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律師被欠費風波】法援獨立性成疑 帝理邁進入法援被阻 人權被視作敏感議題 - 明周文化

【大律師被欠費風波】法援獨立性成疑 帝理邁進入法援被阻 人權被視作敏感議題

撰文: 鄭祉愉     攝影: 譚志榮

06 Jul 2018

法援是香港市民的人權。

1844年,隨香港最高法院成立,《最高法院條例》  (High Court Ordinance)載入條文,列明香港人擁有價值50元以下的物業,經法院准許個案後,就有取得免費法律代表的權利。

早在九十年代,回歸前夕,立法會議員及大律師就曾爭取法援署獨立,不過未能成事。

法援服務局負責監控法律援助署工作,成員分別有四名非法律專業成員,另外四位,各由大律師公會及香港律師會舉薦兩名成員,各推薦必須經特首批准,若拒絕,才能另行推薦人選。

今年稍早,律師會曾經推薦人權律師帝理邁成為委員,然而推薦一直懸而未決。遲遲未批的原因,有活躍的知情大律師指是行內「公開的秘密」,並至少由六個人口中聽聞事件,他認為明顯是「政治目標(political targeting),因為帝理邁是司法覆核專家」,而目前委員會內只有一名事務律師。

獲律師會推薦入法援局但懸而未決的人權律師帝理邁指出,相對過去,人權現在被視為敏感議題。

帝理邁回應說:「我認為在(法援服務局)會內有多樣聲音非常重要,尤其這個委員會如此重要,在(法律)事務上可以制定政策。」記者查詢香港律師會,後者未作回應。

人權被視作敏感議題

在香港,當人權律師是否應該擔心踩地雷?

帝理邁說:「比起從前,人權有時被視作頗為敏感的事。今時今日,對下一代而言,如何跟中國大陸調和對人權以及管治的不同看法,何謂中國特色的人權,以及國際社會對人權的視角,會如何影響香港及港中關係,是其中一個愈來愈多人探討的議題,仍有許多事宜需要去敏感化,如言論自由,以及一張長長的人權清單。」

他沉吟:「在香港,我們可以繼續享有這些自由嗎?希望某日,在中國大陸會有更多(自由)。」

談到日後假如無法再從事法律工作,他說自己仍會透過寫作、抗爭等方式為人權發聲。

對於帝理邁獲推薦但未獲批一事,戴啟思同樣知悉。大律師公會已呈交兩位推薦成員,需要在8月底換屆前任命,他對此亦有所憂慮,因為議會雖能在缺少成員的情況下運作,但監察力量將會減弱。他曾經在2005年及2006年任職大律師公會會長,當時定期會有茶叙,至今法援服務局未有與戴啟思見面。

戴啟思說:「作為大律師公會主席,我亦注意到有些人覺得無望(hopeless)。作為大律師,要在法庭上無所畏懼,鏗鏘有力地表達最佳的論點,爭取客戶的利益。在法庭外,我們得較為謹慎。」

法援署應否成為獨立機構?

7月1日,法律援助署將落實本年度施政報告建議,由目前隸屬民政事務局,轉到直屬政務司司長,回復2007年前安排。在這十年間,法援署隸屬民政事務署,普遍認為有利益衝突,尤其是部分市民興訟的對象正正是民政事務署。

戴啟思對法援局的未來仍抱有希望,郭榮鏗也認為,法援署重歸政務司轄下,可期望較前獨立。

至於以往法律界曾經強烈要求法援署獨立,郭榮鏗則不以為然,他說:「獨立即是特首委任,幾年更新一次,真的獨立嗎?反而現時政府法援署入面是長俸公務員,難以解僱,『郁唔到佢』,他們又長做,反而有其獨立性。」

延伸閱讀:

法援署VS律政司 公義資源傾斜 法律變有錢人玩意
審批司法覆核及法援越發嚴苛 律師先要無償工作
三個個案:法援最高欠三百萬 公眾成受害者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