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龍塘的浪漫.日落西餐】彩色玻璃窗與芝士蛋糕 老派西廚的小改變與大堅持   - 明周文化

【九龍塘的浪漫.日落西餐】彩色玻璃窗與芝士蛋糕 老派西廚的小改變與大堅持  

撰文: 鍾梓儀     攝影: 關震海

31 Jul 2018

dsc04303

編者按:浪漫太空城

(九龍塘貴為高尚地段,是舊時粵劇名伶與富豪的集居處,今是前政務司司長唐英年家族居所。這裏除了豪宅、名校林立,或許會令人聯想到港產片裏的時鐘酒店。你或許沒有想過在廣播道下、浸會大學前,有一座毫不起眼的灰色建築建新中心,乍看飽歷風霜,細閱資料,原來是西九故宮顧問、建議在葵涌貨櫃碼頭建「天空之城」建築師嚴迅奇的作品。嚴迅奇於81年憑建新中心,獲香港建築師學會年獎的優異獎,其天空之城的概念令他漸露頭角。記者走訪九龍塘建新中心商戶,與資深傳媒人和浸大同學對談,逐步拾遺,紀錄商場卅七載鮮為人知的前塵往事。)

穹頂的彩色玻璃、牆上微微泛黃的香江黑白照、茜紅色條子桌布下的藤織座椅、餐牌上紅藍相間的繚草字體、白髮滄滄的老酒保……走進九龍塘百味閣餐廳,撲鼻而來的除了豉油西餐的香氣,更有一股濃厚的八十年代懷舊氛圍。

坐在餐廳中央喝咖啡的馮國良,是餐廳的老闆,也是建新中心的業委會主席。少時在希爾頓酒店學藝,一步步攀上總廚之位,94年向家具店頂下舖位落戶至今,眨眼已有廿四個年頭。百味閣並非建新中心的第一批「原居民」,相比起三十多年來屹立不倒的銀行、酒吧、民俗服裝店(見另稿)等,本來是後進之輩,但隨着商戶的遷走、業權的易手,馮國良歷盡商場的高低起迭,漸漸成為這裡的老業主之一。

跟老闆做訪問,正值世界盃之時。其他酒吧都換上大屏幕播足球。記者問馮老闆會否播球賽,刺激生意,他一口拒絕:「播足球,都唔襯餐廳的裝潢!」十分霸氣。

跟老闆做訪問,正值世界盃之時。其他酒吧都換上大屏幕播足球。記者問馮老闆會否播球賽,刺激生意,他一口拒絕:「播足球,都唔襯餐廳的裝潢!」十分霸氣。

見證建築王國盛與衰

馮國良指,建新中心的歷史可追溯至八十年代初,商場當年由建新工程(Franki Contractors Ltd.)斥資興建。「建新是當年香港最大的建築承建商,規模比金門建築還要大,後來改名為B+B  Construction Co. Ltd。」翻查資料,建新由嘉道理家族持有,上世紀初購入九龍塘大地皮,建造「花園城市」,後來更發展加多利山豪宅區,聲勢一時無兩。

直至千禧年,建新捲入天水圍天頌苑的短樁醜聞,涉事人員被判囚五年,更須賠上一筆鉅款。建新更先後涉及機鐵香港站及藍塘道住宅等短樁事件,最後疑無力償還罰款而被法庭勒令清盤。當建築王國神話不再,建新在名單上被剔除時,原有的辦公室人去樓空,後來變成了浸大持續教育學院。建新留下的,就只有地圖上小小的一座建新中心。

九龍塘港鐵站A2出口的標示,只有聯合道上的數間浸會物業,卻無聯合道上的建新中心。

九龍塘港鐵站A2出口的標示,只有聯合道上的數間浸會物業,卻無聯合道上的建新中心。

麻雀雖小 五臟俱全

想當年,四台鼎立廣播道,建新中心有西餐、有茶樓、有酒吧、有波樓、有卡啦OK,吃喝玩樂應有盡有,是不少傳媒人、藝員的後花園(見另稿)。馮國良形容,雖然商場呈L字形,樓面面積不大,麻雀雖小,但五臟俱全。

當年百味閣的旁邊有一間「流浪星卡啦OK」,下午四點才開門,兩邊門戶緊閉,只能從門縫間聽見老派情歌,氣氛非常神秘。據報道,江湖人士曾在此處掀起一場腥風血雨。

馮國良口中的「流浪星」不是劈友場所,而是長者蒲點。他記得每晚皆有不少打扮花俏的女士到場,吸引了不少上了年紀的男士驅車前來結識女伴,令他印象深刻的是一個阿伯︰「他每晚都著得好靚,官仔骨骨,結好領帶,每晚6至7時唱一個鐘,很有規律。」流浪星在年前倒閉,現址變成了「sell懷舊」的冰室,吸引不少人慕名到訪,瞬間門庭若市,馮不禁小聲嘟嚷︰「咪又係一般茶餐廳!香港人,真係懷舊嘅冰室又嫌老餅唔幫襯!」

fhc_2197

除了食肆,建新中心一如其他蚊型商場,內裏各大地產舖林立。馮口中的建新中心,就像香港樓市的寒暑表。遇上樓市低潮,商場內的地產舖只餘寥寥一兩間;後來經濟復甦,九龍塘推出不少樓盤,地產舖數目再度回升;最近賣得七七八八,地產又執了一兩間。馮屈指一算,樓市高峰期商場裏的地產店多達十間,不過當中的佼佼者,是商場裏的專營豪宅盤的「飛達地產」,儘管看似水靜鵝飛,其實「生意多到你估佢唔到」,是商場落成三十七年至今屹立不倒的老大哥。

