞伯總是笑口常開,不但認得所有客人,每次見面也會親切問候,「那時我會到書店樓上的中醫看醫生,勞伯見我來租書就愛說『唔好成日嚟睇醫生啦』。」Catherine見證着書種潮來潮去,由男生愛看的古龍、梁羽生等武俠小說,女生必看的岑海倫、亦舒,演變到後來台灣網絡小說和穿越題材故事。

shunling1-1

崇齡書店以前是個樓梯舖,五年前因為加租退場,舖位後來變成地產舖。(李健明提供)
k180530eugene-252書店只有百來平方呎,小小的空間塞滿了書,也填滿了借書者的期望。

習慣轉變,但習慣不了租金大幅增加。五年前,樓梯底舖位被大幅加租至萬多元,勞伯將書店搬到現在新蒲崗廣場新址,隱身在眾多補習社之中,可是客人們都以為書店已結業,令原本已不多的客人減半。直至兩年前,Catherine有日得知,年事已高的勞伯已「安詳地過世」,勞伯兒子找來親戚幫忙看店,但親戚後來也不願做,當時Catherine正好沒工作,即使明知租書店已是夕陽行業,但與丈夫商量後,仍決定一圓兒時夢想,膽粗粗頂手來做。

顧客長大後成書店老闆

「勞伯為人很好,客人都好疼惜他,聽之前負責人說,之前有位後生仔每日都來等開店,一口氣租八、九本書,晚上便來歸還,但勞伯去世後,他便說以後都不再來借書了,他說『我每月只有8000多元收入,租書已花掉2000元,其實之前是為了幫阿伯,我才來租書呢』。」Catherine憶述此事,眼淚忍不住在眼眶內打轉。

Catherine接手後,除了添置了鐵書架,把凌亂的書店整理好,書店倒沒太多改變,「一般租書店都行會員制,規定還書日期,勞伯卻從不限客人還書日期,有人一次借十多本,卻一個月後才還,他也不介意。而且他會體諒客人經濟能力,還說過一輩子不加價,所以未必個個客人收費一樣,我接手時就要記到實。」

k180530eugene-314近年主要入台灣出版的書籍,包括武俠小說與愛情小說,各有捧場客。

老店有的是人情味,但她接手後也有難處,除了統一書價和還書日期,也要學習怎樣入貨,「這裏不會有新客,來來去去都是三十多位熟客,四十至八十歲的也有。聽行家說,香港的租書店已所剩無幾,勞伯親戚經營的兩家店均已結業,年紀大的客人寧願跨區也要來租書,無非是一種習慣,如果連我也不做,他們便連這娛樂也沒有了,做得幾耐得幾耐吧!」

然而,她也感嘆,以前書本流轉得快,亦聽聞有人來買大批二手書,帶到監獄給囚犯閱讀,但後來懲教署收緊規管,怕人把毒品夾在書中,就不再有人這樣買書。多出的二手書出路也不多,「即使是想捐予學校或老人院,也沒有人願意接收,如果有人肯收,我免費捐也沒所謂,總比扔掉好。」

k180530eugene-249書店在商場不起眼的角落,旁邊是小吃店和補習社,只能靠熟客維持收入。

崇齡書店

地址:崇齡街33號新蒲崗廣場1樓B15號舖

電話:2324 8980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