醫院物業進駐  商場人流漸少

不過,燈紅酒綠,衣香鬢影不再,上一代人對建新中心的思憶已成褪色風景。

回想起港府未限制雙非孕婦來港產子以前,「大陸人個個落嚟生仔,浸會醫院好似街市咁旺。」因床位有價有市,浸會醫院逐步擴張,與區樹洪後人達成協議,併購毗鄰的區樹洪中心,當年的明星酒樓「畔溪」因而結業。後來醫院更覬覦毗連的建新中心,每當有商戶快要做不下去,浸會醫院便「頂爛市」趁低吸納,呎價更低見一千元。

天花彩色玻璃窗,充滿古典優雅的味道。

天花彩色玻璃窗,充滿古典優雅的味道。

千禧年前又一城落成,成為區內最大型的地標式旗艦商場,取代建新中心的地位,原本在商場一樓的百佳和屈臣氏遂起搬遷的念頭,街坊力爭挽留,留得五、六年,留不到一輩子,最後難逃撤走的命運。

原本的位置亦被浸會醫院買下,二萬三千呎的購物空間,變成了長者中心、家居護理服務中心和輔導及病人支援中心,馮說,像個老人商場。至於商場地庫的酒家和波樓亦變成了浸會醫院的工程部和女更衣室。

bx7a0052

馮國良指,超市、酒樓等商戶結業後,人們轉往又一城或樂富廣場消費,加上醫院物業大舉進駐,商場人流愈來愈少,「開曬診所,都係探病先來,唔會無端端過來幫襯。」他亦質疑,建新中心本為商業用地,如今醫院、工業用地陸續進駐,是否符合規劃初衷?在商言商,馮不諱言浸會醫院的最終目標,無非是吸納整座建新中心。

落成三十七年,當年名建築師嚴迅奇所建,被評為「具時代感」的商場已變得黯淡無光。馮解釋,一切都是歷史的緣故,當年發展商訂立公契,外牆屬另外的業權人所有,若須進行任何粉飾工程,即使只是髹油,亦須取得業主批准。早年業委會曾斥八、九十萬集資重新髹油,但因手續繁複之故,後來也就此作罷,自此之後,建新中心披上了一件不大光鮮的、灰色的外袍。食客來的來,去的去,不曾為81年建築師學會年獎優異獎建築留下一個眼神。

獅子山下的黃昏

星期六傍晚,百味閣的客人不算多。馮國良坐在餐廳一角悠閒地歎咖啡。

馮國良年輕在酒店學廚,先後做過希爾頓、怡東、文華、馬會、淺水灣酒店,一步步攀上總廚之位,做了廿多年,之後在職業訓練局教西廚,94年食老本開西餐廳,從上手「摩登家具店」頂下舖位。當年他更親自設計問卷,調查附近街坊、大學生希望商場開的食肆類型,誰知眾望所歸的,是茶餐廳。馮國良酒店西廚出身,豈能折腰摧眉做茶記?「我都唔係做呢啲嘅!」

馮老闆說,蛋糕是西餐必有的甜品,是西餐的靈魂,百味閣不賺錢也堅持自家造。

馮老闆說,蛋糕是西餐必有的甜品,是西餐的靈魂,百味閣不賺錢也堅持自家造。

建新中心位處獅子山下,百味閣得名「Lion Rock Bistro」,馮解釋,Bistro在法文解作小酒館,有酒有菜。百味閣開幕初期,在酒櫃前曾有吧檯供客人坐下小酌,但一直乏人問津,最後變成了水吧。如今馮國良英文講得嘞嘞聲,沒人會想到他年輕時英文字都不懂幾隻,工餘偷閒看外國烹飪書,讀夜校惡補英文。馮國華說,那個年代,肯搏肯學就能上位。

餐廳主打豉油西餐,不過餐牌上亦有不少中西合壁的小菜,頗為fusion。他解釋,廣播道三台相繼遷走後,百味閣的客源仍以附近的上班族、浸大學生,和假日的街客為主,惟近年浸會新校附近新開的食肆分薄不少客源,亦須面對同區商場的競爭,生意大不如前。為迎合食客口味,餐廳的食物種類和價位也只好漸趨平民化。他說︰「已經兩年無加價。」

妥協,不等如將堅持全盤捨割。馮國良指自己是有要求的人,如果食材不新鮮,索性不賣。餐廳門口有個精緻的餅櫃,陳列了芝士蛋糕、雲石蛋糕、栗子蛋糕等凍餅,坊間不少西餐廳為省時省成本多數外購甜品,百味閣卻堅持自設餅房,每天新鮮出爐,如今買少見少。

我們是西餐餐廳

「以前西餐有蛋糕,餐前有湯,餐包;就如茶餐廳有蛋撻,有奶茶;現在冰室、茶餐廳、西餐條線越來越模糊。西餐講餐桌禮儀,現在城市人都無時間品嚼,我們慢慢作出調節,蛋糕是我們的堅持,因為這裏是西餐餐廳。」馮國良輕撫午餐餐牌說。

bx7a0146

百味閣的每位員工全天候西裝革履。男侍應穿着藍恤衫馬甲背心,有人結領帶,有人打煲呔,女的不結。不求一式一樣,整齊中也見個性。抹杯具的老酒保身穿另一套制服,馮國良說酒保已屆七十,仍然好做得,好勤快。

今年六十有一,再鋒利的刀,也有生鏽時。馮國良坦承有想過金盤洗手的一日,一直有不知名的創業一族致電馮老闆頂舖,馮老闆一一拒絕:「無心做,不頂讓」。一生對西餐的誠意,就如店外櫥窗的西式蛋糕,不為賺錢只求有,這樣他才能夠妥存百味閣的招牌,他廿四年來的心血。

dsc04282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